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双11”热潮下的冷思考 :快递包裹背后的辛酸

产业人网 2017-11-15 09:51:49 本文作者:卫冕本网编辑:塞尼

【本文为作者向产业人网(chanyeren.com)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并注明来源】

2-13101H343142T.jpg

一年一度的“双十一”购物节来了!也许你早就加入购物车,领足优惠券跃跃然准备剁手;也许你打定主意要捂紧钱袋子;也许你一边劝自己“避免盲从,理性消费。量入为出,适度消费”,一边浏览着手机淘宝,眼冒绿光;也许你在这场战役打响之初就已经禁不住预热期商家的甜言蜜语,花光了“国庆中秋八天假”之后幸存的那点余额······

这些猜测或真或假,但总有些事情是不用猜也敢断言的:今年“双十一”成交额会创造新纪录,今年中国电商会更令世界震惊!而“光棍节”将越来越淡化。自从那个商人造出这个节日,每年“双十一”单身狗的叹息就被购物的狂欢所取代。

资本巨头构建起网络购物这个生机勃勃的商业生态,又创造性地给它一个“双十一”的“高潮”。使得小到网店老板、快递员,大到某宝、某东和某丰等企业,喝汤的喝汤,吃肉的吃肉,各方受益,皆大欢喜,忙的不亦乐乎!在这个生态里,全国甚至全球的商品尽在眼前,触手可得。纵使没有“双十一”这把火,网购也已然成为现代生活的重要元素。

W020151112357256722217.jpg

每天,大大小小的包裹,天上飞,地上跑,想尽一切办法以最快的速度奔向“上帝”。这繁忙的背后有某东和某丰这样的业界巨头,也有众若繁星的小企业。他们相互竞争,共同瓜分这块由网购衍生的商业版图。快递行业的发展如此迅猛,他们的业务繁忙到可以吸纳数以百万计的劳动者。你单从一双袜子也能网购,就可想见每天会有多少商品经由他们流通。飞机、卡车、三轮车、电动车、自行车、腿······在利益马达的驱动下不知疲倦地飞奔着。

过去我们等一封信,期待邮差的到来。现在我们动动手指,一件商品就从山的那头海的那边飞速赶来。于是,得到便利的我们慨叹:社会发展到今日真是好啊!是的,如果你没有见证过一个快递包裹背后的辛酸,这样感叹是没有问题的!我们听到的是网店客服甜蜜蜜的“亲”,我们收到的是层层包装下完好无损的商品。因此,我们大多数人是不曾了解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当然,这事情并非只有快递业才会发生······

“快起来!我让休息了吗?”清冷的深秋之夜,航空港旁边的巨大库房里,包工头一遍又一遍地呵斥、催赶我们二十余名临时雇用的学生工。汗水浸透了单衣,但是风大,很快就干了。冷风拂过脊背,掠过已经析出盐分的脸颊,我第一次感到这座海滨城市的风是带着海水苦咸味的。在工头训我之前,我迅速弹跳起来,扛起捡好的包裹朝门口的卡车运过去。正在车厢里码放包裹的舍友,看到我狼狈的样子,冲我尬笑。不知道是冲着那十二小时一百二十元的酬劳,还是真的为了体验生活,我们将自己放进了一个从未想象过的境地。

去那儿干活的前一天,我们通过一个兼职QQ群加了招工中介的微信。他的朋友圈全都是招临时工的信息,几乎每日更新。我们询问第二天是否有合适的兼职,他回复:“某丰分拣员,明晚夜班,十二小时一百二,工资日结!报名发姓名电话”。回复干脆利落,而后便没动静。我们以为找一个工作,即便是临时工,也应该还有些程序吧。就这样?好吧!就这样。临时工嘛——人家为什么要雇临时工?就是少点麻烦呗!

我们毕竟长大了,有种盲目的自信。于是,几乎毫不犹豫地报上了姓名、电话,报名成功了!是的,就这么简单。随后,那中介好像突然想起来似的,给我们发了集合的地址和时间,让我们最后确认去不去。

“天呐,距离学校十多公里的郊区!”

“唉,算了吧。”

“···还是去吧,反正有公交。”

“那么远···”

“······”

一番斗争之后,我们决定去!

因为我们能想到的困难无非是要坐一小时公交,无非是要工作一整夜,权当是一次体验嘛!

