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连载:“保尔”警察丁发根的高原情怀(二)

平安喀什 2016-11-06 09:04:29 本文作者:塞尼本网编辑:喀公宣

帕米尔雄鹰

塔吉克族属于欧罗巴人种,“塔吉克”是民族自称,意为“王冠”。鹰,是塔吉克人的图腾,与塔吉克人的关系非常密切。塔吉克人的民间舞蹈名曰“鹰舞”,其基本动作完全是模仿鹰的动作。最具塔吉克民族特色的乐器是鹰笛,由鹰的翅骨制成的。塔吉克族人中广泛流传着鹰的各种传说故事。在这些故事中,鹰总是与塔吉克人生死与共,息息相关,在危难关头,鹰总是挺身而出,牺牲自己,为民众创造幸福。在一般塔吉克族人的观念中,鹰也是勇敢、正义、忠贞、纯洁的象征。

1.jpg

这次去米斯空,与我们同行的马尔洋派出所塔吉克族民警巴都夏·盖姑力,今年26岁,他的家就在塔什库尔干县城。走访路了,他讲了许多关于所长丁发根的故事,我问他如果用一句话或者一个词来形容“丁所”,会用什么词?

他想了想说—“帕米尔雄鹰”!

其实,就在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行进在崇山峻岭的时候,我们头顶上空不时盘旋着雄鹰,掠过山脊和雪峰,俯看冰封雪岭,逍遥于万山之巔。那个时候,仰望雄鹰,会蓦名升腾起一种感觉,眼前大自然是那么高大,高大到不可征服,人的生命又是那么脆弱和浅薄,脆弱到像是一只玻璃容器,一碰就碎。

丁发根所长进入公安机关之前,曾在塔县电站工作,是一名水轮机发电机组的班长,之后到新疆财经学院(现改名新疆财经大学)学习会计专业,并拿到初级会计证。1998年6月,丁发根正式调入公安工作工作,先后在塔县公安局通讯股、户政股工作,是公安机关认证的“网络工程师”。丁发根说,那个时候用的是老式486电脑,用的是DOS操作系统。他说,那个时间工作任务相对少,他平时“喜欢捣鼓这些机器”,在一次全疆公安机关计算机装机比武竞赛中,百十来号人参加比赛,他拿过第13名。

丁发根的这些本事和潜能,在机关单位算是“一把好手”,但是如何让优秀人物更全面、更接地气,只能从机关走向基层,这个走向对于丁发根来说,只能是从县城走向深山,因为当时塔县公安局总共就4个派出所,除了马尔洋,还有班迪尔、库克西鲁克和城镇派出所。而马尔洋派出所则是最偏远、条件最艰苦、海拔最高的一个派出所。

前面已经说了,他当时是一个人,在派出所工作生活了一年半,也就是说他是一个人只身到的派出所,然后洗衣做饭、值班备勤、进山出山,月华满天,或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丁发根当年初到马尔洋,还是一头黑发,至今已是和王敏相象的体貌特征,表现最为明显的就是光光的头顶,宛如荒芜的马尔洋,除了长石头、长狂风、长冰雪,剩下的就是个不毛之地。这当然是题外话,但是一位又一位年轻人过早的谢顶,足以说明这里生活环境的种种艰辛和不适宜。

2.jpg

但是,正如丁发根口头上经常喜欢说的那句话:我们工作不讲条件、不计条件、说干就干。结果从丁发根被组织分配至马尔洋走马上任,到之后的一年半时间里,他用双脚走遍了辖区的每一座大山、每一道冰河、每一条沟壑、每一户人家,一年四季,从春暖花开到银装素裹,登山鞋磨破了一双又一双,最终解决了400多人的户籍问题。

高原上牧民居住高度分散,有“50公里作邻居、100公里串个门”之说。那个时候,因为马尔洋乡还没有接通互联网、没有公安网,还时常停电,丁发根就先到每家每户用手工采集户籍信息,然后再回到县局户籍室办理户籍业务。后来,为了将辖区居民户籍信息全部录入公安网,他干脆在家里安装了一台电脑,让进城办事的塔吉克居民将户口薄带到家里来办公。说到这里,丁发根沉默了许久,他说:“那段时间吃的苦太多了,很多人不知道。家里码放着厚厚的户口薄,户口薄散发出来的全是牛羊圈的味道,妻子好几次冲我发牢骚,说我把家折腾成羊圈了。”丁发根说,当时条件就这样,没有办法,再难也得克服,再累也得坚持。

在听丁发根讲过去的故事,这里与其说是故事倒不如说是遭遇的时候,我顺便插了一句话,我问他,你这些翻山越岭,磨破了多少双鞋子?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脚上的鞋子,说记不清了,但每年至少2双登山鞋,是那种比较专业的登山鞋。

丁发根接着说,在山上走路,没有一双好鞋子脚要吃大亏,许多没有经验的同志第一次进山,走到最后两只脚全是血泡,脚指甲挤进了肉里,痛到无法前行,只能忍痛拔掉,然后继续往前走。

