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时代台独和独台势力的反革命逻辑述评

产业人网 2017-11-06 08:48:20 本文作者:雨夜桂花本网编辑:塞尼

【本文为作者向产业人网(chanyeren.com)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并注明来源】

1508382443157.jpg

一、盛会前后,孤岛内外各种胡言乱语甚嚣尘上

10月18日,民进党、时代力量等台独势力妄言“中共单方强势建构‘一中原则’与‘一国两制’方针很难争取民心认同,呼吁中共以新思维共寻两岸互动新模式  ”;“维持两岸间的和平稳定、确保人民福祉,是两岸双方共同的责任与目标。‘总统’蔡英文多次强调,‘我们的善意不变、承诺不变,不会走回对抗的老路,但也不会在压力下屈服’,这就是处理两岸关系一贯的原则”;“北京当局应务实面对”伪“中华民国客观存在的事实,以及台湾人民对民主价值与制度的坚持”;“再次呼吁中共领导当局,扬弃敌意、威吓对抗思维,以沟通对话化解纷歧,共同寻求两岸互动新模式  ,两岸关系前进道路才有可能相向而行”;“呼吁中国共产党正视现实,在‘一个中国、一个台湾’基础上,与‘台湾政府’展开对话,建立两岸正常良性互动关系”、“‘台湾社会’已在2016年‘总统’选举,藉选票清楚表达否定过去中国国民党时代两岸路线及‘九二共识’,这是‘台湾’集体意志展现  ”。

到了十九大闭幕,台独分子、台湾省亚太发展基金会董事长康宁祥25日下午在出席西区所谓“台语”扶轮社联合会例会上以《再造“福尔摩沙”》为题发表演说,引用《帝国主义下的“台湾”》一书作者矢内原忠雄曾形容台湾省的位置为“站在日本与‘支那’两团火之间”,发问“当日本这团火虽已熄灭但未消失,另一团中国这把火烧得‘台湾’昏头转向,这团火在中共第19大以后要怎么烧?‘台湾’要怎么办?”答案是“自由选择权”,称“‘台湾’只有一个‘国家利益’,那就是对其未来的‘自由选择权’,这不会让美国政府不安,真正不安的是中共  ……‘台湾’各行各业面对愈来愈多有中国利益的政策、传媒、企业、资金赞助等公开与隐藏的诱惑,‘台湾’或有人或有政党可在经济诱惑下投降。‘自由选择权’的‘国家利益’,绝对是‘台湾’最终与最强大的保障,也是除中国以外其他国家可以接受的选择”;“民主是‘台湾’的核心价值与‘国家利益’,也是‘台湾’不被中国统一的重要原因,  唯有这种觉醒,‘全国人民’才能接受国际经济困境与挑战,才能走出‘以商围政’的陷阱,再创‘台湾’经济发展的契机与产业的生命力。”

大陆有些人给民进党创党元老许信良戴高帽子,说他早年在台湾省如何搞党外运动,如何“大胆西进”,如何成为政坛孤鸟,将其称之为民进党内的交流派,说他是台湾省真正的左派、民主运动先驱,反国民党不反中国,美其名曰“绿皮红心”、民进党内的务实派。许信良呢,在10月19日接受香港特区中评社采访时,张口仰慕马克思主义的崇高理想、闭口歌颂习近平时代超越汉唐盛世,说“习近平希望在马克思主义下,加上中国传统文明价值,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最高理想,以及现代化的科学观,把这三个融成中国大陆的新价值体系,这是未来中国领导世界的新价值。  ”但还是这个许信良,在9月29日一场名为“变迁与动力:现阶段中国大陆的挑战”的学术研讨会上说:“中国大陆用历史观点面对台湾议题,视为清末国耻的象徵,历史问题约束了两岸关系发展,两岸双方‘都一直在往后看,对现况的认识都落后于现实’”;“中国大陆国力正在掘起,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弱势,若还把台湾议题当做历史尊严问题,就像‘中了彩券的乞丐还在意以前的乞讨地盘’”;二战后“全球化的世界体制基本上由美国领导”,“中国大陆想要领导世界,又缺乏可以输出的价值观与‘精神能量’,无法取得世界各国的信任  ”;“‘台湾’在过去30年参与、协助中国大陆经济起飞,形成29日的经济大国;而今后中国大陆若要继续向前,进一步领导世界,也需要‘民主自由台湾’的精神能量  ”;“中国大陆如何对待‘台湾’会成为世界检视中国大陆道德、精神能量的很重要指标,若中国大陆对‘台湾’武力相向,能够领导世界吗?

但一转眼,许信良19日在所谓亚太和平基金会接受中评社几个人采访时,就声称要‘台湾’“正确理解习近平的愿景以及努力、理性”,同时“‘台湾’也要有正确的回应”。但许信良是怎么“正确理解的呢”?许信良大大的狡猾了一把,他不但虚妄地篡改习总书记的原意,而且装腔作势地在篡改的意思之上妖言惑众,糊弄一些黄色文人与“和平主义”粉丝  ——“中国共产党是非常重视文字,这些都非常值得台湾重视。习近平特别讲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按照这个说法,其实与蔡英文说法距离是很近。  ……蔡英文提到尊重九二年会谈的历史事实,进一步说法就是各自以口头表述一中原则……民进党的质疑是,九二会谈对于一中原则没有共识,因此容许各表”;“蔡英文去年520就职以来已经讲过的话里面,包含更多双方可以接受的内涵。  蔡认为讲这么清楚就是法律语言,中国大陆可以加以解释,‘中华民国宪法’当然不会违背一中原则,如果中国大陆这样解释,蔡英文一定不会否认,‘中华民国宪法’怎么会是台独呢?把蔡政府当成台独政府,这是刻意曲解蔡,提到‘中华民国宪法’以及遵循两岸人民关系条例,怎么会是台独政府?”“两岸问题的历史问题,并非这么严重,除非蔡英文公开挑战一中原则。而蔡不公开讲一中,因为这是政治语言,但从没有公开挑战过一中原则。  蔡不公开说是政治考量,不挑战就是默认,蔡没去挑战九二共识,没去挑战一中原则……民进党有民进党政治语言……中国大陆门要打开,让我们有机会去,不要设门槛” ;“蔡英文讲的很清楚,一中原则、九二共识只要不是前提,是议题都可以来谈。  包括:和平统一都可以是议题,但不要当成前提,但中国大陆都当成前提”;“中国大陆发展已经远离悲情历史,不应该被历史遗绪束缚,过去的悲情历史已经是过去。  习近平核心领导的共产党是会突破这样局限,但互动是双方面,台湾也要对习近平的愿景以及努力、理性,台湾方面要有正确理解以及回应……十九大报告对于历史留下的东西,习近平已经很轻描淡写,很理性看待台湾问题。虽网民一片喊打喊杀,这是历史遗绪的情绪问题,但习近平报告通篇看不到这样情绪  ……未来两岸关系发展会受到习近平报告中宏伟目标的牵引,两岸问题提会受到这样影响,很可能会突破两岸的历史格局。……两岸问题应该由两岸领导人直接会谈,直接解决两岸问题,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机制可解决两岸问题。  希望务实建立这个机制,两岸领导人亲自出面解决问题。……习近平是很擅长使用这个机制……蔡英文也非常擅于谈判……也可以强调在中华民国宪法之下,不预设前提去会谈……只要是习近平的意志,不必受到历史框框的限制。

