【原创】为什么美国的贸易战讹诈能够屡次得逞?

产业人网 2018-04-02 08:33:12 本文作者:黄卫东本网编辑:塞尼

【本文为作者向产业人网(chanyeren.com)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并注明来源】

1.jpg

一、美国针对中国的贸易战是讹诈中国

在冷战结束的前后几十年内,美国一直高举自由贸易大旗,推动各国开放市场包括投资,让美国印美元,就可以自由地购买各国经济资源,控制各国经济,却从来不让其他国家印钱购买美国资产,甚至拿物资从美国人手里换来的美元,也难以购买美国的资产,只能借给美国人使用。到2001年,终于以同样条件,将具有世界上最多劳动力的国家纳入了美国主导的全球化经济体系,到2007年前后,就实现了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总结的“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中美国经济模式[1]。美国国内的工业生产已经萎缩,基本不生产工业消费品了,工业基础产品生产能力也日趋减少,需要大量进口,主要生产关键设备和关键零部件,掌控关键生产技术,尤其事关军事武器生产的技术和设备,从而控制各国经济。作为其后果之一,就是美国制造业产值早已低于中国,而且雇佣的劳动力急剧减少,按照美国经济分析局公布的数据,仅占美国就业人数的11%,比美国政府雇佣的20%劳动力还少近一半。美国国内制造业衰退,雇佣劳动力大幅度减少,影响了美国中产阶级队伍,造成美国国内普通劳动者收入水平长期停滞。虽然美国上层收入增加了,但底层收入的停滞,甚至减少,加大了美国内部矛盾。特朗普的执政宣言,很好地总结了这方面情况。

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本原因,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时,中国和西方达成的协议,一方面中国向西方开放投资和市场,另一方面美国和西方则向中国开放市场,实则是向美国和西方在中国办厂的资本家开放。于是,美国和西方将很多工厂都转移到中国,中国也就借此建立了史无前例的生产能力,大部分工业产品生产能力比美国极盛时期生产能力还要高10倍以上。而西方各国大都不生产工业消费品了,主要依赖进口,中国则是主要进口来源。这是美国和西方主动的行动,不是中国强加的。

在过去几年里,美国总统奥巴马多次批评美国的去工业化,指责中国搭便车,要求增加美国国内制造业,号称再工业化,只是做得很少。特朗普竞选总统以来,一直公开反对美国产业空心化的经济模式,公开要求限制自由贸易,加大关税,保护国内市场,重新增加国内制造业。特朗普指责克林顿和小布什时代形成的这种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模式,是美国衰落,中国崛起的根源。国内很多精英也十分自豪于生产能力的不断扩大,已经垄断了很多工业产品生产,将它们看成是中国崛起的象征。此次美国发起的贸易战,美国对中国产品征税的意向集中在制造业、高科技领域,而中国对美的初步反制意向集中在农业领域,中美此轮摩擦被一些国内网友戏称为“农业国对工业国发起的贸易战”。

然而,事实上,美国这个“农业国”的人均收入,却比中国高十倍以上。按照美国经济分析局公布的统计数据,美国2017年人均收入是50395美元,等于人民币34.04万元。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统计公报,我国2017年人均可支配收入是25974元。美国人均收入是中国人均收入13.1倍。主流媒体经常用人均产值代替人均收入,则差距缩小到6.73倍,但以更重要的实际消费来计算,则进一步扩大到15.1倍。这是因为美国从高收入者收税,补贴低收入者,使消费基尼系数仅有0.3水平,而中国则相反,从而贫富差距悬殊,消费占收入比例较低,消费基尼系数和收入基尼系数都接近0.5的危险水平。更大的问题在于,中国收入大部分被资本拿走,占产出60%,主要被外国资本家拿走;而在美国,资本拿走的收入不到20%,2009年更是低至12%。

美国将生产能力搬迁到中国,不仅替美国消费者生产,而且挤垮了中国企业,占据中国市场,从中国市场赚取了极大的利润,从而能够抵消从中国进口产品的支出。以手机为例,美国苹果手机,都是由中国公司生产的,但美国苹果公司仅需要付出不到1千元,就能拿到一台中国境内生产的产品,转手在中国市场售价高达4-5千元,甚至高于美国市场价格,利润是百分之3-4百,等于苹果公司每在中国售出一台苹果手机,就免费得到3-4台苹果手机。由于苹果手机在中国销售量巨大,长期占据前列,赚取的利润足够在中国购买手机,供应美国手机市场了。

现在美国已经不从事工业消费品生产了,基础工业品的生产量也很少,不够自己用,所谓美国经济发达,产值高,就是设计各种产品,让他国生产,再转手在该国和世界各地高价出售,其差价就成了美国人的利润和产值。仅在中国销售苹果手机,苹果公司每年就从中国老百姓手里获得了50--100亿美元利润。现在美国的各种民用消费产品,基本都用这种模式进口,使美国和西方几乎不用任何花费。

公开资料显示,在苹果17个生产工厂中,有14个位于中国境内,而2010年,苹果公司每售出一台iPhone手机,就独占其中58.5%的利润;而中国大陆相关业者却仅能获得1.8%的利润。另据报道,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手机出口增长了十倍,占全球市场的比重接近八成,但99%的利润都被美国的苹果和韩国的三星两家公司赚去。2012年,出口非洲一部售价300~400元人民币的手机,获取的纯利润大约在2~3元,利润不到1%。即便是这不到 1%的手机出口利润也是靠出口退税获得的,“手机等家电行业的出口退税率是17%……这就是为什么只有2%的毛利率,大家都还在这个行业里继续挣扎的原因”。也就是说,内销产品必须交纳17%的税,而出口却不需要纳税,这无异于我国用纳税人的钱补贴外国消费者。至少自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国的出口基本上都是靠出口退税维持着,从事着“赔本赚吆喝”的生意。也就是说,我们的庞大生产能力,其实就是在用中国的资源环境和劳动者健康等代价为国外免费生产。

