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春运!为何我们永远抢不过黄牛?

土逗公社 2018-02-02 16:33:20 本文作者:迟恩 山谷本网编辑:沫沫
1.jpg

导语: 2018年的春运抢票大幕已经拉开。在互联网成为主要购票渠道的如今,寒风中裹着军大衣、排队两三天只为一张回家的火车票的情景早已不见了,但春运却依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掌握“技术优势”的黄牛用专业抢票团队成为“刷票机”,而对农民工而言,网络购票却成为一道很难跨越的门槛。

又至一年春运时。据交通部门的数据,今年春运将于2018年2月1日开始,至3月12日结束,共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约29.8亿人次,其中铁路预计发送旅客3.88亿人次,同比增长8.8%。

每年这个时候,能否顺利迈上一张回家的票,成为很多人心头之事。而春运这场大迁徙,也是市场经济、技术变迁的缩影,关系到千千万万个家庭与离家在外的劳动者。

从“肉搏”到“秒没”,一票难求的春运

按照网络订票30天预售期的规则,1月17日起,除夕火车票正式开售。由于今年春节法定假日首日是除夕,所以选择除夕当天乘火车回家的人不在少数。15、16日,开抢的农历腊月二十九和三十两天的火车票,川渝、云贵、湖南、广西、东北、西北等热门方向,几乎一开票就被瞬间“秒光”。

在没有电话购票、网络购票的年代,春运往往意味着拥挤、排队与“肉搏”,寒风中裹着军大衣、排队两三天只为一张回家的火车票。每年春节前夕,各大城市火车站、汽车站也都要在站前广场上设立多个临时售票窗口,满足来自各地务工者购买春运车票的需求。

随着技术的变迁,互联网购票正成为最主流的购票方式。如今,在车站排队两三天的画面似乎不见了,然而,春运仍然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战争。无论技术如何进步,购票渠道如何丰富,春运却还是一票难求。

去年春运,一位身穿军大衣,头戴安全帽的大叔坐在大纸箱里,出现在火车站、邮政局、顺丰网点等地,举牌求把自己打包快递回家。据了解,该大叔是一名草根艺术家,希望借一己之力,呼吁关注农民工春运买票难题。

为什么黄牛总是可以抢到票?

抢到一张票到底需要什么,拼运气、拼手速、拼眼力、拼网速?在你到网速最快的角落屏气凝神却依然落空的时候,黄牛却抢到了票。

“黄牛”即俗称的“票贩子”。在旧社会,拉车的都穿黄马甲,人们管这种价钱便宜的车叫“黄牛”车。随着交通发展,但是火车、汽车票都很难买到,拉车的车夫们因为经常在火车站、汽车站跑,和车站工作人员关系好,有的老百姓就找他们帮忙买票,车夫们也得到一定的小费。直到后来,一说买票人们就说找“黄牛”。

此前,火车订票系统与公安户籍系统没有联网,只需经过特定的算法验证,因此黄牛屯票时的身份证号都通过工具快速生成的假号码。另外,黄牛软件可以绕过12306服务器,自动寻找速度最好的服务器,其刷票速度有时候是普通软件的几十倍。同时,它并非按规定间隔5秒刷票,而是以毫秒速度刷新,相当于一部自动刷票机。黄牛党利用假身份证注册上千个账号同时刷票,一次性就可以抢到几百上千张火车票。

不过在2014年,12306完成了与公安身份证信息验证系统的对接,虚假身份信息将不能在12306注册账号、或被添加为常用联系人。此后,12306也出台了多项措施抑制黄牛泛滥。其中最受诟病的是图片验证码的启用,这些奇葩验证码不仅没防住黄牛,还给用户造成了诸多困扰。

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不过,在全面实施实名制购票、出台反黄牛举措的情况下,黄牛依然有其抢票秘诀:

1、掌握多人身份信息,利用付款时间出售

尽管无法利用虚假身份,但“黄牛”手上一般握有多人的身份信息。因而可以用别人的身份证先买票,开车前再把票退了,然后再用顾客的信息迅速抢到票。

另外,12306抢到票后,会有45分钟支付时间,黄牛也可以在这时间内去找到相应的买家,退票后用真实买家的信息去买这张票。淘宝与QQ群的代买火车票很多即这种方式,因为黄牛用的抢票软件速度比正常人工操作速度快很多,这一转换在瞬间完成。如果45分钟后没有售完,则自动退订单后又通过抢票软件瞬间抢得车票继续囤积。

‘黄牛’手中的身份信息,有的是直接从别人那里搜集的有效身份证,有的却是通过技术手段获得。一位网名叫Dreams的“黄牛”告诉记者,现在很多软件都存在漏洞,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抓取到用户的注册信息,利用别人的身份进行囤票。

——工人日报《懂技术有设备组团队 “黄牛”抢票牟利又出新手法》

2、网络助力:机器识别图片验证码

此外,12306的图片验证码,似乎只阻碍了普通购票者,却没拦住黄牛。很多抢票软件也主要是针对这个:利用程序内置算法自动识别,或者依靠第三方打码平台自动识别验证码。

图片来源:freebuf网站

对于12306的验证码机制其实早就已不算是难题,Google、百度等搜索引擎早就可以实现以图搜图,那么同样利用算法实现图形验证码的自动识别也同样变成可能。已有技术贴分享,利用Python即可实现12306图形验证码的自动识别。

普通用户在抢票过程中,遇到图形验证码一般需要花5秒甚至更多的时间,而机器识别已经基本可以做到在1-2s内完成这个过程。所以,再怎么拼手速,也抢不到票。

另外,黄牛不仅懂技术、有设备,在组团队上也分工明确:有的负责利用刷票软件在网上抢票,有的负责在QQ群、贴吧和淘宝上招揽买家,有的则负责在线下火车站进行销售。在这种“专业抢票团队”“智能刷票软件”“超高速网络”和“高配电脑硬件”面前,普通用户自然是一票难求。

你开一个或者几个程序同时刷,黄牛可能同时开了几百甚至上千个程序刷,刷票频次可以达到毫秒级。如果你成功刷到票的概率是0.1%,那他们就能达到10%甚至更高。

——法制日报 《网络“黄牛”今年出了哪些新“幺蛾子”》

黄牛抢票伤害了谁?