在10月25日中共十九届一中全会选出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后,许信良在参加海基会前副董事长、民进党元老张俊宏主持的“十九大后论台湾的观点”座谈会上声称:中国大陆网民对台普遍主张武统,台湾网民也强烈对抗中国大陆网民,两岸网民对抗是很可怕的。“所以25日很高兴,中共19大对台湾最大的意义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用大国的高度和胸襟来面对‘台湾’,非常理智、非常冷静……我们的蔡英文‘总统’也是这样的好‘总统’,蔡‘总统’不愿意因威胁就改变维持现状的立场而回到过去对抗的老路,她以‘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关系条例处理两岸关系,是很理性、很坚定的领导者……当前两岸领导人都是一样很理性,这是很值得珍惜的……但是民意仍然回到过去30年前两岸对抗的老路,还是非常危险的”;“两岸问题,除了两岸领导人直接会谈、直接处理,真的不认为有其它机制可以处理两岸问题”。

t012e2cbe74bc6ab896.jpg

许信良这种前恭后倨的表演,像极了经常上中央电视台新闻访谈节目的宋兆文这类在大陆卖身换钱、在湾省“捍卫正统中华民国事实存在”的职业变色龙。  

实际上,在十九大召开之前,孤岛内外就有大量经不起推敲的言论甚嚣尘上。

比如台湾省旺报9月21日发表社论称,“如果赖‘院长’坚持将自己的政治主张应用到具体的施政工作中,那么岂不是要否定当初蔡‘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所承诺的,按照《‘中华民国宪法’》和《两岸人民关系条例》处理两岸事务?……比较合理的作法,还是回归法律面和现实面,并将他的‘亲中爱台’付诸实践,也让‘台湾’社会得以检验他的政治表态是否真诚”;“‘总统’与其被动承受党内压力,不如利用党代会的机会,正面处理台独党纲的问题,  党内本就有冻结党纲的倡议,蔡主席也完全可以藉此机会发起党内辩论,并顺势加以修正,从而让民进党放下台独的意识形态包袱,摆脱基本教义派的掣肘,以更加灵活的姿态务实面对两岸议题。如此一来,大陆方面也可以充分感受到民进党的善意和诚意,两岸互动的僵局由此也有取得突破的可能。”

比如在6月22日,还是台湾省台南市长的赖清德就在美国洛杉矶公开声称,其“亲中爱台”言论的中心思想是“以‘台湾’为核心”。在演讲结束后的闽南语答问中明确表示“我主张‘台湾独立’的立场没有任何改变”;对于岛内蓝营以洪秀柱为代表的人士所倡导的两岸和平协议,赖清德更是表示“签和平协定对和平没帮助,‘台湾’要争取人民最大幸福,一定要走出自己的路”。  到了9月26日,赖清德在伪“立法院”说:“我是主张台湾独立的政治工作者,也是务实的台独主义者  、“台独主张没违背亲中爱‘台’,亲中爱‘台’是以‘台湾’为核心,表达对中国亲善态度,伸出友谊的手,当然也希望求同存异,透过交流增进彼此了解、理解、谅解、和解,和平发展,并行不悖  ”、“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叫作‘中华民国’”、“两岸有共同目标与共同敌人,应互相合作,共同敌人包括颱风、地震与爱滋病等,增进两岸人民福祉是共同目标,如果中国北京当局能了解这点,相信很多事都可解决”。对此,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董事长吴树民9月30日表示,“我想,只有有信心的人才敢讲出这样的话”,“他也很期待所有的‘台湾人’开始建立信心,勇敢讲出希望台湾独立的理想”。这个基金会在当日为已经死了的伪“国史馆”前馆长张炎宪举办了《治史起造台湾国——张炎宪全集》发布会。顾名思义,编造“台湾国”只有从造假历史搞起。

比如针对蔡英文在伪“双十节”上的虚伪言论,澳门特区理工学院名誉教授邵宗海居然认为“蔡英文不把两岸关系等同于国际关系,又框住了赖清德在短期之内不会去触及两岸事务的表态,是不是也可算是另一种善意?  ”尽管他也不得不承认蔡英文回避九二共识和两岸一中的所谓善意,与赖清德的所谓转向,不过是二人合演的双簧戏,但邵宗海仍执意为蔡赖洗地,很可笑地说“但是在演讲稿下面,蔡英文还是隐藏一份向对岸表达‘善意’做法,那就是:在演讲内容的编排与分配方面,蔡含蓄地表达了‘两岸关系不是国际关系’的看法……值得北京思考”。

针对中台办10月15日《砥砺奋进,克难前行——党的十八大以来对台工作的不平凡历程》一文,民进党“陆委会”当日即用书面声明宣称“‘中华民国’是主权国家,去年520以来,政府致力于维繫台海和平稳定现状的政策坚定一贯,展现最大善意与弹性  ,符合区域各方的亚太安全利益,也受到国际社会肯定”;“政府及台湾2300万人民对于捍卫国家主权尊严及民主制度有绝对坚定的信念,北京当局需要有智慧与耐心,务实理解与面对此一事实  ”;“中共一年多来持续采取胁迫打压的负面作为,以片面设置的一中政治原则,在国际间矮化、屈辱台湾,试图激化双方冲突,并未尊重台湾人民对推动两岸关系发展的主张与关切,无助两岸关系发展”;“我们保持了克制理性,但并非代表对岸可以用以卸责或宣称其对台工作的正确、成功……台湾也不可能接受所谓的一国两制  ”;“维系两岸良性互动是双方共同的责任,两岸关系也不是仅屈服在单方政治力的强势之下,这不是公平正义的做法”;“呼吁中国大陆在积极筹备19大与新情势变动的关键时刻,对于两岸关系发展路径要有前瞻与开创性的新思维”。