当然是体验。没有人逼我们一个在校大学生去做苦力,多是我们心里太急于把自己当个大人。对于我来说,做这样一次业余的兼职锻炼,从感情上是接受的。

第二天,下午五点钟我们要到集合地,所以三点就出发了。坐了漫长的一段公交,我们提前十分钟到达了位于某应用技术大学的集合点。那里已经有二十个左右的大学生在等着了,旁边停着辆中型“金杯”面包车。见我们到了,一个包工头模样的中年男人掐灭烟,掏出皮夹克里的一张名单吆喝:“好!来,来来,差不多点名走了噢”。听口音不是本地的。声音威严中勉强透着亲和,怕是知道我们学生矫情吧。他吼叫着点了一遍名。除了两人临时变卦,其他人都到齐。工头显然是满意的。“今天这批还靠得住!”夸了我们一句,就赶我们上车。因为来之前考虑的实在太少,我们竟没有问清楚干活的地方在哪!只知道在这里集合有专车送过去,完工还坐专车回这里解散。现在,看着我们这群人,再看看这辆“专车”,我很疑惑,能坐得下吗?“哗——”,车门打开了。二十多个人,一个接一个被安排进去。直到最后我也被按进去,坐在一个紧挨车门的小马扎上,脸几乎贴着车窗。

“卧槽——这么挤啊!”黑压压的车厢后边传来小声的抱怨。工头上了副驾,伸胳膊展腿地调整一番,让司机开动了······

车内空间太小,我无法扭头寻找先上车的同伴。我后悔了!我心里产生一种恐惧。我一路上生怕这辆车出事,他至少超载了一倍!更要命的是,它在快道上发疯似的奔驰了近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我的身体半悬着,我的心整个悬着。

窗外许久不见楼房,直到这辆“肉罐车”穿过滨海机场的边缘,停在一个高大的厂房外。下了车,腿是麻的。站稳了,环顾四周,一切都是迷蒙的。包括声音也是,人群里的窃窃私语被无休止的飞机起降轰鸣声笼罩。除了远处机场高耸的航站楼能给我一点方向感,其他尽是无助。

四四方方的大厂房每一边都洞开着几个大门,大门外是一辆或者两辆大卡车,车尾统一冲着门内。我们跟着工头进了厂房。天啊——这厂房仅是巨大的钢结构顶棚下的一间,但这一间就有四五个体育馆那么大!一眼望去仿佛是制造飞机或是停放飞机的地方。大的车间并不显空旷,顶棚下到处是快递包裹。大的小的,白的黑的,凌乱的堆成一座座小山包。每处分散着两三个和我们差不多装束的临时工人。他们有的在包裹堆里分拣,有的把包裹运往卡车,还有的两头跑。大的箱子两人抬,小的包裹一人一大捧,一趟接一趟地运送。

这些人是早上六点赶来接了昨天夜里那批临时工的班,而现在已将近晚上七点。这中间的十二个小时里唯一的停顿就是中午半小时午餐时间。当然,这不是也不可能是我现场找人问的。这只不过是我们做了一晚上的牛马之后,“推己及人”的合理猜测。

工头召集我们集合。他按照我们的体格大小进行粗略分工。矮小的负责分拣,高大的干搬运。事实上这并没有用。遇到大件还得两个人抬,捡出来的小件多,小个子也要去搬运。基本上每两人一组,每组分一片地方。各片之间划出了过道。因为去往各区县的包裹混杂在每一个小山包,指不定你要往哪一辆车上搬运。

设在这个地域广阔的直辖市的某丰中转站竟是这样不堪!是的,即使你不像我这样有强迫症,你也会抓狂的。就那样杂乱堆放,也许里面有一定规律,但是在我这十二个小时的未经培训的工作中,分拣、搬运硬是没发现一点条理!这里没有新闻报道的智能机器人自动有序分拣的高效快捷,也没有大批穿着工服的正规工人有条不紊地分拣搬运。整个库房里,零零散散的临时工在紧张工作。到处是威严的监工拿着对讲机巡逻催促。墙壁和柱子上安装着多得惊人的大监控探头和扩音喇叭。这些真是利器!监督,催赶,压榨工人的利器!突然间,我觉得这里好像一座集中营!一座专门劳动改造犯人的劳教所!他的统帅不是将军,是资本!