我后来了解到,丁发根的岳父得的糖尿病,他的姐夫也是一身重病,长期住院治疗,他每月到手的工资除了家用,还得贴补这几位病人。妻子前两年也从县上的一家水厂辞职了,现在喀什市照顾老人和孩子上学。

上世纪60年代,丁发根的父母从河南许昌老家一路逃荒,最后落脚塔县,从父母口中,丁发根深知生活的艰辛与不易,也深味人生的艰难。所以,每一分钱对于丁发根来说,都弥足重要弥足珍贵,但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只能忍痛,他说:“买登山鞋的每一分钱都是省吃俭用出来的,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开支。”丁发根还告诉我,他最爱吃牛肉面和凉皮子,因为这两种东西塔县没有的。

此前我也听说过,牛肉面馆在塔县开不下去,因为是高原,水的沸点低,牛肉面煮不熟,而用高压锅煮面,面是熟了,但“坨”到一块很难吃。还有凉皮子,因为塔县一年四季气温偏低,鲜有人吃凉性食品,走遍塔县县城,饭馆很多,但找不到一家牛肉面和凉皮店,所以塔县每个公安民警和丁发根一样,偏爱牛肉面和凉皮子,他们下山到喀什,第一件事就是一头“扎”进牛肉面馆和凉皮店,各要一份,浇上一勺子辣子油,再要一碗热茶,几次点头,狼吞虎咽,盘空碗净。

这也是一种吃饭的境界。

3.jpg

其实在早前几年,我就了解到塔县民警最爱牛肉面和凉皮子这一简单而特殊的共同“嗜好”,每次听说有熟悉的民警从山上下来,你啥也别问,直接把他请到牛肉面馆,吃完嘴一抹,用餐巾纸擦一把脸上的灰尘,这才跟你唠叨从帕米尔高原走来,一路的风尘和艰辛。似乎,长此以往,吃牛肉面和凉皮子的习惯已经成了高原民警走到平原地区从缺氧到富氧的一种缓冲习惯。

马尔洋派出所辖区面积6670平方公里,派出所现有民警6人,协警12人,民兵6人,所辖4个行政村,43条沟38道大大小小的河,共534户2019人,辖区最远一家人距离派出所1200余公里,这还是单趟,整个辖区走访一遍需要一到两个月,到皮勒村米斯空3组,光是路上就需要用4天,这4天须徒步翻越4个海拔在5000米以上的达坂,因为经常要翻山、过河、过索道、走夜路,骆驼和毛驴是马尔洋派出所民警的重要交通工具,因为很多地方根本没有路、不通车,全靠步行,有时候一走就是10多个小时,六七十度的大山、陡坡、悬崖,脚下是湍急的河流和深不见底的峡谷,完全徒步行走。

丁发根告诉我,他们走到最后一刻的时候,腿都没有任何知觉了,不是往前走,而是拖着腿、咬着牙往前一步步挪着走,走到最后整个人像虚脱了一样,所以每次从大山里回来,他们都会感慨自己能活着回来就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不过我还好,习惯了,很多年轻人,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受那么大的罪,会哭鼻子。这些年我用双脚走遍了塔县的每个乡、每个村和小组,走过最难走的路、经历过很多次生死考验,一路上困难和危险遇到的太多了,所以车上随时带着气磅和补胎的工具,自救或者帮助遇困车辆。骑骆驼过河水,因河水太深,随时都会有被河水冲走的可能。前几年有一次,我带着派出所民警和乡里的干部一起去到大山里面开展工作,从叶尔羌河返回的时候,河水太深太急,我们的一峰骆驼走到河中间的时候,浮力太大,失去重心,眼看着向下游漂去,当时坐在骆驼背上的2名干部先后掉进河水中,情况十分危急,当时我坐在另一峰骆驼上,为救出同事,我一手抓住骆驼背上的绳索,跳进冰冷刺骨的河水中,一把抽出腰带抛向挣扎呼救的干部和同事,最终将他们成功救上岸。还有一次过索道,我的左手小拇指被滑轮绞进去,滑轮被夹停,伤到骨头,手当晚像面包一样肿起来,当时在大山里,举着手走了50多公里,才走回乡里,后来坚持到喀什市住院,连续打了一个多月的吊针才算把手保住了,差一点残废。但是不管咋样,还得坚持,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们派出所和全塔什库尔干县公安局民警的日常工作!”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4.jpg

在我们看来如同雪山草地、娄山险关、大渡铁索的艰难险阻,在丁发根和马尔洋派出所全体民警的眼里,却视为一种日常和平常,可谓悬崖峭壁、深山峡谷、冰河索道如走泥丸。

塔吉克族民风淳朴,塔吉克人家有着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传统和习俗。这种传统和习俗一起延续到现在,我们走了一路,漫山遍野都是放养的牛羊和骆驼,很多人家的门上没有挂锁。阡陌交通、怡然自乐。

