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产业经济的核心课题:从价值洼地到价值高地(下)

产业人网 2017-10-11 08:46:08 本文作者:定海神针本网编辑:塞尼

【本文为作者向产业人网(chanyeren.com)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保留本声明并注明来源】

中国经济,未来的风险是金融系统潜在的安全漏洞,既有的困顿是中国制造普遍陷入价值洼地。中国制造的价值提升已经迫在眉睫,产业经济的战略关键则是系统构建产业山脉,跳出价值洼地,占领价值高地。本网前几天已经发表此篇文章上篇(中国产业经济的核心课题:从价值洼地到价值高地(上)

U5454P1053DT20110811103603.jpg

三、中国消费力的错误流向,应该问责于谁?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拥有世界第一的消费市场,消费能力在全球名列前茅,然而中国大地上跑的车大多是外国品牌,中国人手上戴的表是外国品牌,中国宝宝爱喝的奶粉是外国品牌,中国时尚女性用的主流化妆品是外国品牌。除了家电、通讯、高铁、装备等个别领域,大多数行业的价值高地,均为外国品牌所占据,中国企业普遍陷入价值的洼地。全球市场乃至中国市场的消费力,最大程度的输送给了美欧日韩的跨国企业。

国际市场的消费力汇聚至国际品牌,尚且可以理解;国内市场的消费力,海量外流,我们绝对不能置之不理。这不仅仅是经济的问题,同时也事关社会风化、民族气节与国家安全。

如果一个国家的子民,日思梦想所追逐都是美、欧、日、韩等他国之物,我不知道这样的国家如何走向真正意义的强盛?!民族的凝聚力又从何谈起?

1.错不在消费者,也不在企业。  

任何产业的市场规模都是有限度的,中国企业与国外企业的业绩总和是有上限的,中国消费者买买买,在追逐国际大牌的过程中,不知不觉中伤害了民族企业的利益。

但,消费者并没有错。

消费者作为普罗大众,无论钱多、钱少,处于经济文化的引力场中,仿佛磁场中的小磁针,总是被磁铁所吸引;强大的磁力场改变并塑造了小磁针的方向,强大的经济引力场改变并塑造了消费力的流向。

中国消费力的巨量流失,是企业的过错吗?

表面上看是中国企业缺乏品牌引力、中国制造缺乏价值力,事实上,企业也没有错。客观的讲,中国企业已经很努力,中国企业家也是很能干,中国企业人的智慧、勤勉更是有目共睹。

决定消费力流向与商品价值认知的深层次原因是经济引力场。而经济引力场的构建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国家级的力量才能完成,其主导者不是政府,就是超政府的国际资本集团,孤立的某个企业往往无能为力。

①德国制造:国家经济引力场的典型案例  

德国制造,真正有国际影响力的大企业就是有限的几家,板着手指头也能数过来,更多的则是中小型企业,尤其是机械制造行业,98.6%都是中小企业。

然而德国中小型企业的境况,不仅不会像中国的中小企业那么尴尬,而且活得既滋润又风光,这些企业没有令人惊艳的厂房,没有传奇色彩的4.0生产线,也没有响彻全球的名号,却在全球范围占据市场的高地;比如机械制造的31个门类,德国在17个门类占据全球领先地位。

客户只要听说是德国制造,信赖感就油然而生。德国制造,哪怕是出自一个村办小企业,其价值一样可以得到高度认同,为什么呢!

德国制造畅行全球,除了产品本身,更多依托了德国制造这一大平台以及这一平台在全球范围建立的经济引力场。

德国的经济学者、专家、媒体,会创作大量歌颂德国制造的资讯,在传球范围内大力传播。而中国的经济学者、专家、媒体,包括自媒体时代的我们,在做什么?呵呵!很可能正帮着传播歌颂德国工业精神的资讯!

这种巨量的资讯,不是一家企业可以组织起来的;这种洗脑式的宣导,不是一二个学者的发声、一二个记者的报道可以实现的;这种经济引力场的效应,是浩大的国家级工程,任何单一个体、单一组织的力量都无法达成。

企业、学者、专家、媒体,再怎么勇敢,就是一个个勇夫,而不是集团军,国家不去组织,个体化零散发声的结果就是散兵游勇!