安排完工作,那个带我们来的包工头立马变了副嘴脸。“快!赶快去你们自己的地方准备接班!”,“活不能停!快!”粗粝的声音,严峻的表情,着实能吓住我们。这个时候,谁还记得自己是大学生,是家里的宝贝,是所谓的“骄子”?得了吧!“活不能停!”是的,我们迅速赶往自己的工地。可是也有人不愿意了,一个高大英俊的家伙径直走向工头。听不到说了啥,反正那个学生自己潇洒地走了······

这对我们是有触动的。似乎从身边刚刚干了一整天活的“工友”身上,看到了自己这一晚要累成什么样。

我们才就位没两分钟,大喇叭响了:“好!白班结束,换班!”干脆!像军队的命令,像监狱里集合的哨声。当然,这声音此时是悦耳的!至少解放了上白班的那群孩子。

我们开始紧张地工作了,俩人先一起在包裹里分拣,按照地方分类摆放。这一步相当考验眼力,好在包裹外的条码纸上印有大一点的编号,我们只需要按照分配给自己的号码来寻找,而不用一个个的查看地址信息。尽管如此,刚开始还是手忙脚乱,生怕工头过来催!

捡一会儿,有哪个地方的差不多捡出一小堆,就要赶快运到相应的车跟前装车。这中间,装满一车走一车。我们的速度决定了整个的速度。所以,工头的催促一直不停。

在这里没人给我们限定工作量,但实际工作量在工头的轮回催赶和墙头摄像头的监控下已经很有保障的被提高到无以复加的程度。我们都是年轻力壮的青年,在进入紧张状态后,在分拣顺手后,效率一度高到令工头重新露出和善的笑!

晚上七点开始工作,八九点进入熟练状态,十点达到效率的峰值。这期间当然可以短暂修整,短到什么程度呢?上厕所不得超过五分钟,蹲或坐不得超过一分钟,还可以到墙根的自动售货机买水,速去速回不得超过三分钟。不是和你开玩笑,会有专人跟过来计时!我那晚喝了四瓶水,去了一次厕所。好在出汗很多,不需要总是请假上厕所。

过了夜里十二点,状态急剧下滑。平时的这个时候是在睡觉的,但今天需要克服。为了不拖慢总体的节奏,也为了自己的面子。但后来还是受不了,快到凌晨一点的时候克制不住困意,弯腰搬东西都能打盹。虽然白天特意睡了半天,但这样的强度是我没有想到的。

凌晨一两点时要停下来吃饭,我当时惊呆了。一是对深夜吃饭不解,二是对这里竟然管饭惊讶。不过,饭菜发下来,不解和惊讶都没了。这只是为了让我们在接下来的五六个小时能够撑下去罢了。就好像资本家为了不使工人这个种族灭绝,迫不得已发放仅够工人生存下去的工资一样。我们狼吞虎咽的吃下了本不会吃的食物。还想趁机打个盹。没想到我们吃得太迅速,工头一看我们没事干了,半个小时不到我们就被大喇叭喊起来干活。喇叭的声响是刺耳的,它能刺破一直不断的飞机轰鸣给人脑造成的混沌感。人一下清醒了不少!

“哇~已经国庆节了!”

“这可真是用劳动向祖国献礼······”

刚吃过饭,还没散开的人群里这样打趣。

日出前,气温不断地迫近最低点。这厂房里的小山包被我们削平了不少!库房门口的一些车已经满载着快件离开。风从四面灌进来,睡意全无!黎明前的黑暗过去了,天渐渐亮起来。我们盼望着七点钟,我们盼望着离开这里······

劳动是光荣的!但是如果我们的劳动被异化,只是成为某人某企业节省成本积累财富的工具,我们是高兴不起来的。这一晚噩梦般的经历总会画上句号。事实上,当我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收到一百二十元转账的那一刻,我个人的伤感就结束了。毕竟安全地回来了,毕竟这份毫无保障可言的临时工履行了它的基本义务。但是,我放不下这件事,时间已过一月余,它所存在的种种问题总是困扰着我。

我知道,我所去的那个中转站是比较落后的。很多物流公司已经实现自动化分拣,不再需要大量人力。可这就是问题的解吗?我做不到为自己将不再有资格受这样的剥削而欢呼雀跃!“被顶替”等价于“被解放”吗?

1351995961672.jpg

事实也许是这样:资本厌倦了奴役人。随着普通人自我意识的觉醒,奴役人变得比过去任何时代都要难!资本在今天要想达到十七、十八世纪它在英国的成就,需要付出的代价将会多得多!今天,它不仅要满足人的胃还要骗取人的心。

于是,资本怒了!它要求产生新的奴隶——自动化的机器,来取代低贱又倔强的人类。在这一革命中,资本革新它的生产力,而生产关系几乎一成不变。结果,资本再一次以超乎想象的速度增殖。那些被迅速顶替了的人却未必能被同样迅速产生的新的并且是他们没有能力进入的产业及时接纳!果真如此,资本家连同它的资本和新的生产力最终还是会走向自我毁灭!