最初美国将工厂搬迁到中国,除掉从美国迁移部分设备,还需要在中国建厂房,雇佣工人,购买原材料等。美国资本家需要拿大笔美元换取人民币;搬迁到中国的欧美工厂将产品出口到欧美市场获得的美元,一样需要换人民币,支付工人工资和原材料,从而使我国政府获得了大量外汇。我国官方外汇储备从2000年1656亿美元,增加到2008年1.946万亿,到2014年6月达 到3.993万亿美元。因此,早在2007年,美国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就总结为中国负责储蓄,美国负责消费的中美国。所谓中国负责储蓄,就是指中国生产产品,出口换外汇储蓄起来。

但是,此后2年多,我国的外汇储备不但没有增长,反而不断下降,到2016年8月,已经下降到3.185万亿美元。在此期间,我国外贸顺差则不断扩大,仅2015年外贸顺差就高达5600亿美元 ,达到历史顶峰。也就是说,当年我国净出口物资高达5600亿美元,考虑到低人民币汇率和出口退税下的低价贱卖,实际出口给美国和西方的物质价值远超5600亿美元,但外汇储备反而减少 5100多亿美元,即使计算当年服务贸易逆差1366亿美元和对外投资顺差83亿美元,等于净损失了9300亿美元。

中美国变成了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享用的中美国。当年美国消费的工业消费品主要来自中国,不但不需要向中国付美元欠条,反而中国倒欠;中国净出口了大量商品,却不再增加外汇收入,反而外汇存款减少,等于为美国和西方免费生产加上倒贴。大量矿产资源变成产品,免费输出到国外,造成环境日趋恶化,资源走向枯竭,物价不断上涨的严重后果。

其原因,就在于美国在中国有大量资产,它们控制的生产能力,不但供应了美国市场,也供应了中国市场,获利丰厚。现在中国很多重要企业的部分股份都是美国人的,象中石油、中石化、四大银行、城市自来水厂等,每年美国人都可以分享大笔红利。此外,象美国苹果手机,都是由在中国的公司生产的,但美国只需花几十美元,就从生产商手里购买到一部,转手在中国市场卖到几百美元,而且销售量巨大,赚取的利润足够供应美国手机市场了。此外,美国通过投资,控制我国主流媒体,从而控制我国消费者的消费倾向,也是美国企业利润丰厚的重要原因。由于中美政府之间协议,美国资本家赚取的利润,可以从中国央行兑换成美元拿走。因此,我国外汇储备就以外国资本家利润的形式而大量减少了。

以资源消耗为例,我国稀土储量是世界最大的国家,多年来,一直占据世界稀土市场90%以上,大量开采的结果,重稀土资源已经下降到不足20年的开采量了。我国开采的铁矿石含量已经从改开前40%下降到2010年25%,而国外平均含量则在60%以上。我们每年开采大量煤炭,约占世界一半,其结果是我国很多煤矿资源枯竭。我国庞大生产能力,带来的是极度的资源消耗,使我国很多矿石消耗都占世界一半左右,大都来自本国。一个国土面积只占世界不到7%的中国,消耗的矿产资源却占世界一半,给中国带来的是资源快速走向枯竭,从而从根本上损害了中国的国力。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了资源枯竭,严重对外依赖的“日本式”国家。到2011年,国务院已先后三次,一共批准了69个资源枯竭城市,由中央政府提供财政补贴,防止这些城市经济崩溃。

以环境破环为例,我国没有一个城市的大气环境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标准,平均超标五倍以上,7亿多城市居民呼吸着被严重污染的空气,每年因大气污染造成一百多万人提前死亡[2]。我国三分之一以上国土已被酸雨污染, 80%以上地下水都被污染,占一半左右地下水被严重污染。五分之二的水系被严重污染, 80%以上湖泊处于富营养化状态,致使三亿多农村人口喝不到安全的饮用水。由于大气、地表水和地下水都被严重污染,我国土地大都遭到污染,但我国环保局制定的标准极低,只包括很少几种污染物,我国很多土壤中都含有多环芳烃和多氯联苯类强致癌物,但我国土壤环境质量标准却对很多污染物没有要求,从而无人关注。

以健康损害为例,根据调查,作为中国出口基地的珠江三角洲,每年仅冲床工人发生的断指事故至少就有3万宗,被机器切断的手指头超过4万个。这还是在机器设备中占比例极小的冲床事故,其它绝大部分机器设备造成的工伤事故有多少,是一个永远不为人知的数字,当地政府部门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决定不再做工伤事故统计。不过,此前对深圳800万民工的调查显示,每五个人中就有一人受过工伤或患过职业病,深圳有的厂家两年就换一茬工人。为了防止伤残工人打官司,影响经济效益和社会稳定,珠江三角洲一些地区把外来民工正常的诉讼时间拉长达到三年以上,迫使伤残民工因难以负担诉讼支出而放弃上诉。

用牺牲子孙后代资源基础的办法,来换取一代人的富足,已经是一种犯罪了,更何况这种资源的毁灭式发展,连这一代中国人都没有享受到,完全被这一代西方人给消耗掉了。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约30年的经济起飞,日本工资赶上了美国,中国工资却只有美国3%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掌握了70%财富的0.02%(最新统计)的人口拼命向国外转移财产和亲属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在经济高速增长过程中,人民会重新陷入“三座大山”压迫的原因。

民国时代,日本人占领我国东北,在东北建成很多工厂和矿山,利用中国的资源生产各种工业产品,主要是武器弹药,支持日本侵华战争。当时日本人在我国东北建成的很多工业生产能力和产品产量都占中国90%以上。今天,我国同样建成了更大规模的工业生产能力,但其利润主要被西方占据产业链关键部分的西方企业拿走,大部分产出被西方拿走,还是在替西方免费生产和服务,这与日本人占领东北后的建设,又有多少区别?