10月17日,赖清德在伪“立法院”公开表示:“希望习近平或中共领导阶层能注意到两岸互动事实,过去对台湾采取外部封锁、内部分化,甚至扶持特定团体,坦白讲是‘请鬼拿药单’,对‘台湾’和平发展没有帮助  ”;“好的当然要继续,成效不彰、反效果的部分应该调整。‘台湾人民’非常善良,朝野政党也不断释出善意”;对于自己公开表明的务实的的台独工作者身份,赖清德毫不妥协地表示:“有时候诚实讲清楚,也是一种善意,不要造成误解,也是一个方向。

同样在10月17日,台湾省文化大学讲座教授陈一新在该省《旺报》上发表了一篇名为《统一进程何必列19大报告》的奇文,声称“如果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大陆是否有必要将‘推进国家统一进程’列入19大报告,其中不无商榷余地。  ”原因是因为“中新社说,‘总结过去30年对台工作经验,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分裂,深化交流促融合,推进国家统一进程,料将是其中应有之义。’”陈一新于是认为:“此显示,中新社对于‘推进国家统一进程’是否列入19大报告,并无十足把握。  ”然后,陈一新就从中华全国台湾同胞联谊会(全国台联)副会长杨毅周有关“当前大陆对台政策植根于现实情况,既体现延续性,又根据客观形势作出创新,习近平对台工作重要思想已经相当体系化”和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院长刘国深有关“台湾问题既要有深入细致的微观研究,也要有全面系统的宏观视野;当前对台政策将在延续和继承的基础上有所发展”的表态中,得出了“既然习近平对台工作重要思想已经成熟,实大可展现大陆的高度自信,着重在习近平一向主张的‘两岸人民心灵的契合’,推出各种有利两岸人民的政策,化解台独于无形,根本不必将‘推进国家统一进程’列入19大报告”  的奇葩结论。

蔡英文派系的台湾世代智库基金会洪耀南10月18日称:“习近平谈话提到尊重台湾现有的社会制度和台湾同胞生活方式,这是首次提到这个部分,可解读是对台湾的善意”;“习近平提到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和蔡英文尊重九二会谈的历史事实还有落差,但是两人谈话比过去接近。提到九二共识历史事实,是一个变动的过程”;“这是否代表九二共识还有论述空间……要看中共后续政策是否朝这个方向走。九二共识在台湾内部没有共识,蔡政府愿意回到1992年会谈的历史事实,如果用既有政治基础来讲会更好一点  ”;“两岸现在最需要是沟通,交往中更容易沟通,不可能没有沟通,就有任何改变”;蔡英文日前提到愿意在APEC架构下与中国大陆善意互动“这是会员的模式,在国际空间上,是可以採取这个模式,凸显是独立主权,但没有要挑战中国大陆的主权,如果中国大陆可以接受,那对台湾是善意  ……是一个可能的新模式。既然APEC已经是存在模式,希望中国大陆要善用APEC模式,让两岸在互动中产生新模式。

台湾省产经建研社理事长洪奇昌10月20日在中国时报发文称“习近平重申底线除了是对台湾表明立场之外,其实也带有稳定中方内部鹰派势力的意图,只要  ‘蔡政府’的‘善意不变、承诺不变,不会走回对抗的老路’,除非台海发生重大变故,否则‘和统’仍会是主旋律”;“十九大报告说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而不是用较强烈的‘坚持’中国原则……这样的表述显得姿态更为柔软,似乎是考虑到民进党政府的主张而做出的调适  ”;“大陆要在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统一战争和可能导致的玉石俱焚就不是合理的选项”;“汪毅夫3月  受访时提出‘一个中国原则下的台湾就是台湾,这和一个中国原则下的大陆是什么一样的道理,一个中国原则下的大陆就是大陆’的表述特别之处在于‘没有论述两岸谁是中央、谁是地方的政治关系定位’……是否在两岸各自的宪法基础上,民共政府能有破冰的契机?  ”;“我也必须肯定陆委会的回应……体现民进党政府的冷静与克制,‘蔡总统’的承诺与善意不变,也不会刻意挑衅。‘陆委会’甚至援引习近平报告的说法‘不忘初心’,呼吁彼此相向而行。两岸论述相互靠近、援引用词是善意的表现,显然双方都对彼此保有期待  ……未来民共如何破冰,蔡习会是否可能,期待两岸能在微妙的字里行间发掘出‘话语的创新’所带来的机遇, 为民共务实沟通创造条件,共同回答好‘寻找两岸互动新模式’这份新问卷。

马英九也不甘寂寞,其办公室在书面新闻稿中表示:“两岸在1992年11月达成九二共识,内容是海峡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其涵义可以口头声明方式各自表述,这就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识。台方的一中各表完全不涉及两个中国、一中一‘台’与台湾独立,因为这是‘中华民国宪法’所不容许的。”

和马英九一样耍小聪明的,还有国民党这个百年烂党的很多党棍。比如国民党文化传播委员会副主委洪孟楷在19日上午的国民党记者会上表示,“回顾过往,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相关贺电,国民党中央委员会都是用两个纪年方式  ,例如104年(2015)后面是月与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回贺电内容也是2015 年后面是月与日,很明显,这是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两岸交流上可以实质推展互动,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的利基上,最好的体现。  ……国民党中央委员会不会强调‘中华民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也不会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九二共识一中各表’基础上,两方有默契”。比如台北市商业会理事长王应杰在出席‘台湾’竞争力论坛“十九大、新四不与两岸关系”记者会时,就继续在偷换概念、装糊涂,声称“习近平在十九大提到:‘承认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认同两岸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双方就能开展对话’,与蔡英文就职演说承认‘1992年两岸两会会谈的历史事实’与‘求同存异的共同认知’,事实上相距不远,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最大公约数  ;尤其习近平强调:‘尊重台湾现有的制度和生活方式’,显示两岸关系将可以维持一定时间相当程度的稳定局面,无论对执政者或2300万人民都是好事。”