当然,我相信,这些可笑的吓人的想法是不应该也不会变成悲惨现实的。因为,我们的国家并不是纵容资本为所欲为的地方。

那么,问题理应转为在相当长一的段历史时期内我们应如何消除资本剥削,我们该如何避免将来资本“放弃”剥削人,而人又无以为生的尴尬呢?

资本使它的所有者天然地拥有役使他人的权力,当这种权力足够大,也就成为了政权。所幸!我们生活在社会主义中国,即便是富人阶层可以部分的支配工薪阶层的劳动,但在政治上,我们享有同等的权利和地位!所以我想,消除资本剥削人的现象,我们的党和国家最终有能力做成!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不可永远一团和气,丧失原则。私有资本在中国,作为一种生产要素是大有作为的,但资本应该在发展的同时多一点责任与担当,少一点利己主义的盘算(这不是与虎谋皮吗?反映了人们仍对资本存有幻想--编者注)。譬如“临时工”问题,将企业经营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转移到力量单薄的临时工人身上,这无疑会给我们的发展埋下隐患。让资本要素按贡献参与分配(其实就是赋予资本无偿占有剩余劳动的权力--编者注),我们就应该更加完善相关法规,处理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劳资关系。

中国社科院马列部主任余斌尖锐指出:“避谈阶级斗争首先应当消除这种相互竞争的收入来源”。是的,当来自于资本的利润与来自于劳动的工资相互碰撞时,利润由于资本的撑腰总是显得咄咄逼人又战无不胜。以至于我和我的伙伴在结束那次痛苦的劳动后,达成一个可笑又可悲的共识:“我们以后也要做包工头!”当然,这是当时的一个玩笑。但这在一定程度上似乎暗合了广大劳动者在不劳而获的资本面前无奈又愤慨的心声。由是,身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新时代的我们需要更加坚定共产主义远大理想,争取早一日跨入马克思预言的“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条件”的美好社会!

什么是人的自由发展呢?人首先要有免于剥削和压迫的自由。其次,人应具有发展自我才能,实现人生价值,获得有尊严的幸福生活的自由!

我们在深刻把握社会主义就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一点的同时,还应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发展观的核心是“以人为本”!要千方百计搞发展,更要保持“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们工作的目标和动力”这一初心。

当我们在争论自动化机器会不会取代人时,首先想到的不应该只是经济效益,我们要绿色的GDP,我们要温情的发展(这恰恰是马克思批判的对于资本的“温情”或“道德的血液”的幻想--编者注),我们社会主义中国应时时刻刻把“为人民服务”这一宗旨放在首位。

通过“圈地运动”,大机器帮助资本家夺走了农民的地。但那时农民还可以和机器做工友,如果有朝一日智能机器人帮资本家夺走了工人的劳动权!请问,已经沦为无产者的农民这一次何去何从?请不要说产业结构升级会带来新业态,会吸收这些失去饭碗的劳动者。首先,产业升级的速度必赶不上普通工人被智能化生产淘汰的速度。其次,被淘汰的大多数普通劳动者能否顺利跻身上游产业?很明显不现实!那么再低一层次呢?难道人工智能不是从最简单的工作开始顶替人吗?

当有这样一天,工人和智能机器人相比没有任何职业优势,工人丧失了作为人存在的条件——劳动,知识阶层、有产者甚至是完全由人自己所创造的机器人,他们都可以践踏平凡却又广大的劳动人民!因为,“人民群众是社会历史的创造者”这样的观点在他们看来会更加荒诞。

这些问题是早有明确回答的。可惜,答案已然给出,问题依旧存在!我不认为是答案的错。只是,现实问题的锁总不能只依靠理论的钥匙来解。真正能打开现实锁链的,唯实践这把金钥匙莫属!(机器本来就是要解放人的,共产主义社会就是机器代替人类绝大部分劳动的社会,怎么能反对机器的应用呢?关键不是机器的应用,而是机器的资本主义应用,这种应用使人们屈服于机器强大的生产力,使少数人穷奢极欲,多数人却因此穷困潦倒。因此,我们不能反对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因为它们是人类尤其是无产阶级发展生产力的必然后果,问题是如何驾驭和使用这种发达的生产力?社会主义还是野蛮?诚如工业革命初期一样,这个问题又再次摆在人们面前了。好在,我们已经有了先哲的指引,不会再幻想靠破坏机器来获取自由,而是要打破那桎梏着庞大生产力不能为人民所用的资本主义制度,才能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编者注)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