美国控制中国大量资产,其根源之一是我国央行精英们自行规定,依据外汇储备发钞,发行的人民币都拿去换美元欧元,交给美国和西方;而换来的外汇,主要购买美国和西方国家国债。但美国国债利率仅有 0.36%,等于免费将外汇借给西方,从而等于将发行的人民币送给西方。在过去十余年里,我国央行一共发行人民币25万亿元,都免费送给美国和西方,让美国和西方购买我们的工厂,控制我们的经济资源甚至包括很多媒体。加上我国实行低工资比较优势政策,使劳动者收入占产出的比例仅有40%,低于美国一半,大部分产出都交给资本家,让美国和西方拿走。从而形成了中国负责生产,美国负责享用的中美国,也就是说,中国成为西方经济殖民地,已经成为经济新常态。

2015年以来,我国再也增加不了外汇储备,无法依据外汇储备增发货币了,导致国内货币短缺,银行间隔日拆借利率曾一度上涨到13%以上。央行不得不降低准备金率,增加衍生货币,解决货币短缺问题,但增加了杠杆率,使风险增大。后来央行通过购买商业银行债券,向市场投放人民币基础货币。但这些都无法改变西方已经控制大量中国经济资源,让中国给美国和西方免费生产的现实。

美国推动西方国家增加相互投资,使美国更好地控制了西方盟友,但美国和西方国家很少允许来自第三世界国家的直接投资,主要目的是忽悠第三世界国家开放投资。现在美国和西方到第三世界国家大量投资,就是印钞票购买第三世界国家资产的“投资”。而第三世界国家拿资产和物资换取的西方国家钞票,超过10万亿美元,却很难到西方国家直接投资,主要通过购买债券,将资金借给西方的“投资”。美国19世纪经济大发展时期,一直排斥外国直接投资。现在美国和西方推动其他国家开放投资,但它们却限制非盟友的直接投资。美国总统威尔逊指出,“投资于某个国家的资本会占有并且统治该国”。美国和西方通过直接投资控制他国经济,是获取经济利益的主要手段。

现在特朗普要用高关税,减少购买中国商品,实际是减少购买西方资本家在中国生产的产品。这显然是谎言,是一种讹诈。就贸易战本身来看,美国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工业基础产品也严重不足,工业产品大都依赖进口,中国占据最大份额。美国哪有多少底气进行贸易战?例如,更极端的停止贸易来往?新中国前30年,中国工业较弱,产出很少,美国经济封锁中国,不卖工业产品给中国。现在美国不搞工业消费品生产,却威胁要对征收高额关税,通过政策,限制购买中国产品。停止从中国进口产品,必然导致美国市场商品短缺,物价飞涨,产生严重的通货膨胀。

4dff72cf-9327-451e-925d-79769038a5f7.jpg

二、美国通过贸易战讹诈中国的原因

原因之一,是美国精英的这种讹诈,以前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使中国开放的市场和资产不断增加,让美国印钞票控制中国资产和经济资源不断增多,到2015年,美国资本家在中国赚取的利润,就已经超过其在中国购买产品的支出了。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特朗普还未上台,就通过贸易战等威胁,收到两份大礼[3],让中国精英同意扩大开放金融和粮食市场,让美国精英可以印钱控制中国的银行,控制中国的粮食行业。

政客们公开的言论,与实际行为是不相关的。例如,美国总统竞选时的承诺,很少有兑现的。美国精英一方面拿胡萝卜和大棒,推动很多国家,包括中国实施了很多政策,另一方面,则公开批评这些政策。例如,美国出资资助,帮助中国建立了计划生育体系,实施持续三十多年的独生子女政策,但美国的主流媒体却经常批评中国政府推行的计划生育政策[4]。美国推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要求中国政府降低人民币汇率,美国主流媒体却经常批评中国的低人民币汇率政策,美国的官员时不时威胁中国提高人民币汇率,却从未真正实施[5]。美国精英忽悠中国实施多种荒诞政策,又通过美国媒体批评中国,是美国在国内外通过舆论孤立中国的重要手段。应对美国的讹诈,关键看我们是否能够正确应对。过去的妥协退让,让美国不断获利,才是美国精英不断进行这种讹诈的主要原因。

更深的原因在于,美国和西方一直敌对中国,针对中国的讹诈和敌对行动是没有底线的。近代以来,美国先是支持怂恿日本人侵略中国,先后支持日本将琉球、台湾和朝鲜从中国肢解,后来又支持日本占领中国东北,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在日本历次侵华行动中,美国都是日本战略物资的主要供应者。甲午战争时期和其后很长时间,日本工业发展还落后于中国,主要依靠英美供应军事物资。1931年日本开始侵略中国东北,按日本军方官员说法,日本本是资源匮乏国家,根本没有能力进攻中国,主要依靠美国提供物资[6]。很多美国精英也很清楚这一点,例如曾经担任美国国务卿和二战陆军部长的史汀生先生就公开在美国纽约时报上批评美国给日本提供战略物资,认为美国政府只需禁止美国供应物资给日本,中国人就很容易打败日本的侵略。从1931年到1941年,美国向日本提供的战略物资高达20亿美元[7],而日本对美进攻以后,整个二战期间,美国卖给中国用于抗日战场的物资仅有2亿多美元[8],还主要由美国的史迪威将军控制,用于缅甸战场,帮助英国人收复殖民地,运到中国战场的物资很少,不够装备一个师,对中国战场的贡献可以忽略不计。借助日本进攻中国,美国既削弱了中国实力,也极大地削弱了日本实力和其他西方侵略势力。到二战结束的时候,美国军队同时登陆中日领土,让中日两国都成了美国控制的半殖民地。二战期间,美国还伙同苏联将我国外蒙肢解了[9],这是中国近代以来损失国土最大的一次失败。