②时尚产业:产业经济引力场的典型案例  

欧美国家,即使一个新生的设计师品牌,挤入国际大牌的行列,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中国也有很多设计大师,也有杰出的设计师品牌,但中国的设计师品牌,要跻身国际一线品牌的行列却难上加难。

同样的包包,中国企业去卖,只值几百元,最多几千元;贴上国际大牌的标签,价值瞬间高达几万元;即使贴上一个不知名的法国品牌的标签,至少也可以卖几千元。

服饰鞋包等时尚产业,很多国际品牌的产品,就是在中国OEM、甚至ODM的,尽管都是MADE IN  CHINA,但中国品牌与欧美品牌之间存在巨大的价值落差。

这种价值落差,显然制造之外的因素造成的。那么,具体是什么呢?

欧美时尚品牌占据产业价值高地,一方面得益于旷日持久的品牌建设,另一方面则得益于欧美时尚产业的经济引力场。

品牌建设与经济引力场建设,此两者,恰恰是中国纺织产业、服装产业、轻工产业的短板,也正是中国时尚制造业价值塑造的关键。

品牌建设,企业通过努力可以做到;但经济引力场建设,则是单一的企业所无法企及的。

欧美时尚产业,之所以具有全球范围的吸引力,之所以令中国消费者如痴如迷,除了企业本身与设计师,还有更多的力量参与其中,包括产业集团、包括学院机构、包括媒体与文艺。全球的时尚类媒体以及四大时装周,都服务于欧美时尚产业,包括小说、电影、电视剧等都在时尚引力场的布局范畴内。中国时尚女性所接受的时尚资讯都有他们精心炮制而成,中国自身的时尚类媒体以及时尚博主,皆处于“复读”欧美时尚的跟随状态。

中国时尚男女,十年如一日的浸泡在欧美资本集团炮制的时尚文化中,目之所视,心之所念,皆是来自欧美的时尚大牌。请问中国时尚产业,单凭若干企业的孤单努力,如何与强大的欧美时尚产业文化场抗衡呢?!

在经济引力场的作用下,消费者身不由己,企业无能为力。

所以说中国消费力的海量外流,不是消费者的错;类似的产品,中国品牌与国际品牌之间却存在巨大的价值落差,也不是企业的错。

如果说非要问责的话?根源在于中国经济的指南针出了错。

2.当指南针,不再指向南  

当下中国,技能熟练的管理人才、技术人才、设计人才、工程人才、营销人才空前盛大。中国制造的局限不再是经验的局限,也不是技术的局限;更不是体制的局限,除了战略安全、民生基础类产业,更多的领域是民营企业所主导的。

中国制造最大的局限,来自经济意识形态。中国消费力的错误流向,根源在于中国经济的指南针出了错。

当指南针,不再指向南,那么跟着指南针走的结果就是离目标越来越远。

当战略导航系统,不是导向高地,而是导向洼地或者平地,那么跟着这样的导航系统前行,永远都不可能登临价值的珠峰。

经济转型、产业升级的战略目标10年前就已经提出,时至今日,中国制造价值低廉的窘境越陷越深,为什么?因为在错误的经济思维框架中,再多的努力都是徒劳。

要扶正中国制造的价值,首先要扶正中国经济体的指南针。

在大雾弥漫的森林中迷了路,指南车可以指引正确的路线;在浩瀚无比的大海中航行,指南针可以指引航行的方向;科技发展到今天,来到任何陌生的地方,北斗系统都可以给我们正确的导航。

在经济领域,经济学就是国家经济的导航系统。经济学提供经济思想,就是经济的指南针,经济学构建的经济理论思维框架,就是经济发展的北斗系统。

然而,在中国掌握话语权的主流经济学家,总是在西方的死人堆里寻找中国经济的未来,总是依据100年前、200年前的西方经济理论,来指导当下中国经济前行的方向。

中国经济改革依据的理论总纲“市场经济学”,是240年前亚当▪斯密的理论;供给侧改革依据的“供给学”,是200多年前萨伊的理论;中国经济学第一人全力推广的“比较优势”,是200年前李嘉图提出的理论;最近被中国经济学家集体高举的熊彼特“创新理论”,是100多年前生成的老古董。不知道是不是盗墓笔记、鬼吹灯之类剧情看多了,经济意识形态竟然也如此偏好墓穴之物。