官迷宋楚瑜的宋家党——亲民党呢,也体现了一如宋楚瑜为当官、当大官而无节操、无底线的老毛病。对于蔡英文26日在民进党搞的所谓“两岸交流30年回顾与前瞻研讨会”上的言论,亲民党居然认为“当年民进党主张两岸人民返乡探亲不应受到限制,其实已婉转表达了两岸一家人的概念”、“至少三次提及两岸和平发展,不仅呼应了习近平在十九大的谈话,也显示两岸领导人和平发展的共识”、蔡英文“特别用‘两个执政党’来取代过往中国共产党的表述方式,看得到蔡‘总统’有意藉由中性的称谓来表达善意,同时也隐含承认两岸分治的政治现实”、“两个执政党没有过去往来以及互动的渊源,也没有足够的相互认识及理解,以致于两岸关系无法稳定的发展。等于定调两岸两个执政党间的矛盾,不是先天不可解的敌我矛盾,而是基于误解及认识不足所造成的暂时性矛盾,  双方可以透过务实的态度,以更多的理解、谅解、化解来达成和解,共同创造两岸人民最大福祉”。

还有前台湾省新闻局长、77岁的国民党智库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顾问邵玉铭同日接受中评社采访时的言论,即如果还想两岸长期维持现状,一不能搞去中国化;二要解决自由民主人权变成蓝绿恶斗、没效率,被大陆人民瞧不起;三要认同中华民族、更加发扬中华文化与历史,更要重视孙中山,也就是台湾人应比大陆人更像中国人,这样才会得到大陆尊敬。不过“好在中共十九大没有提出统一时间表  ;如果要化解,蓝绿两党就不能在两岸关系上唱双簧,不要把蓝绿恶斗变成台湾与大陆在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些言论决不仅仅是代表了说话人的立场和逻辑,而是各自代表了岛内很多人的立场和逻辑,因此,有必要录以备考、时时备查。  反倒是出生于台独大本营高雄市的邱毅先生的判断到位:“习近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口袋已布下,策略已拟定,‘反独促统’的行动方案已就绪,所以不管‘新四不’或‘三新论’,都只能骗骗台湾年轻人,制造点新闻烟花,对两岸局势的‘终局结果’已不存在任何实质意义。”

59f369c21bc8e02123000009_640.jpg

二、排除干扰,在社会主义新时代坚决实现中国彻底统一

如何看待和回击那些或图穷匕见、或糖衣炮弹、或虚张声势、或虚伪矫情的胡说八道呢?

(一)  很显然,台独势力的基本逻辑,比如执意鼓吹一中一“台”、编造子虚乌有的所谓“台湾主权”、妄言两岸关系是“兄弟之邦”、意淫“台湾地位未定”、梦想和平台独、期望通过坚决反共和缴纳保护费而卖身投靠美日帝国主义流氓国家、自信新中国和共产党拿台独无可奈何,都是显而易见的漏洞百出、不堪一驳的。需要注意的,是赖清德明确无误的“台独善意”、两岸和平协议无用论 ——的确,我们应该给赖清德发一个一吨重的勋章,因为赖清德清清楚楚告诉大陆涉台系统的迂夫子们:作为一个坚定的台独政治工作者,如果连跟你们讲清楚话、亮明底线你们都还听不懂,还继续以为蔡英文和我赖清德在台独目标上有分歧,还继续认为蔡英文被辜宽敏们围攻需要理解,或像社科院台研所王建民那样脱离唯物主义历史观和斗争理论,去堆砌空洞矫情的什么心灵啊、善意啊、感情啊,什么日久生情啊、兄弟同心啊、一回生两回熟啊这些小资产阶级情调文青辞藻,那  90  年前蒋记国民党就不必搞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了,就不会为杀绝共产党而几番印发“剿匪手本”了,哪有后来反共台独们的什么事?

更需要揭露和明辨的,则是曾游走于两岸之间、投机于反蒋和台独、谋取过不少政治交易黑金利益、将卑鄙人格躲藏在华丽虚伪辞藻后面的许信良、宋楚瑜等过气政客的言行。  对此:

(二) 要真正做到揭露和明晰,首先要在哲学和历史科学上,全面清除封建主义和资产阶级的唯心主义对历史的歪曲、全面清除台独势力和蒋遗民的敌对分裂行动和反革命独台逻辑对历史的歪曲,用立足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正确的唯物主义历史观,积极主动、全面准确地说明人类历史的真实过程和运动规律。  

——  “发现唯物主义历史观,或更确切地说,彻底发挥唯物主义,把唯物主义运用于社会现象,就消除了以往一切历史理论的两个主要缺点。第一、  以往一切历史理论至多是考察了人们历史活动的思想动机,而没有考究产生这些动机的原因,没有发现社会关系体系发展的客观规律性,没有看出物质生产发展程度是这种关系的根源;第二、 过去的历史理论恰恰没有说明人民群众的活动,只有历史唯物主义才第一次使我们能以自然历史的精确性去考察群众生活的社会条件以及这些条件的变更  (列宁《卡尔·马克思》,1914年,《列宁全集》第21卷)。”

——“(唯物主义)这种历史观和唯心主义历史观不同,它不是在每个时代中寻找某种范畴,而是始终站在现实历史的基础上,不是从观念出发来解释实践,而是从物质实践出发来解释观念的东西,由此还可以得出下述结论:……只有实际地推翻这一切唯心主义谬论所由产生的现实的社会关系,才能把它们消灭;历史的动力以及宗教、哲学和任何其它理论的动力是革命,而不是批判  (马克思、恩格斯《德意志意识形态》,1845-1846年,《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

——“……马克思证明了,人类全部过去的历史,乃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在一切不同的和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中心问题始终是社会的这些或那些阶级争取社会上政治上的统治,始终是旧的阶级要保持统治,而新兴的阶级要获取统治。  ……这些阶级是由于什么而产生和存在的呢?是由于每次所存在的物质的、纯粹实际可以感觉得到的条件,即在各该时代社会借以生产和交换必要生活资料的那些条件。”“……统治的大资产阶级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它不但不能再领导社会,而且甚至变成了生产和继续发展的障碍……历史的领导权现在已经转到无产阶级手中 ,已转到这个……只有用完全消灭任何阶级统治、任何奴役和任何剥削的方法才能解放自己的阶级手中  ;已经发展到资产阶级不能控制的程度的社会生产力,仅仅在等待联合起来的无产阶级去掌握它,并建立这样一种制度,使社会的每一成员不仅有可能参加生产,而且有可能参加社会财富的分配和管理,并经过全部生产的有计划的组织,使社会生产力及其所制成的产品增加到能够保证每个人一切合理需求都得到日益满足的程度(恩格斯《卡尔·马克思》,1877年6月,《马克思恩格斯文选(两卷集)》第2卷)。”