1950年6月25日朝鲜内战爆发,2天后,美国派太平洋舰队封锁了我国台湾海峡[10],阻止我国统一台湾。还乘机纠集十七个仆从国军队,打着联合国旗号,进攻朝鲜。于此同时,美国军方制定了军事侵略我国东北的军事计划,时任总统的杜鲁门也批准了这个计划,杜鲁门在回忆录中说盟军反对而没有执行[10]。但是,美军事实上执行了侵略中国的军事计划,包括在我国东北通过飞机大量投放细菌发动细菌战[11] ,多次轰炸我国东北[12],针对中国的指控,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奥斯汀(Warren R. Austin)在联合国发言,不得不承认了美军对中国东北的轰炸,但以误炸搪塞[13]。当时我国不得不从苏联紧急进口了大量军用飞机对付美国的轰炸。只是美国侵略军在11月初刚刚到达中朝边界,就遭到中国志愿军迎头痛击,大败而去,无法让陆军入侵中国。美国总统杜鲁门又于11月30日开记者招待会,宣布采用所有的武器,包括原子弹,对付中国志愿军,引起西方盟国一片反对,杜鲁门只好放弃使用原子弹轰炸中国志愿军的企图[10]。在朝鲜战场上,在中国志愿军的英勇抗击下,按照美国政府在华盛顿侵朝纪念碑上公布的数字,美国所领导的联合国军死伤被俘等超过225万人,遭到可耻失败,不得不于1953年7月签订了停战协议,放弃了从朝鲜进攻中国的企图。此后,美国纠集我国周边国家,建立了针对中国的封锁线,发起侵越战争,逼近中国边境。只因毛泽东主席领导和支持第三世界国家,积极打击美国的侵略行径,尤其在越南战场,让美国伤亡惨重,经济不胜负荷,国内物价飞涨,经济濒临崩溃,不得不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放弃了公开敌对中国的政策。

美国一直将中国看成是主要战略对手,这是美国和西方在达尔文主义理论指导下的必然行动,其根源在于中国文化凝聚了世界最多的人口,而且是唯一流传至今的古代文明,历史上曾多次影响西方的历史进程,如匈奴人推动欧洲历史上人口迁移,使古罗马崩溃,突厥人占领吞并东罗马等。即使在最穷困羸弱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初,也能打败美国为首的西方17国联军,美国必然要象肢解苏联一样,肢解中国,才能彻底消灭中国挑战美国的潜力,从而实现独霸全球的梦想。中美关系虽然不是处于冷战和热战状态,但是,一山不容二虎, 即使中国甘心被美国统治,美国也要将中国分裂,中国只有分裂成多个小国,甚至被完全灭绝,才能不威胁美国的霸权,美国才能善罢甘休。现在美国采取接触的办法,与过去采取隔离和军事威胁的办法,其目标都是一致的。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美国和西方精英的目标是独霸地球,消灭其他种族。美国儿童在电视节目中公开叫嚣杀死中国人,反映了美国精英的真实意图,因为孩子的思想来自美国精英塑造的社会。到今天,西方殖民者已经占据世界上有人居住的六大洲中的四大洲,这四大洲的土著,已经基本被消灭。在欧洲,广泛分布的红头发凯恩特人,只残留在苏格兰和爱尔兰等边缘地区了。南北美洲的印第安人已经很少了,今天美洲国家的主要居民都是西方殖民者的后代。整个澳洲也同样是西方殖民者的后代。19世纪末,当美军七万多人占领菲律宾时,一位美军将军曾下令杀死所有10岁以上菲律宾人,美国将军估计,死亡的菲律宾人占人口六分之一[14],但因华人较多,领头组织各民族起来反抗,仅美军占领菲律宾的最初3年,就伤亡7000多人,远多于美国打败此前控制菲律宾的西班牙人,使美军不得不放弃了种族灭绝的政策,与菲律宾人妥协,让菲律宾人自治[15]。华人在其中所起作用是关键,例如,菲律宾国父何塞·黎刹就是一位华人后裔。美洲和澳洲土著,如印第安人实际还处于很原始的社会,不同种族之间矛盾重重,这就被西方侵略者所利用,从而被各个击破,遭到种族灭绝的打击。华人有共同的文化,能够较好地沟通和合作,能够组织起来,抵御美国和西方的侵略,从而在菲律宾阻止了美国的种族灭绝行动。这也是近代以来美国一直敌对中国的根本原因。

8371397396.jpg

三、美国精英能够讹诈中国的根源:文化侵略

美国对外侵略,主要依靠文化侵略,通过代理人来控制,军事则作为辅助手段。美国为很多小国培养了大批“人才”,向他们灌输美国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控制了很多小国精英的思想。二战前,世界上大部分地区都是英法控制的殖民地,二战后,殖民地纷纷独立。在美国帮助下,包括军事和经济援助,美国培养的代理人逐渐控制了很多新独立国家政权。他们往往在国内纠集一部分势力,在美国支持下,打击对手,控制政权,成为名义上独立,实则是美国控制的殖民地,实行有利于美国的各项政策,在国际上维美国是从,甚至军队都归美国控制。另一方面,美国在很多小国建立军事基地引入美军,威慑反对派,必要时美国则借助代理人屠杀反对派。由于美国使用代理人做手套,加上意识形态控制,通过媒体宣传,维护美国形象,即使失败,也不影响美国形象。例如,美国一直暗地敌对中国,但很多中国精英却相信,美国帮助了中国,宣传美国精英精心塑造的大奴隶主华盛顿、杰斐逊等的民主斗士形象[16],甚至将美国精英编造的“伟人华盛顿事迹”写入中国的小学教科书,帮助美国精英洗脑中国老百姓。在我国近年来出版的中小学教材中[17],美国和西方人被描绘成具有各种高尚品德的优质人类,而中国人则是文化酱缸中成长的劣质人类,天生就比西方低下。精英们要通过中小学教育,从小就培养中国人,相信自己是劣质人类。