而这一切之所以没有被世俗淹没,一方面是民族传统,另一方面则来自于高原民警的辛苦付出。丁发根说,一年四季,除了参加局里的会议,剩余时间几乎全在走访的路上,有牧民的地方就有民警的身影,没有牧民的地方,更少不了民警的身影。

面对我们采访的镜头,丁发根所长说出了一席让我们为之动容、为之泪流的话语:

长期在高原上,条件艰苦、氧气不足,我和我的同事们,大都患有这样那样的高原疾病,呆的时间长了会心室肥大,我的胃也不太好,得过胃穿孔、肠梗阻,长期走访牧民,吃不上蔬菜、水果,容易便秘得病。有时候,在乡里看电视,电视画面上有吃肉吃火锅的镜头,自己都会馋。大山里面,很多事情太不方便了。我的一些同事因为长年徒步走山路,膝盖有积液,腰肌劳损,高原上工作就是这样,走千山万水、行千峰万壑、入千村万落、想千方百计、道千言万语,直到走完最后一公里、最远一家人。

5.jpg

很多次,有朋友问我,支持我这么多年在塔县、在大山里坚守下去的动力是什么?其实这个问题我也经常在自问。为了啥、图个啥?这个问题看着很简单,但是我想了很久,想了很多年,最后也给自己给出了答案:动力就是对塔什库尔干县的感情,动力就在那些大山里面的老乡身上,他们每家每户,知道你来了,主动在那里等着你,对我们那么亲,对待我们就像对“皇帝”一样,家家做好饭、煮着奶茶,站在家门口眼巴巴地等你,连80多岁的老汉都会跑老远来接你,你说我们为啥 、图个啥,就是为了他们,他们对我们民警这么好,我们就得掏心窝子对老百姓好。

我们塔什库尔干县这边的塔吉克群众太纯朴太善良了,有一年冬天我去皮勒村,晚上住到牧民努斯来提家里,他今年57岁了,当天晚上他安排我们住在他家的土炕上,半夜我醒来发现,他抱着自己的孩子打着地铺睡在地上。那一幕太让我心酸、太感动了,我当时就在想,再苦再累,都必须把工作干好,为老百姓做些实实在在的事情。

2015年的时候,努斯来提和瓦恰乡的亲戚一起到大山深处打柴,找不到绳子捆绑木柴,后来他们在一道小山沟里找到一段疑似绳索的东西,等把这些“绳索”从泥土里挖出来的时候,发现这些“绳索”竟然是重达26公斤的导火线。两人当场向马尔洋派出所报告情况。后来,我带领民警去检查,又在距离导火线不远的地方,发现埋藏在地底下的26公斤炸药。

6.jpg

后经深入了解,这些导火线和炸药,是当时工程队修路时留下的,因为没有用完,就当作废弃物埋在了这里。

我和努斯来提的一来二往,就成了真正的好朋友,他每次老远见到我,就叫我“帕提西(意为老兄)”,然后叫我到他家里吃饭、喝茶。

这几年,我每次进山,都要提前好几天做准备工作,买馕买药买榨菜,提前联系河对岸大山里的牧民,让他们按约定时间把索道移到我们这边,否则索道停在河对面,就根本过不去河了。去的时候,我会买几百块钱的常用药给老乡带过去,顺便给他们捐助一些衣服,用骆驼和毛驴驮过去,每家每户分一些。然后把办好的户口本、二代证给他们送过去,和老乡们围坐在一起,向他们宣传法律法规和惠民政策,走访民声、调处矛盾、整治隐患。这些年,我们帮老乡做的事,太多太多了,只要进一次山就要办很多事,回头想想其实都很平常,平常的就像帕米尔高原大山深处的小石头一样,不起眼。

在派出所这几年,我无论走到哪里,身上都带着本子和笔,随时记录老乡的意见建议,记下需要下一步开展的工作,不仅我本人要把每一项工作开展好,还要教会每一位年轻民警学会工作、学会做饭、学写汉字、学说汉话,派出所1名协警兼任支部书记,1名协警兼任大队长,是塔吉克族的优秀干部。派出所就是我的家,每个民警都是我的好兄弟、好战友,我们一起工作、一起生活,一起走访,把马尔洋的山山水水、村村落落看好、守好,这是我们的责任,也是塔什库尔干县公安局每一位民警的责任。

心中有信仰, 脚下有力量。

丁发根所长只所以凭借着53公斤的瘦弱身躯,能够一次次征服高山流水,靠的就是共产党人的信仰,就是对公安事业的无比忠诚和坚守信仰。

7.jpg

想起诗人泰戈尔有一句名言:你的负担将变成礼物,你受的苦将照亮你的路。丁发根所长在马尔洋乡用生命坚守了8年,既是一种生命的磨砺,也是以“补天”的精神,践行着一位高原人、一位中国警察的信念与誓言。

没有比人更高的山,没有比心更远的路。马尔洋,记录着丁发根所长的生命,见证着“缺氧不缺精神的高原人”独有特质。

网友留言撷录:

8.jpg

9.jpg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