经济学,本来是研究价值的生产、流通、分配、消费规律的理论。请问现在的经济情形、价值结构,跟100年前、200年还是一码事吗?不要说相隔100年、200年,就是相隔10年、20年,市场格局、产业格局、消费格局、经济格局都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当今世界,新事物层出不穷,新现象目不暇接,3-5年就可以发生一轮市场迭代;可以肯定的说,在100年前、200年前的死人堆里找出路,注定没有出路。

无论配第、斯密、李嘉图的劳动价值理论,还是穆勒的生产费用价值理论,无论萨伊的劳动、资本和土地三要素价值理论,还是马歇尔的均衡价值理论,都不足以解释当今世界经济的价值规律。

全球经济发展到今天,只有部分领域依然遵循着劳动价值论或者均衡价值论的规律,更多领域的商品,其价值超越劳动成本,超越生产费用,超越供需变化,无关边际效应。

现代经济,不似100年前、200年那样层次单一,经过几百年的飞速发展,经济形态丰富了,价值结构也复杂了。在消费领域,决定商品价值差异的,除了生产费用、劳动成本、效用价值,还有设计价值、文化价值等附加在品牌之上的多种价值因素,而且不同产业类型、不同消费层次的价值结构也不尽相同。在大宗商品领域,决定价值的除了生产要素成本与供求关系,还有产业垄断与价格操控等因素。

但中国主流经济学家,头顶着早已入土的西方经济学家的衣钵,怀抱着早已过期的均衡价值论、劳动价值论来分析当下的经济形势,指导中国经济的改革,结果可想而知。

且不说空间上,他国的经济学是否适合中国,在时间上,这些西方经济理论已经严重老化,不合时,也不合体。

更何况很多经济学派提出的经济思维框架,特别为遏制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崛起而设计,看上去是漂亮的帽子,戴上就是紧箍咒;名义上为指南针,实际可能指向北。

如果指引国家经济方向的经济学是过期的,如果经济改革依据的经济理论是错乱的,如果一个经济体前行的导航系统本身不符合现实的经济地形,走上5年、10年,还在原地打转,就不足为怪了!

由此,要提升中国制造的价值,要改变中国经济的境况,前提是不要在错误的方向做毫无意义的努力,更不要去西洋的死人堆寻求中国经济的未来。

Cgqg11c7vs-ARMS_AACUlydwuSE505.jpg

四、打破陈旧的产业经济思维框架

产业经济学是产业经济的导航系统。产业结构是产业经济学的基础框架,是产业经济的战略坐标,是产业经济的发展大纲;产业战略的构建,建立在具有战略意义的产业分类模型之上,方具战略导航的意义。

依据行业门类的国标产业分类法,其主要意义在于数据统计、工商管理。

三次产业分类法,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的分类方法过于粗放,远不足以指导一个国家的经济战略。

传统产业、新兴产业的分类,主要意义在于推动技术性产业的发展,但这样的产业分类,用以指导产业经济布局,容易犯猴子掰玉米——掰了下一个丢掉上一个的低级错误。

劳动密集型、资本密集型、技术密集型产业分类,归纳了某种产业属性,但不全面,且过于粗放。

以缺乏战略意义的常规产业分类,去分析产业经济,不利于问题的发现,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有人说中国经济的解决之道是提高第三产业的占比。那么请问,服装是不是第二产业,鞋包是不是第二产业,汽车是不是第二产业。为什么欧美的发达国家不但没有放弃这些传统的第二产业,而且倾注巨大的心力去经营呢?!欧美日韩的服装、汽车、化妆品等,价值远高于中国同类产品,这又该如何解释。

有人说劳动密集型产业是传统产业,因为劳动成本的上涨,不再是中国的优势,中国应该在技术型产业谋求新的优势!那么请问,全球富人与时尚男女追逐的时尚品牌、奢侈品品牌,又有几个属于技术型企业。为什么价值高达百万的腕表,都在强调手工打造?为什么价值几万的鞋包,却在标榜手染工艺?!