很多第三世界国家在西方指导下制定的金融经济政策,与西方国家实行的政策是相反的,也违背了西方货币金融基础知识。直接原因是他们的主流经济界笃信美国推销的新自由主义谬论。新自由主义的核心观念,就是市场看不见手会总动配置好资源,推动经济发展;政府的作用多是负面的,政府不应干预经济。因此,新自由主义管理经济的三项基本原则是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削弱政府作用,成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的主要目标,甚至公开提出,政府只应成为“守夜人”[18-20]。无视西方各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很全面[21, 22],而且是不断增强的。

早期自由主义者彻底否定政府作用,主张无政府主义,包括政府不应介入货币发行[23]的完全自由主义。这原是学者们的一派观点,美国和西方精英向第三世界国家推销为他们的成功经验。但是,正如英国经济学家张夏准先生所论证的[24],西方的成功,并非他们推销的自由主义政策和制度,他们实际实行的政策与自由主义是完全相反的[22]。

美国原是英国13个殖民地,独立后最初成立的是独立国家联合体,按照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的看法[25](p107),“邦联成为没有实质内容的空壳”。因受到英国军事威胁,不得不成立了联邦制国家。早期联邦政府权限很小,部分邦政府实施过自由银行制度,结果是很多骗子设立野鸡银行大事进行诈骗,造成混乱[26]。因此,美国主要由各邦政府控制的银行发行代表黄金欠条的银行券做货币。但是,在这种货币制度下,货币数量受开采的黄金量限制,不能满足市场需要,常常引起通货紧缩,引发金融危机。因此,1913年,美国建立了美联储作为中央银行,以代表产出的短期商业票据为主要发行依据,后很快以国债为主要发行依据[27],同时又规定储备一定比例黄金[28](p16);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从而不再受黄金数量限制了[29]。大萧条爆发后,民众更多选择储备黄金而不是美元纸币,美国金融体系崩溃[30]。罗斯福上台后,强制要求民间上交黄金换美元,取消了对民间的可兑现黄金承诺[30](p118),但对西方主要贸易国政府仍然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31]。1944年,同盟国开会协商制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协定,各国政府为战争,从美国购置军火耗尽了黄金,因而协定规定各国政府承诺货币可兑换黄金或对方货币,而美国政府向其他加入国政府只承诺美元可兑换黄金,不承诺兑现其他国家货币。该条款被解释为美元本位[28](p16)或“美元化”,但实际上,西欧各国发行货币,与所储备的美元无关。他们储备的美元数量一直很少,远低于货币发行量要求。通常西方各国会根据贸易需要,储备少量美元等外币。

1971年8月美国宣布取消了对各国政府承诺的美元可兑现黄金,美国政府一样向其他国家政府承诺美元可兑换对方货币了,但是,美国精英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仍然以“美元化”谎言为依据,要求各国,主要是第三世界国家承诺,货币可兑换美元或其他西方“可兑换货币”[32],要求他们以美元等西方货币为依据,发行货币,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进行推销[33]。事实上,根据国际货币基金协定,我国人民币与美国美元在地位上是完全对等的,不存在任何差别,尤其是人民币加入货币篮子以后。实际则因美国通过军事威胁等干涉手段,强迫很多小国以美元结算,从而使美元结算比例大。

所谓新自由主义货币理论,是以谎言构筑的货币理论,实际是向第三世界国家推销西方的殖民地货币体系,让其他国家一直采用西方殖民地货币制度,当西方国家经济殖民地。由于美国通过胡萝卜加大棒推销,加上通过培养大量经济学家控制了各国精英思想,直到现在,还有169个国家按美国和西方要求,单方面承诺资本项货币可兑换[34]。按照储备的外汇计算,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货币都是西方货币代用券,都向西方免费交出了货币发行主权。

很多国家采用西方殖民地货币制度,其根本原因是上层迷信西方,中国的某些人将美国打扮成无私帮助中国人民的天使,公开提出,让西方殖民中国300年[35],似乎美国从来没有歧视奴役过中国,无视美国对新中国的军事侵略、威胁和封锁,无视美国和西方对中国近代以来的掠夺和侵略,反诬中国人民封闭落后,不知道对外开放和向西方先进国家学习,从而陷入愚昧贫穷落后的境地。西方强盗和骗子成了少数人眼里人类先进国家的先进代表了。1840年以前,中国和西方贸易往来,西方是垄断公司,例如,英国是东印度公司,不准其他人和公司包括美洲殖民地与中国进行贸易;美国独立后,美国联邦政府一样成立垄断公司,垄断美洲毛皮、人参等资源,控制价格,中国当时是国家指定的13大商行,相互还有竞争。鸦片战争战败后,英美通过武力威胁,要求中国开放市场,让英美垄断公司直接进入市场,从而可以直接面对消费者,进入垄断对个人消费者的交易模式,从而可以获取垄断利润,这本是不平等的贸易模式,可是,现在很多主流经济学家自觉地赞扬为洋人利益服务的西方垄断贸易模式,称之为开放,而将以前比较公平的贸易模式,污蔑为封闭。