长期以来,蒋家王朝伙同美帝国主义抹黑栽赃社会主义新中国和共产党,早就是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历史进程中的显学,并不稀奇。  然而近30年来的一段时间里,由于我们在宣传战线上的全面失守,不少隐藏在体制内的阶级敌人认为时机已到,结束长期潜伏,与群结队死灰复燃、爬出历史垃圾堆组团吹捧和粉饰蒋家王朝的各路历史化妆师、蒋遗民、“抗战老兵”一起掀起了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民国范儿”、“黄金十年”“民国风”,在一些媒体上遥相呼应、大肆炮制营销“历史真相”,不遗余力反攻倒算。对此,一些掌握大量党革命和建设历史资料的部门却守土不力、守土失职,比如2016年1月31日中央第一巡视组在向中央党史研究室反馈专项巡视情况时严肃指出的:“选人用人问题突出,存在照顾性安排及提拔的情况;履行主责主业的政治担当不强,聚焦党史研究不够,完成中央交办的重大任务滞后;反击历史虚无主义责任意识不强,主动发声不力”。更有党校教授公开反党、教师进修学校教师公开侮辱开国领袖等极不正常的刨根怪象,这些足以说明,丢弃或丧失唯物主义历史观会造成极大的危害。

与此同时,无论是民进党许信良忽左忽右的政治投机言行,还是国民党蒋遗民大言不惭地自我标榜,都集体无视了它们自身的官僚资本主义反动本质,以及它们相对于先进的、无私的、健康的无产阶级和社会主义的反动性、自私性和腐朽性。  国民党从诞生之日起就不是一个整体先进和具备自我进步基因的现代政党——即便相对于封建势力而言。国民党之所以成为越来越多老百姓所欣然认同的百年烂党,归根结底是其建诸于唯心主义历史观基础上的政治基因早已反动到难以自拔,它内部具有健康基因的那部分,已在数十年与之决裂、进步为新中国的八个民主党派之一的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即民革。  而民进党呢,尽管卖力地自我标榜为反对蒋家王朝在台湾省独裁统治的党外运动旗手和推动两岸开启交流的历史功臣,但同样反动的深入骨髓的资产阶级剥削基因让民进党这个台独黑帮在利用学生、学者、学运搞垮蒋家王朝、夺取权力后,即迅速暴露了其歇斯底里反共、反社会主义、反中华民族的帝国主义走狗本质。已经启程跑去南太平洋三个岛国认祖归宗的蔡英文,以及早已向倭寇认祖归宗的岩里政男、谢长廷、辜宽敏、史明等人,其实跟自绝福建南靖吕氏祖宗的吕秀莲一样,都是向异邦异族出卖灵魂和肉体,可谓一丘之貉。而大陆有些人却长期患有妇人之仁的毛病,总热衷于空洞煽情、宏大叙事,台独和独台分子演个双簧放个屁,都能让他们感到台湾省的“善意”,毫无原则立场、正确思维和底线意识。  

陈一新的奇葩言论,说明台湾省旺报这家报馆的稿费的确很好拿。试问:推出“各种有利于两岸人民的政策”——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推出的各种惠台政策,恰恰是更加单方面有利于湾民的——就能“化解台独于无形”?不知陈教授哪来的自信?自1993年第一次汪辜会谈始,大陆近推出的惠台政策可谓多如牛毛、不胜枚举,用台独头子蔡英文的话来讲,“天然独”在台湾省是越来越多了,还是越来越少了?从当年的台湾省参与开发浦东、三峡、图们江议题,到后来的CEPA议题,再到如今的台胞证编码问题,哪一项惠台政策不是对湾民的巨大利好?面对至今仍在公然施行的违反大陆人民人权的“三限六不”暴政,身在台湾省的陈一新感受到台独被化解于无形了么?之所以要提契合两岸人民的心灵,难道不是为了实现国家统一么?难道只是为契合而契合?难道是为了长期分裂、永不统一而契合?  就像两岸某些既得利益集团和资本家、黄色文人聒噪的那样,为交流而交流?为利益输送而交流?两者的关系莫非要永远停在“交流”的路上、永远停留在“沟通”的路上、永远停留在“接触”的路上,进而“永久维持现状”,最终变成“捍卫‘中华民国’的主权”?

十九大的政治报告可谓给陈一新扇了一个大嘴巴。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十四条基本方略中的第十二条明确指出:“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要求。”  报告的第十一部分明确指出:“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是全体中华儿女共同愿望,是中华民族根本利益所在。必须继续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方针,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  ”

陈一新认为“一旦赖倒戈相向或与蔡出现扞格,蔡的支持率可能会再度大幅下滑。所有两岸关系倒退所造成的民怨都将以他们为发泄对象”、“国民党主席吴敦义高举‘反对各种形式台独’大旗,若再辅以有效的民生、经济、外交、国防与大陆政策,则国民党不无可能重新执政。为了让大陆与国民党继续推动和平发展的两岸关系,北京似乎没有必要将‘推进国家统一进程’列入19大报告”的论调,则完全属于书斋迂夫子不食人间烟火的拍脑袋、放嘴炮。试问赖清德有何必要跟蔡英文倒戈相向?倒戈相向的赖清德的群众基础又在哪里?在国民党、亲民党还是新党支持者那里吗?倒戈相向能确保赖清德得到比合谋更大的权力资源吗?如今的两岸关系还倒退得不够?但民怨在民进党当权派和反动台民眼里又算个什么?否则,赖清德也不会针对十九大政治报告中的六个任何立即回嘴“六个决心不变”嘛。  哪六个决心不变?“捍卫台湾主权;维护国人自由、民主、人权生活;发展经济、壮大台湾;透过交流、求同存异,深化两岸和平发展;维护国人对于未来权利的选择权;捍卫区域的和平安全的决心不变”。问题是:台湾省乃中国一省,其主权由13亿中国人负责捍卫,既无需日台混血和精日人来捍卫,也无需独台蒋遗民来捍卫;而维护岛民坐井、观天、小确幸的生活,我们则完全没意见;如果能彻底撕毁《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来给新南向行动祭旗开路,那就再好不过了,必将能发展经济、壮大“台湾”;至于和平发展,那肯定是两岸“和平鸽”们时时膜拜的神龛牌位。和平,多么温情高远的字眼,充满了正能量和普世价值——但不好意思:任何无视战争的正义与非正义、革命与反革命区别而忘形鼓吹“和平”、“厌战”者,不仅在耍流氓,而且是睁眼瞎。  因此:

