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作家薛冰的“黑吃”和邓稼先钱学森的辞让

产业人网 2017-11-28 09:09:45 本文作者:吴铭本网编辑:塞尼

【本文为作者向产业人网(chanyeren.com)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并注明来源】

56262601.jpg

电视剧《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里面这样一段故事:三年困难时期,某原子弹研究基地严重缺粮,一位科学家兼负责人把自己的窝头省下来,留给加班加点的科研人员吃,结果自己饿得浮肿。这个科学家就是邓稼先。还有一位领导人兼科学家,本来中央专门特供了一批肉、蛋、黄豆,补贴这些夜以继日的科研人员,但是,领导和管理人员没有。按说,这位领导人,也直接参加科研又是著名科学家,按政策是应该得到一份的。但是,这位科学家以自己是领导为由,推辞掉了这份特供。这位科学家叫钱学森。

近期,又看到了作家薛冰发表在著名刊物《读者》2015年某期的文章,叫作《黑吃“四寸膘”》,里面讲了个“不是黑道故事,是我在苏北农村插队时吃肥肉的故事”。

文中说到,“那年头中国的最大特色,就是折腾”,其中一项是“扒河”,“前任书记开沟,后任书记便筑堤,所以年年不得闲”。作家薛冰也和大伙一样,争着参加扒河,但“并非因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改造好了世界观,而是扒大河不用自带口粮,一天三顿全吃公家的,节省下一冬的吃食,可以留着开春后填肚子。”

薛作家说的这个“扒河”的事,我也知道一些。我70年代初生人,家在皖北。每年秋冬季节,农忙一过,上级就组织农村壮劳力去“上河工”,我爸爸和我舅舅都要去,妇女和老人孩子在家。记忆中,当时的“河工”有挖淮河、包河、茨河、茨淮新河等,我家东面的东沟、西面的西沟、南面的疾三道河,都挖过。原来,疾三道河我妈妈背着我赤着脚就趟过去了,后来,我要游泳才能过去。

这叫兴修水利,可以使农村旱可浇,涝可排,不必看天吃饭,是亘古未有、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不叫“折腾”。今天中国人能吃饱饭,还得感谢那些手推肩挑的前辈农民,应尊重他们的劳动。注意,是农民,不是劳工,也不是农民工。

作家薛冰说,每到“扒大河”工程结束时,大家要吃一顿肉。通常是夜晚、没有灯的情况下吃,所以叫“黑吃”。薛作家参加这种“黑吃”的技巧,别出心裁、独具一格,能充分地保证他只占便宜不吃亏。这个技巧就是“下手的时候,筷子一定要平着伸进汤盆,因为肥肉都浮在汤面上,一挑就是几块;如果直着筷子下去,就很难夹住油滑的肥肉。”瞧瞧,毕竟是作家的天分,物理学学得非常好、用得更精巧,这物理学本事只用在“黑吃”上,没用在中国导弹原子弹的研制上,真是“那个黑暗的时代”埋没人才。

老实说,作家薛冰讲的是苏北哪个县、哪个镇、哪个村的事,是否真存在这种“黑吃”,恐怕他不说,别人也不太好考证。希望这个地方的人出来证明一下。相信,谁要是和作家薛冰先生一桌吃饭,那真是倒了八辈子霉!所以,应该有很多人认识这位作家。

薛作家那么小小年纪就能发明这种“黑吃”的好办法,足以说明此人聪明、精明、机灵、智商高、能力强、拎得清、有眼力见……,后生可畏,前途无量、堪当大任,可以与作家方方、莫言媲美,将来获得个诺贝尔奖也大大有希望。

不知道贵作家现在在哪个省的作协供职?如此默默无闻,真是埋没了你的才情。

t016e1ea35a2e6cb68e.jpg

我不明白的是,同为知识分子,邓稼先、钱学森在饥饿的情况下,能把自己的窝头、特供省下来,让给别人,以便大家继续坚持科研。而作家薛冰却发明了“黑吃”的技巧,管保自己占尽便宜不吃亏。邓稼先也好,钱学森也好,从不把自己省窝头、辞特供的事向外宣扬,可能他们觉得这没有什么。而作家薛冰却将他的这个“屠龙之技”慷慨地向世人传播,可能作家薛冰也同样觉得这没有什么。

作家薛冰说,“我肯把这个技巧透露给大家,是相信那个黑暗的时代决不会再回来,保藏着这屠龙之技,也无用武之地的了。”就是说,如果“那个黑暗”的时代再次到来,薛冰就会后悔,把这种“屠龙之技”传播给太多的人。但是,也难保,一旦那种“黑暗的时代”再次来临,那些与薛冰相处的人可要听好了,说不定薛作家能发明出别的类似“筷子一定要平着伸进汤盆”之类的“屠龙之技”,占你们的便宜;同时,恐怕也难保,即使是并不“黑暗”的今天,薛作家就不占别人的便宜。

我还在想,把那个时代弄如此“黑暗”的凶手究竟是谁?现在明白了,这个凶手原来就是作家薛冰。他写这篇文章,应该算是不打自招、投案自首的行为,应该鼓励,希望再接再厉。

网上一搜,作家薛冰的这篇大作居然不但被《读者》这样的著名刊物转发,而且被好多个网站转载。看来,推崇作家薛冰发明的这种“屠龙之技”的人,还真不少。

如果让你们这些人在薛冰的带领下去搞原子弹、火箭,会得出什么结果?