于是,他们主动延请西方精英指导,努力实施美国精英指导的“华盛顿共识”政策[36],努力发展与美国和西方的关系,使中国融入西方[37]。还将大量人员派往西方学习经济学理论,同时请美国和西方专家来本国“指导”经济发展,主动让美国和西方对他们洗脑误导;还引入大量美国和西方经济学教科书,主动请美国精英来洗脑本国人民。

经济学与自然科学还有一个本质区别。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哈佛大学曼昆教授[38]在《经济学原理》中指出,“经济学家的意见不一致,原因之一,是他们的价值观不同”。就是指经济学家从某些人的利益出发,建立经济学理论,其理论是为某些人的利益服务的,是有适用对象的。美国人编著经济学著作,是为美国人服务的,很可能损害中国利益,我们必须区分,不能不分青红皂白,一概接受。精英们之所以在中美贸易战方面步步妥协退让,就是我国主流经济界的思想完全被美国和西方控制,按照西方推销的逻辑来指导自己的行动。在他们看来,中国面对美国,大致有四大弱点:

1、 资本依赖:所谓资本,在精英们眼里就是西方货币。长期以来,精英们依据外汇储备被动发钞[39],印人民币必须兑换西方货币储备起来,作为人民币发行依据,而西方拿货币,则主要是购买中国物资,才使中国精英能换到西方货币。因此,西方减少购买中国工厂和商品,中国就难以增发货币,市场经济就无法发展。这实际上是精英们免费奉送货币发行权给西方的结果,是主流经济精英不懂货币常识的结果,长期以来,精英们不是依据本国经济发展和市场需要发行货币,而是依据西方需要发行人民币,将发行人民币免费交给西方,从而缺少货币,也就是精英们所说的资本,形成了对西方的资本依赖。

2、 市场依赖:就是中国产品出口市场严重依赖美国和西方。美国和西方不进口中国产品,中国的很多工厂就只能倒闭关门,工人就会失业,经济就会发生危机了。对比美国,大部分妇女不工作,劳动者工作时间大幅度缩短,实际工作的劳动力占比远低于中国,为什么美国不会出现经济危机问题。实际是精英们压低劳动者工作,减少老百姓福利,使国内市场严重低于产出。每年国内老百姓消费产品只占30%,不到美国和西方一半,大部分产品都出口给西方了。而美国大幅度提高劳动者收入和消费,收入占产出比高达80%以上,比中国高一倍,还从高收入者收税,补助低收入者,2009年美国补贴老百姓支出占美国税收70%以上,使美国消费基尼系数仅在0.3水平。中国长期依赖出口,等于拿产品换美国印制的美元纸币欠条。由于中国开放投资,让美国印钞票控制中国的工厂和各种资产,市场利润主要被美国拿走,等于是给美国免费劳动。

3、 安全依赖:精英们长期负责为西方免费生产,大量消耗国内资源,我国一些资源已经濒临枯竭。中国在很大程度上,已经变成了资源枯竭,严重对外依赖的“日本式”国家。目前部分要害资源高度依赖进口:粮食20%、蛋白质42.8%、食用油67.2%、石油60%、天然气32.2%、铁矿石78.5%、铜矿81.7%、铝土矿74%、镍矿70%……都是来自进口。另一方面,美国在世界各地建有570多座军事基地和设施,控制了全球的运输通道,还有很多资源来自美国的西方盟国和美国控制的小国,经济安全早已被美国和西方控制。就实际来看,中国进口的资源,大多是为满足为西方免费生产所需要,还配套消耗国内资源,是根本不必要不应该的。 毛泽东时代,美国和西方公开敌对,军事威胁和经济封锁中国,中国都能和很多国家进行贸易,现在我们有什么理由害怕美国的安全威胁?这只不过是对美妥协投降派的借口。

4、 技术依赖:就是中国的技术和关键设备依赖从美国和西方进口。虽然中国在大部分产品的生产能力上都占据世界一半左右,但生产这些产品的大部分关键机器设备,以及少数关键产品零件却来自西方。例如,具有计算功能的芯片生产设备主要来自西方,很多芯片也是西方生产。由于芯片广泛应用到很多产品,从而使我们的工业严重依赖美国和西方。我国通信行业是少数占据国际领先地位的行业,但通信行业需要大量使用芯片,很多芯片来自美国,美国政府不久前曾严禁美国企业出售芯片给中国第二大通信公司中兴通讯,使中兴公司生产无法进行,不得不妥协,接收美国政府无理的处罚。这是改开时代放弃自己的重工业企业产品,开放投资和市场,进口西方产品的必然结果。西方资本家到中国投资,其结果是打垮了中国企业,使国内企业无法提供产品,产品市场也被西方占据,从而形成了技术依赖。

美国为很多国家培养了大批“人才”,向他们灌输美国的价值观和意识形态,控制了很多小国精英的思想。早在上个世纪5、60年代,美国就开始为很多国家培养了大批自由派经济学家和金融专家。在美国政治、经济、与军事干预下,他们往往成为这些国家金融和经济领域的主流专家,成为政府的经济和金融智囊,甚至成为国家领导人。例如,1971年美国支持皮诺切特将军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智利民选总统,由美国培养的“芝加哥”男孩掌握了智利经济大权,推行美国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40]。美国通过资助其他国家学者,包括大批中国学者,到美国留学学习美国精英推销的新自由主义理论,从而控制了他们的思想,推动他们在各国宣传西方意识形态,洗脑老百姓,是美国能够在各国成功推销新自由主义政策的主要原因。