(二)必须理直气壮地坚持革命斗争,必须重温毛泽东同志《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等经受过血与火检验的正确理论,重温并巩固新时代历史唯物主义的斗争观、战争观。  

一个所谓“2049计划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的研究员易思安(Ian  Easton)出了本叫做《中国的侵略威胁》的书,围绕其声称的解放军已为2020年夺取台湾拟定秘密作战计划,台湾省内各种人物近一两个月来亢奋不已、粉墨登场,有自称是狗的,比如无名“名嘴”温绅,提醒共军“打狗要看主人”,“台湾”后面有美日两个主人保护;有自称很帅的,比如省防厅长冯世宽,信心满满提醒台独和蒋遗民“一切尽在国军掌握中”、“现在感觉非常安定”;有洋大人出面洗地的,比如容安澜(Alan  Romberg)这个靠中国分裂局面而四处走穴谋生的走秀达人,认为中共近期不会诉诸武力,提醒中国政府“习近平的态度不是要在值得注意的时间框架内(比如2049年)争取统一”,他不觉得习会期待两岸出现危机,“基于三个理由:首先, 为什么要令台湾问题变得更困难呢,况且因为惩罚蔡政府,已经在台湾引发一些反弹。第二,  聚焦于台湾问题,会分散北京处理更紧迫、更重要问题的注意力。只要北京没有觉得失去阵地,形势没有发生逆转,他们就会觉得还有时间,不值得从处理更重要、更紧迫问题上转移注意力。第三,  中美关系。如果在台湾问题上发生很坏的事情,就会将美中关系置于非常负面的轨道上。他一直认为台湾问题目前仍是唯一最终可能导致美中真正冲突的问题。”“除非北京想要台湾人民强硬、长期的抵抗,他们必须顾及台湾人民的感受,但目前这个时候,北京也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因为他们担心蔡政府正走向他们害怕的地方”;另一个洋大人史文(Michael  Swaine)则说最先就该书进行报导的美国记者格茨(Bill  Gertz)的解读是“完全扭曲的解读。”他认为“中国的军事计划包括在特定时间内在特定领域获得特定能力,有一定的基准,比如在2020年、2021年要达到什么样的能力,但那并不表示攻台计划。”

易思安虚张声势的中国威胁论其实毫无新意,但我们对这种论调的批驳长期以来都从自证我们如何热爱和平、如何不愿打仗的角度来铺排,不仅从未在论战中占据逻辑上风,而且使我们丧失了理直气壮进行革命战争的道义制高点,反过来还被唱衰新中国和解放军的帝国主义好战分子嘲讽为长期缺乏实战、战斗力低下,变相刺激了周边恶邻对我国家利益不断的冒险进犯。  容安澜和史文的洗地更是在耍小聪明,就像台湾省中华战略学会研究员张竞的《化解武统要靠智慧》一文一样,明示或暗示“台海战争”对共产党和大陆也不好,不但可能被“国军”的雄风“飞弹”打烂上海、香港,打垮三峡大坝,半个中国都会被美日联军摧毁,而且还可能耽误大陆的现代化进程,说不定还会被“风起云涌的大陆民意”搞丢共产党的执政地位——想必,这就是它们笔下蔡英文的软中有硬吧。只有在南海再填两个岛,才能助俺平复心情。

由此,张竞声称,“英明的领导人应该运用智慧,善用战略创造时势,保障国家安全与维护国家利益,而不是运用武力……领导人处理国家大政必须戒慎恐惧……蔡政府如何与对岸务实往来,使其对台动武成为大陆本身不可承受之重,不仅是要靠军事武力吓阻,更要争取对岸民众对我方的信任与尊重,还要让两岸经济、文化关系密切连结,使武力统一的激进思维无法获得认同,这才是‘台湾’在军事吓阻以外的安全保障。”但张竞所言的“智慧”其实就是小聪明。表面上,他在批评蔡英文的冒进台独冲动与自伤的台独手法;实际上,他在卖力帮蔡英文支招,归根到底,底线是帮台独和独台永久“维持现状”,高线是帮小朝廷在美日庇护外再得到大陆投鼠忌器式的“和平保障”,既平复了被易思安搞得心绪起伏的台民,还能对大陆采取“攻势防御”。

当下大陆内部吃涉台事务饭的一些体制内迂夫子,张口闭口和平天大、战争万恶。不但这些书生如此,过去一个时期以来,一些穿军装的人也犯了类似的软骨病,一天到晚莺歌燕舞、追名逐利。应当说,党中央中央军委果断清除徐才厚郭伯雄、彻底清除通过攀附二人爬上解放军高位的军贪叛徒,重塑人民军队军魂的决策,可谓祛邪固本、力挽狂澜。正是这二人把持了军队战略、战备和政治工作、组织人事大权,使部队一些机构和人员丧失了革命意志、玷污了军人气节,明知新中国至今还处在强敌环饲、国家分裂的不太平状态,却甘当“和平主义”黄色文人和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尾巴,毫无新中国革命军人的使命感、荣誉感。

美帝国军队天天在打仗,从二战结束后没有哪一场战争不是侵略战争、没有哪一场战争不是为了维护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非正义战争,自海湾战争以来,更扩大了代理人战争、更肆无忌惮地通过伪造理由和施行双标来发动侵略战争。  美国陆海空军就公开设立着各自的战争学院,当BBC、CNN们执着地逼问我们为何军费不透明、海外建基地、南沙人造岛、南海军事化、洞朗威胁人的时候,不但美帝国为首的西方新闻喉舌对自己公开鼓吹和实施侵略战争的行为视而不见,连我们自己都不敢理直气壮、针锋相对地反唇相讥,这当然会变相助长它们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逻辑自信。西方执着地迷信于资产阶级军事理论家和军事历史学家克劳塞维茨的战争逻辑,信奉殖民主义军事理论家马汉的海权论思维,也让新中国的一些人动辄就搞唯武器论,试图把一切军事理论和实践都与美帝国对标,严重丧失了共产党人和新中国百姓的革命气概和民族气节。