在北京打工的王建雄坐在问工友借来的电脑前,盯紧屏幕,准备抢票。经历了前几年买不到票的艰辛,今年他终于学会了网上购票。10点整,春运车票开售。 “北京—洪洞”的火车显示有票,王建雄信心满满。然而,仅一两分钟之内,绿色的“硬座”字样已变成了灰色。

与此同时,专业黄牛的几十台电脑正在同时刷票,两分钟内已收入上千张车票。

图片来源:头条号

就这样,黄牛和农民工的命运因为一张回家的车票联系了起来。以往线下购票时,农民工还可以通过彻夜排队赶在黄牛之前抢得车票,而如今,网络购票兴起,互联网技术成了横在二者之间难以撬动的杠杆,农民工根本没有战胜黄牛的机会。

与掌握“技术优势”的黄牛截然不同,网络购票对农民工而言是一道很难跨越的门槛。要有网络连接环境,要有手机、电脑等设备,要有网银、微信、支付宝等支付手段。在这种形式下,那些不会网络操作、不懂网络支付的农民工只能望“网”兴叹。不少人最终只能选择在火车站排队买票,然而又不得不面对回家的票早已售光的现实。

我们厂里40多个工友都不会弄电脑。老板同情我们,帮我们上网买票,结果他弄了半天,也弄不起来,不是进不去,就是没票了。老板说,就算有票了,还得开通啥子网银。我们是打工的,又不是白领,哪会开通这个,这不是用脚指头想出来的吗?

每年春运,排队买票,对我们农民工是折魔(磨)。今年我们想要这个样的折魔(磨),也没有了。

——温州都市报 《农民黄庆红写给铁道部的一封信》

2007年春运进入第8天,2月10日晚7时许,北京西站售票广场上聚满了排队购票的旅客。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即便一些农民工好不容易学会上网购票,在拼网速拼技术的背景下,他们不仅抢不过精通各种抢票软件的年轻人,更不可能从黄牛手里抢到票。数据显示,铁路官方售票网站12306高峰时每秒有20万人同时在线,一些热门线路车票在20秒内就全部售罄,而这些车票很大一部分进了黄牛的口袋。

黄牛的强势介入使农民工购票的成功率大大降低。据统计,每年因黄牛党无法返乡的农民工及其家属总数接近千万人。而这些无法返乡的农民工最终不得不用手中的血汗钱再向黄牛购买高价票。

S放下杯子,壮胆上前,问:“大哥,有28号到北京的卧铺票吗?”“有,卧铺加200,硬座加150,一口价。”

——知乎网友@ 周昶帆根据自身经历所写

据网友反映,黄牛车票的价格比原价要高出几十到几百元不等,这对于连卧铺都舍不得坐的农民工来说无疑是一笔“巨款”。此外,黄牛之间也会相互勾连,让火车票价居高不下。

就这样,黄牛利用技术优势,一方面人为制造、加剧资源短缺与供应不足;另一方面高价出售抢来的车票,操控车票市场抬高物价。他们抢了农民工的车票,再高价卖给他们。

不过,一票难求只怪黄牛吗?

2009年,央视《新闻会客厅》节目组通过网络做过一次社会调查,结果显示针对“为何一票难求”的问题,4.3%的人认为票太少了,36.1%的人认为铁路运力不足,59.3%人认为“黄牛党”太多。

买不到票的人倾向于归罪于黄牛,而事实上,黄牛只是结构性问题的表象。面对春运中30亿人次短期内的大范围迁徙,铁路系统难免运力不足。因此,春运火车票始终面临着僧多粥少,分配匮乏资源的问题。供求不平衡构成了黄牛敛财的基本条件。

2006年1月17日,上海,普陀体育馆火车票大卖场门口排队买票的旅客疲惫不堪。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

供不应求,如何分配就成了关键,黄牛兴起一定程度上也是钻了分配方式不平等的空子。网络售票看似让买票变得简单方便,实际上破坏了先到先得的平等原则,而是需要比拼网速和熟练程度。面对这个局面,不管是利用更多的计算机知识,还是利用更快的网速,甚至年轻人的手疾眼快,更熟练的操作,只要是“抢”,只要具备不一样的技术能力,都是不公平的。

在此背景下,黄牛更是凭借技术优势抢得先机,扮演起了市场调价者的角色,然而市场配置资源追求的是效率,而非公平。于是,当代表市场的黄牛遇上带有生活“必须品”性质的春运车票时,问题就显现了。回家过年是在外工作一年的农民工最基本的需求,而黄牛的逻辑却是谁出钱多就把票卖给谁,这就意味着他们始终在损害穷人的利益。

可见,黄牛抢票其实是市场经济的缩影,在供需不平衡、分配不平等的情况下,黄牛所代表的市场调配机制进一步剥夺了农民工买票的权利,让他们既买不到票,也买不起票。而只要分配机制不改变,只要人口大迁徙依然存在,黄牛就永远有机可乘。背井离乡、辛苦劳作一年的农民工也永远会被拦在回家的路上。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s://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2013-2018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