2006年财政部副部长楼继伟发表文章说[36],“客观地分析,‘华盛顿共识’要求的三点其实在中国都实现了。中国的宏观经济一直比较稳定,财政政策也很谨慎,经济的繁荣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决策的自由,即个人决策的自由,价格基本上决定于市场。国有经济成分占国民经济的比重也不高,只有30%左右。……中国经济也是非常开放的”。很显然,楼副部长认为,我国的经济繁荣归功于中国实行了美国精英推销的以新自由主义理论为基础的“华盛顿共识”政策。对很多中国主流经济学家来说,“华盛顿共识”政策仍然是值得采纳的政策,尤其是在国内经济学界,仍然很有市场,例如,2013年,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经济学家们与世界银行合作发表《2030年的中国》,为中国未来经济发展制定的规划,其政策主张仍然是私有化、市场化与贸易自由化等[41],与“华盛顿共识”政策是一脉相承的[42]。中国精英们的目标仍然是华盛顿共识,只是没有采用急速的方法,而是采用循序渐进的方法来推进。 3月27日,楼继伟在50人论坛中美圆桌对话会上的发言中再次提到“中美夫妻论”,而且说“中美是命定的夫妻。”他说: 美国可能认为中美可以不是夫妻,认为我美国可以再找一个。但是我想提醒美国的是,‘中美是命定的夫妻’,中美只能是对手和伙伴。”

01300000214331130854871986421.jpg

四、西方文化侵略的后果:精神上被俘虏,自甘劣等

经过近40年的西化洗脑宣传,主流精英们早已在精神上和思想上被西方俘虏,将美国精英看成是高高在上的引路人,按照美国的要求来行动了。例如,中国在2009年哥本哈根气候会议上承诺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当时中国人均排放不到美国四分之一。而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承诺2020年美国碳排放量在2005年的基础上减少17%,但事后并没有得到美国国会批准,成了一纸空文。问题是,在这样的承诺下,中国人均允许排放的温室气体不到美国五分之一,等于承认歧视性的排放分配。当时发达国家划定了8000亿吨的全世界碳排放总量限制,然后自己要先划走44%,剩下56%留给占全世界人口比例83%的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等于人均排放量是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的3.83倍。在会议上,精英们曾经提出一个中国人均排放等于西方80%的要求,根本就不敢提与美国平起平坐,拥有相等的人均排放量,仍然遭到西方反对,精英们也不敢反抗,仍然自愿作出承诺,默认就该被西方大幅度歧视,连让西方减少一点歧视的勇气也没有。

到了2015年巴黎会议,情况并无很大变化,中国承诺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直到2016年9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批准加入巴黎协定,承诺到2025年,美国碳排放量在2005年基础上减少26%到28%。但还没等到国会批准,新上任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宣布作废了。即使两国都批准,美国人均排放量仍然将是中国的4倍以上,仍然是一个高度不平等的协议,一个高度歧视中国人权的协议。精英们仍然默认这种歧视,甚至在最近美国宣布退出以后,仍宣布将遵守承诺。

2017年五月中旬,中美通过了在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机制框架下推进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达成了十项协议,基本上是中国单方面承诺开放主权,包括开放金融、开放投资和开放农业;美方不需要对等承诺。过去蒋介石时代,中美签订协议,起码在字面上还是平等的,是双方对等的承诺,不平等的是实质内容。但是,现在精英们连追求字面上的平等都不敢了,只能按照美国的单方面要求行动了,这是何等的悲哀?

更加悲哀的是,即使精英们作出这样的不对等承诺,还要经常被美国指责,精英们还常常以为是自己的错误,只敢作无辜辩解。例如,在货币方面,精英们早就承诺美元可自由兑换人民币了,而我们拿人民币去换美国人的美元,是很难换到的。但是美国精英和媒体仍然经常指责人民币不可兑换,同时要求美国人拿人民币也可以从精英们手里自由地换到美元,等于让政府被动地参与货币兑换,完全交出货币兑换国家主权。而精英们则天天在主流媒体上检讨人民币是不可兑换的,宣传美国精英要求的人民币可自由兑换,而且将美国的无理要求当成金融改革的最终目标,承诺和推进这样的金融改革。2015年10月在接见美国前财长鲍尔森表示“没有开放就难有金融改革,没有改革,中国的金融企业也很难有竞争力。我可以向你肯定,金融改革步伐不会停。我们会一步一步来,但决不允许‘进一步、退两步’。”向美国精英承诺,要按照美国指定的目标进行金融改革。

在人民币汇率方面,也是如此。精英们按照美国拿胡萝卜和大棒推销的华盛顿共识第5项要求干预人民币汇率,实行低人民币汇率政策;中国的精英也很清楚,他们是按照美国精英要求,通过政府操纵实行了低人民币汇率政策,但却很少被公开报道。另一方面,美国精英公开方面则经常指责中国政府操纵汇率,要求中国政府升高人民币汇率,还经常挥舞惩罚的大棒,却从未真正实施,而中美主流媒体则大肆报道,更有喜感的是,中国精英会经常辩解没有干预汇率,人民币汇率不低。例如,2010年3月14日,某精英答英国记者说,“我认为人民币的币值没有低估。反对用强制的方法迫使一国汇率升值。”从整个画面来看,就是中美精英在合演双簧,愚弄两国的老百姓。难怪哈佛大学弗格森教授称之为中美国。

在低人民币汇率下,我们低价贱卖产品,高价进口美国产品,从而给美国奉送了大量财富。在中美精英双方合演的双簧里,中国单方面给美国免费输送了大量财富,形成了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的中美国模式[1],美国人过上了不劳而获的富裕生活,远超殖民地时代,但中国精英却成了经常受美国精英指责的对象,像个经常犯错误的小媳妇,被动地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而且这方面例子数不胜数,诸如贸易争端、南海争端;人权争端等等。这是为什么?