——战争的目的在于消灭战争,革命战争的目的在于消灭反革命战争:  “战争——这个人类互相残杀的怪物,人类社会的发展终久要把它消灭的,而且就在不远的将来会要把它消灭的。但是消灭它的方法只有一个,就是用战争反对战争,用革命战争反对反革命战争,用民族革命战争反对民族反革命战争,用阶级革命战争反对阶级反革命战争。历史上的战争,只有正义的和非正义的两类。我们是拥护正义战争反对非正义战争的。一切反革命战争都是非正义的,一切革命战争都是正义的。  人类的战争生活时代将要由我们之手而结束,我们所进行的战争,毫无疑义地是属于最后战争的一部分(毛泽东,《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1936年12月,《毛泽东选集》第1卷,下同)。”

——那么,如何研究战争呢?战争的规律是发展的:  “战争——从有私有财产和有阶级以来就开始了的、用以解决阶级和阶级、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矛盾的一种最高的斗争形式。不懂得它的情形,它的性质,它和它以外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战争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指导战争,就不能打胜仗。”

——“中国革命战争的主要敌人,是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  ”面对至今仍混合着半封建半殖民地性质的、分裂的资本主义台湾省,“只有无产阶级和共产党,才最没有狭隘性和自私自利性,最有远大的政治眼光和最有组织性,而且也最能虚心地接受世界上先进的无产阶级及其政党的经验而用之于自己的事业  ”、“只有无产阶级和共产党能够领导农民、城市小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克服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狭隘性,克服失业者群的破坏性,并且还能够克服资产阶级的动摇和不彻底性(如果共产党的政策不犯错误的话),而使革命和战争走上胜利的道路”,最终收复台湾省。

——“中国共产党以自己艰苦奋斗的经历,以几十万英勇党员和几万英勇干部的流血牺牲,在全民族几万万人中间起了伟大的教育作用。中国共产党在革命斗争中的伟大的历史成就,使得今天处在民族敌人侵入的紧急关头的中国有了救亡图存的条件,这个条件就是有了一个为大多数人民所信任的、被人民在长时间内考验过因此选中了的政治领导者。”实现新中国的彻底统一,必须也只有依靠继续保持革命本色的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

59f369c21bc8e0212300000a_640.jpg

可见,“软中带硬”威胁共产党和新中国的所谓“两败俱伤”论,只会对一切抱着非无产阶级思想的虚伪的和平主义者管用;而这些虚伪的和平主义者卖力聒噪的一切枉顾战争阶级性质的悲天悯人宏大叙事,不过是龙应台式无病呻吟的拙劣复制粘贴。  

(三)对付台独和独台的主要政策,不是让步,更不是无原则无底线的让步,而是有原则有目标的斗争,是敢于胜利的斗争。  

台独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称为中国,并非它们对新中国和共产党  的“善意”口头禅,而是必须体现其搞一边一国、一中一“台”的政治幻觉。独台蒋遗民呢,倒是心心念念自诩为“正统”蒋朝,似乎忘了受孙文等人影响的武昌新军是怎么“叛乱”大清而“建政”中华民国的。一辈子到死估计也爬不出孤岛枯井来大陆长长见识、见见世面的马英九,执着地把繁体妄称为“正体”、把大熊猫妄称为“大猫熊”……俨然把自己打扮成了历史终结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都已经快70年了,一个反革命前朝的败亡小朝廷、残兵败卒居然张口闭口“中共建政”,谁给它们的自信?!  

这自信既来源于美帝国为首的西方在冷战下给蒋遗民带来的殖民地经济畸形红利及其衍生的反共自信和“不败幻觉”,也来源于海外各类反共反华“独立媒体”、各种“精神蒋民国人”的戈培尔式的自我想象和自我催眠,更来源于大陆内部一些人、一些部门的自丧立场,从精神意志上已经走在了背叛建党初心和革命理想的不归邪路上。  去年台湾省的地摊选举国民党惨败后,前民进党骨干党棍沈富雄出了个馊主意,说“国民党如要再起,必须推出新的论述,他建议可为‘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属一个中国,各拥主权各享治权,并以邦联模式规范对内互动及对外关系’”,理由是因为“《‘中华民国’宪法》本文175条被冻71条后仍具全球独一无二的特异功能,它是老马、老郁、柱姊的神主牌、是北京缓解对台焦虑的安慰剂,更是蔡英文藉以回避‘九二共识’的盾牌。但其衍生出的蓝营两岸论述,招式老了,选民累了,终于在今年大选中彻底溃败。”尽管“当时连战当‘行政院长’时答覆赵少康‘委员’的质询,就曾同意邦联的倡议,”“明知北京不会点头,但做为一种主张,可立于不败之地。虽然北京不喜欢‘各拥主权’,但也难对台干戈相向;虽然老美不喜欢‘同属一中’,但若在西太平洋第一岛链上失去一个盟邦,恐怕也是百般的不愿意。”这次呢,沈富雄的新点子是:要提醒中共“美国在台协会(AIT)理事主席莫健说:台湾的国防预算偏低,能够买的武器不足以遏阻侵略。讲得够直白了,奇怪的是,北京毫无反应。洋鬼子已经指着鼻子说你是侵略者,而你竟然噤不作声,是默认了吗?难怪台湾人虽然被迫买军火,还是一面倒地亲美反中。”

沈富雄和鼓吹“统合理论”、“一中三宪”的张亚中一样,最大的硬伤就是无知半封建半殖民的中国近代史、无知中国共产党的革命斗争史和社会主义建设史,最关键的,是无知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蒋匪军究竟区别在哪里,以及人民和历史为何偏偏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所以呢,它们要么是自欺欺人地自命正统,妄想跟共产党、新中国平起平坐、讨价还价,自命自由世界、制度比大陆先进民主,认定时间在它们那一边;要么是哗众取宠地沉湎于低级庸俗的地摊选举和政论“名嘴”营造的神逻辑中难以自拔,既想当然地认定在战时必能得到美日的军队驰援,又想当然地标榜自己为中华正统,时不时廉价矫情地叫卖着自己地主阶级、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的所谓“民族情怀”。

10月31日一早,一家代言所谓美国华人的“美国世界日报”发表了一篇社论,不仅攻击习总书记和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有关党领导一切的政治论断,而且拿非法篡改的毛泽东主席有关阶级斗争和斗争哲学论述,公然抹黑中国共产党的领袖,说什么毛泽东好斗、共产党好斗,“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用网友上左中右下的评论:“这句话给人们描绘出了一个仿佛不斗就无法活下去的斗争狂徒的形象,而且有党内的历史作证,有文化大革命作证,有三反五反四清反右运动作证,有大跃进大炼钢铁等历史作证,使人们对这位领袖敬而生畏,甚或生出厌恶之情。这句话成了毛主席一生的写照,是毛主席的座右铭,成了毛主席的标签。这样,毛泽东似乎是一个害怕天下太平、惟恐天下不乱的一个斗争疯子,因而在人民心目中的领袖形象也就不成其为形象  ”,也违反了对“和平崛起”的承诺。而毛主席在1917年写的《奋斗自勉》的原文是什么呢?真相是——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这是何等 伟大的气魄,何等积极的精神,何等高远的志向,何等全面的思考!奋斗不仅符合毛泽东的哲学思想,体现了他一贯倡导的尊重客观规律、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作风,更展现了他豪迈乐观的无产阶级革命情怀,体现了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一个伟大的人民领袖为实现共产主义一往无前的使命担当!  