相关阅读:

薛冰:黑吃“四寸膘”

不是黑道故事,是我在苏北农村插队时吃肥肉的故事。

那年头中国的最大特色,就是折腾。农村自不能例外,每逢冬季农闲,从生产队往上,层层要兴修水利,农民叫扒河;而公社以至县里组织的大工程,叫扒大河。往往是前任书记开沟,后任书记便筑堤,所以年年不得闲。扒大河很苦,指标是硬的,通常每人每天两方土,不是从河底取土挑到河岸上,就是从平地取土挑到堤顶上,非强劳动力不能胜任。至于风雪交加、天寒地冻之类,都不在话下了。如我之辈无依无靠的知青,年年争着去扒大河当民工,并非因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改造好了世界观,而是扒大河不用自带口粮,一天三顿全吃公家的,节省下一冬的吃食,可以留着开春后填肚子。物质决定意识,口粮短缺决定了我们的奋不顾身。

扒大河工地上,不但可以放开肚皮吃饭,而且工程胜利结束时,还有一顿大肉作为庆功宴,这就归到我们的正题上来了。总在头十天前,民工们就开始兴奋,收工后躺在窝棚里馋涎欲滴地讨论,今年的这顿肉,会是“四寸膘”还是“五寸膘”,也就是肥肉,农民叫白肉,厚度起码得在四寸以上。熬了一年的肚皮,早已没有半点油水,非此不能杀渴。然后便是催促伙头军,趁早到食品站去看好了猪,不要把肥膘肉让别人抢去了。其实伙夫同样心急,天天吃饭时都会向大家汇报,今天杀的猪毛重几何,膘厚几寸。终于有一天,伙夫把肉背回来了,所有的人都围上去,看,摸,掂,嗅,叉开手指量,四寸五还是四寸八地计较,性急的索性伸出舌头去舔一口,冰碴子把舌条划出血痕,还自以为捞到了油水。本队的看饱了,还要派代表溜到邻队的伙房里去,与人家的肉作比较。得胜的一方,在工地上可以自豪地取笑对方,从白肉的厚薄,攀扯到对方的工程进度,个人的气力大小,直至性能力的高低。失利的一方,不免要埋怨本队的伙夫艺不如人,明年怎么也不能再用他;赌咒发誓,明年的白肉,一定不能再输给别的队。总之肉还没吃到嘴,精神上的享受已经丰富而多彩。

吃肉的日子终于到了,那是比过年还要激动人心的时刻。须知过年是吃自己的,而现在是吃公家的,公私不能不分明。傍晚时分,整个工地上都弥漫着猪肉的浓香,人人都沉醉在即将到来的幸福之中。验工结束了,工具收拢了,行装打好了,天色黑尽了,只等吃完肉就可以上路回家了,吃肉的庆典也就开始了。全队十几个民工,人手一双长竹筷,一只大海碗,在桌边团团围定,伙夫连肉带汤,盛在一只大瓦盆里,端到桌子中间放好。闪烁的煤油灯下,切成巴掌大的白肉,油光闪亮,浮满在汤面上,微微旋动,虽是寒冬腊月,也不见热气腾起。队长放开喉咙大声吼:“看好了?”众人应和:“看好了!”重复到三遍,队长一声令下:“吹灯!”伙夫噗地吹熄了煤油灯。

灯熄就是无声的信号。十几双筷子一齐插进了肉盆。只听得噼噼啪啪,叮叮当当,嘘嘘哗哗,也就三几分钟的时间,只剩下了筷子刮过瓦盆底的嘶啦声了。那是意犹未足、心有不甘的人在继续奋斗。待到一切都静了下来,队长才开声问:“都吃好了?”话音里带着心满意足的慵懒。

七零八落的声音回复,好了。

“上灯!”

煤油灯点亮,十几双眼睛齐刷刷落向盆里,都不相信黑地里能把肉块捞得那么干净。但事实胜过雄辩,盆里确实只剩下了清溜溜的油汤。

每个人都表示自己吃得十分痛快,至少大家的嘴唇上都有油光。这就是黑吃的妙处了。如果是在明处,你快了我慢了,你多了我少了,必然生出矛盾,埋下怨怼,公家花了钱还落不了好;就是让队长去分,也会有大小厚薄轻重的计较,免不了抱怨他偏心。当时中国,不患寡而患不均,而绝对平均是神仙也难办到的。这顿庆功宴要想吃得皆大欢喜,黑吃无疑是最好的办法。汤足饭饱之后,民工们会忍不住夸口炫耀,说自己吃了几块又几块,谁也不会承认自己吃少了,因为在完全相同的条件下,你吃少了,吃不到,只能说明你无能;而按他们报出的数量,肯定远远高于队里所买的那块肉。

当然,黑吃也是有技巧的,初次参加扒大河的人,一块肉都吃不到,也是常事。这技巧就是,下手的时候,筷子一定要平着伸进汤盆,因为肥肉都浮在汤面上,一挑就是几块;如果直着筷子下去,就很难夹住油滑的肥肉。一经点破,相信大家都能明白。

我肯把这个技巧透露给大家,是相信那个黑暗的时代决不会再回来,保藏着这屠龙之技,也无用武之地的了。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