根本原因是近40年来,精英们推进西化宣传,洗脑老百姓,从而自己也被洗脑,自觉地接受美国和西方领导,听从西方指挥,不合理也要执行。唯恐不按照美国要求,连免费给美国搞生产,当奴隶的机会也被美国剥夺了。生怕被美国人开除了球籍,一心一意建设为美国服务的生产能力,当好美国的奴隶。

参考文献:

1. Ferguson, N., 货币崛起,高诚译. 2009, 北京: 中信出版社.

2. Lelieveld, J. and U. Pöschl, Chemists can help to solve the air-pollution health crisis. Nature, 2017. 551(7680): p. 291.

3. 黄卫东. 评特朗普要对中国发起贸易战与中国的应对 - - 草根网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88620.html. 2017 2017.1.25.

4. 黄卫东. 美国精英指导下的强制一胎与引进移民 - - 草根网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227&articleId=74230. 2015 2015.10.31.

5. 黄卫东, 美国的金融洗劫为什么能够得逞? 海派经济学, 2017(2): p. 123-139.

6. 中原茂敏著, 大东亚补给战. 1984: 北京:解放军出版社. p. 69-72.

7. US_BUREAU_OF_CENSUS, HISTORICAL STATTISTICS OF THE UNITED STATES, COLONIAL TIMES TO 1970. 1975, WASHINGTON DC: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p. 903.

8. 章百家, 中美结盟与美国租借物资援华——为抗日寻求外国军事援助的经历之三. 百年潮, 2004(11): p. 20-27.

9. 陈谦平著, 民国对外关系史论 1927-1949. 2013: 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p. 393-395.

10. 哈里·杜鲁门著, 杜鲁门回忆录 下. 2007: 北京:东方出版社. p. 424,481.

11. 孟涛, 关于朝鲜战争中美军实施细菌战的再考察. 当代中国史研究, 2013(05): p. 33-40+125.

12. 外交部, 我外交部发言人发表声明严斥麦克阿瑟及奥斯汀无耻谰言. 人民周报, 1950. 1950(7): p. 4-8.

13. Austin, W.R., U.S. Plane May Have Strafed China, in Pittsburgh Post-Gazette. 1950.

14. (美)津恩著;浦国良等译, 美国人民史 第5版. 2013: 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 p. 253.

15. (菲)A.格雷罗著;陈锡标译, 菲律宾社会与革命. 1972: 北京:人民出版社.

16. 易中天, 美国宪法的诞生和我们的反思. 2005, 济南: 山东画报出版社.

17. 宝贝安静. 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已严重西化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6/0424/00/14561708_553255716.shtml. 2016.

18. 唐福勇, 本., 政府回到“守夜人”的角色. 中国经济时报. p. 003.

19. 张宗新, 东., 政府不妨做个守夜人. 中国证券报. p. 012.

20. 许小年, 政府是市场守夜人. 民营经济报. p. 002.

21. Stiglitz, J.E., 政府为什么干预---政府在市场经济中的角色. 1998, 北京: 财富出版社.

22. 黄卫东, 美国执行了“华盛顿共识”吗?.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016. 1: p. 92-98.

23. Hayek, F.v., 货币的非国家化;姚中秋译. 2007: 北京:新星出版社.

24. 张夏准著, 富国陷阱 发达国家为何踢开梯子?. 2009: 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p. 1-10.

25. Story, J., 美国宪法评注 Commentaries on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 毛国权译. 2005, 上海: 上海三联书店. p. 104-107.

26. 霍夫斯达德,场玖生译, 美国政治传统. 1966: 台湾:九思出版社. p. 52.

27. 陈明, 美国联邦储备体系的历史渊源. 2003, 北京: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p. 64.

28. Hudson, M., 全球分裂 美国统治世界的经济战略,杨成果等译. 2010, 北京: 中央编译出版社. p. 70.

29. Moore, C.H., The Federal Reserve System: A History of the First 75 Years 1990, Jefferson NC: McFarland & Co Inc.

30. Manchester, W., 光荣与梦想 1932-1972年美国实录 第1册. 1978: 北京:商务印书馆. p. 108.

31. IMF, Articles of Agreement of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1944, United Nations Monetary and Financial Conference,Bretton Woods, NH, USA. , July 1 to 22, 1944.

32. Mckinnon著;何璋,覃东海译, R.I., 麦金农经济学文集 第2卷 国际交易中的货币 可兑换货币体系. 2006: 北京市:中国金融出版社. p. 1-6.

33. 黄卫东, 人民币与美元相互可兑换状况分析与政策建议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aspx?id=227&articleId=62186. 管理学刊, 2015. 28(1): p. 43-52.

34. IMF, Annual Report on exchange arrangements and exchange restrictions 2014 https://www.imf.org/external/pubs/nft/2014/areaers/ar2014.pdf. 2014,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Washington, USA. p. 43.

35. 王文杰, 走社会主义道路是中国人民伟大的历史性选择——兼驳刘晓波鼓吹的“三百年殖民地”说. 华东交通大学学报, 1992(03): p. 170-177.

36. 楼继伟, 选择改革的优先次序——二十年回顾与思考. 中国改革, 2006(11): p. 15-18.

37. 温家宝, 中美是伙伴非对手,也可以成为朋友, in 新华每日电讯, 2008-09-25,http://news.xinhuanet.com/mrdx/2008-09/25/content_10108058.htm. 2008.9.25, 新华通讯社.

38. Mankiw, G.N., 经济学原理(上). 1999: 北京大学出版社. p. 29-30.

39. 周其仁, 汇率评论之四十九:人民币以何为锚. 收录在《货币的教训 汇率与货币系列评论》. 2011: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1出版.

40. Klehin, N., 休克主义:灾难资本主义的兴起. 2010, 桂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p. 66-77.

41. 世界银行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联合课题组, 2030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社会. 2013, 北京: 中国财政经济出版社. p. 114.

42. 窦菲菲, “华盛顿共识”在中国还有市场吗——对2012世行报告的解读. 海派经济学, 2013(03): p. 120-126.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s://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2013-2018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