我们早就说过,为什么西方帝国主义的政客、智库、媒体咄咄逼人喋喋不休地一天到晚威逼中国要“走和平的道路”?西方殖民者难道是和平天使?难道它们比从未殖民侵略别国的社会主义新中国更热爱和平?更有资格维护和平?美帝国纠集北约经年累月对外侵略,而我们的宣传喉舌却未坚持系统揭批和平的威胁者和破坏者。有种理由叫做为了中美合作大局,但我们的“克制”,感化了侵略者吗?和谐了我们与侵略者的关系吗?中美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以及阶级基础和阶级关系上的根本矛盾,应当促使我们深思,以更好地驾驭这种“大局”。

——国内外阶级敌人对斗争、阶级斗争往往心惊胆颤、极力抹黑,欲除之而后快。  “什么是阶级斗争?这就是一部分反对另一部分人的斗争,无权的、被压迫的和劳动的群众反对特权的压迫者和寄生虫的斗争,雇工或无产者反对有产者或资产阶级的斗争(列宁,《给农村贫民》,1903年3月,《列宁全集》第6卷)。”

——“阶级斗争理论所以是社会科学取得的巨大成就,正是因为它十分确切而肯定地规定了把个人因素归结为社会根源的方法。第一、  这个理论制定了社会经济形态的概念。它以人类任何共同生活中的基本事实即生活资料的谋得方式为出发点,把这种生活资料谋得方式和在它影响下形成的人与人间的关系联系起来,并指出这些关系(即马克思的用语‘生产关系’)的体系是为政治法律形式和某些社会思潮所包裹着的社会基础。……第二、  ‘个人’在每个社会经济形态范围内的活动,这些极为多样的似乎不能加以任何系统化的活动,已被综合起来,归结为在生产关系体系中所起的作用上、在生产条件上、因而在生活环境的条件上、在这种环境所决定的利益上彼此不同的个人的集团的活动,一句话,归结为阶级的活动,而这些阶级的斗争决定着社会的发展(列宁,《民粹主义的经济内容》,1894-1895年,《列宁全集》第1卷)。”“在以阶级划分为基础的社会中,敌对阶级之间的斗争(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势必变成政治斗争。各阶级政治斗争的最严峻、最完全和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各政党的斗争  (列宁,《社会主义政党和非党的革命性》,1905年11-12月,《列宁全集》第10卷)。”而马克思本人则是这样评价其阶级斗争理论的:

——“至于讲到我,无论是发现现代社会中有阶级存在或发现各阶级间的斗争,都不是我的功劳。  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就已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的新贡献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  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要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像海因岑这类不仅否认阶级斗争,甚至否认阶级存在的无知的蠢才只不过证明了:尽管他们发出一阵阵血腥气的和自以为是人道主义的叫嚣,他们还是认为资产阶级进行统治的社会条件是历史的最后产物,是历史的极限;而且他们只不过是资产阶级的奴仆,这些蠢才愈不懂得资产阶级制度本身的伟大和暂时存在的必然性,他们的那副奴才相就愈令人作呕(马克思,《致约·魏德迈》,1852年3月5日,《马克思恩格斯书信选集》)。  ”

看到了吧!150年前马克思就揭露和批判过的鼓吹资产阶级制度乃是人类历史的终结的胡言乱语,居然在150年后一个说着糟糕英文的日裔美国人弗朗西斯·福山虚妄宏大的“巨著”中,被哗众取宠地拙劣复制。这个顶着哈佛大学博士、亨廷顿学生等诸多炫目头衔的美帝国奴才,码了无数的字来论证资本主义就是人类历史的顶峰、终结,居然还唬住了新中国的不少学者教授,吓傻了不少鄙视党性、嘲讽党性、丧失党性的不合格共产党员,尤其是一些党的领导干部。  在“历史终结论”的二次逆流从浊浪排空到逐渐被打脸的过程中,在与张维为教授的交流辩论中,福山令人作呕的奴才相“完美地”表现为极不老实、逻辑混乱、不学无术,尽管后来不得不虚伪承认其宏大叙事的破产,但骨子里依旧仇视无产阶级、仇视中国共产党、仇视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可见,没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就不可能有敢于胜利的斗争精神。  据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翟东升统计,“自信”一词在党的十五大、十六大、十七大报告中都没有,到十八大报告出现了1次,而十九大报告出现了14次。词频的变化,反映了自信已成为新时代的主要特征之一。习总书记在十九大政治报告中指出:“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 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是决定党和国家前途命运的根本力量。……  坚持全面深化改革。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发展中国、发展社会主义、发展马克思主义。……坚决破除一切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机制弊端,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篱,吸收人类文明有益成果,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制度体系,充分发挥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  ”

同时,正如报告指出的,“必须全面贯彻新时代党的强军思想……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新时代使命任务”、要“加强军队党的建设,开展‘传承红色基因、担当强军重任’主题教育……永葆人民军队性质、宗旨、本色”,须知“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标准,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  ”而一直以来,无论是工农红军、八路军新四军东北抗联琼崖纵队,还是解放军,人民子弟兵不仅是战斗队还是工作队、宣传队,若台独、独台及一切敌人企图用唯武器论恫吓新中国解决台湾问题、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中华民族根本利益,那我们就必须坚决让它们重温蒋家王朝及其主子如何从失败走向更大失败的真相。

只需对标报告中“一个中国原则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 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明确界定了两岸关系的根本性质,是确保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关键  ”的正式表述,即可见台独、独台和西方反华势力竭力把水搅浑的一切小聪明、小动作、小确幸都是徒劳的。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已经有了一个正确的政治纲领和领袖核心,并在收复台湾省、统一新中国的奋斗目标上找回了久违的自信,我们当然没有任何理由失信于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的铮铮誓言。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