以常规的产业分类模式,中国产业经济的问题就很糊涂,甚至连中国经济的薄弱环节在哪里都找不到。无论劳动密集型产业,无论资本密集型产业,还是技术密集型产业,中国都全面发展了,没有落下任何一个;无论传统产业,还是新兴产业,目前为止中国也没有偏废任何一个。无论轻工,无论重工,无论机械,无论电子,各行各业,几乎没有哪个领域存在中国企业集体缺位的现象。

中国有世界第一的生产力,中国有世界第一的消费力,为什么中国制造的利润却如此低下?以常规的产业分类模型根本无法解释这种冲突。

1、五大产业类型,透视中国产业经济  

对于产业经济的战略导航,20类太多,3类大少,中国原创的“五大产业结构论”,以三大产业、二十大门类为横向基面,建立纵向的亚产业分类坐标,将纷繁复杂的行业归纳为:“战略安全型产业、民生基础型产业、劳动密集型产业、利润导向型产业、竞争领先型产业”五大产业亚类型。

①战略安全型产业:  重在确保国家的安全与经济的安全,盈利不是主题。

②民生基础型产业:  重在提供民生基础保障,盈利也不是主题。

③劳动密集型产业:  重在解决劳动就业,不纯粹以经济效益为导向。

④利润导向型产业:  重在占据利润高地,提升中国企业的赢利能力。

⑤竞争领先型产业:  重在获得国际领先的竞争力,主要是科技类产业。

(五大产业类型的具体定义,详见伯明登《中国经济结构论:构建社会主义经济引力场》)

以此五大产业类型结构分析产业经济,中国经济的现状、中国经济的优势与薄弱之处,一目了然。

竞争领先型产业,国企、民企都有杰出表现,比如国企主导的装备产业、高铁技术,民企主导的电子产业、通讯技术,领先国际的佼佼者层次不穷。

劳动密集型产业,民企、国企都有,都在为解决劳动就业,维护社会的安定,维护国民的幸福,默默贡献。

战略安全型产业、民生基础型产业,考量的指标是国家安全、经济安全、民生安定,而不是钱,钱,钱。对“战略安全与民生基础”产业所在的国有企业,苛责经济效益,苛求利润率,是无知,是无理取闹。

战略安全型产业、民生基础型产业的危机,不在过去,在未来。因为过去的主导者是国资,战略安全、民生保障不会成为问题。国企混改大力推进后的未来,国资逐步为外资及外资代理资本所替代,国家安全、民生保障的经济命脉,一旦为外资控制,战略安全、民生保障则无从谈起。

如果不说2017年国企混改之后的未来,只说2011-2016年刚刚过去的6年,五大产业类型中,问题最严重不是战略安全型产业、民生基础型产业,也不是劳动密集型产业,更不是竞争领先型产业,而是利润导向型产业。  

利润导向型产业,民资、国资占比不多,主导者是外资,这就是中国产业经济最大的问题。利润导向型产业的利润都被外资掏空了,那么中国企业盈利从何谈起?中国政府财政又要依托于谁?

利润导向型产业,按下国际市场不说,中国市场的主导者理当是中国自己的民族资本,无论民族还是国资,但严峻的现实是外资在利润导向型产业占据了绝对优势。

2、利润导向型产业,中国企业严重缺位  

利润导向型产业,广泛分布于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包括衣、食、住、行、美、饰、用等各个领域。

第一产业的有机农业,是利润导向型产业;第三产业的星级酒店,也是利润导向型产业;第二产业的时尚产业、汽车产业、家居产业等等都蕴含着利润导向型产业。

化妆品,就是典型的利润导向型产业。化妆品行业的毛利率水平普遍可达60%以上,中高端品牌的毛利率水平更高。然而中高端化妆品基本上都是外资,无论护肤品、无论彩妆,无论香水,时尚女性追棒的基本都是美、法、日、韩等外来品牌;尽管本土品牌近年来呈上升态势,但主导者依然是外资。

价值高地的失落,尤其是利润导向型产业的价值高地被外资全面占领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基于化妆品行业的年度数据来说明,中国市场的化妆品销量,外资占60%,内资占40%,然而90%的销售额与90%的利润却为外资占有。这就意味着,同款等量的产品,外国品牌的价值是中国品牌的6倍。

机械腕表,也是典型的利润导向型产业。尽管中国也有陀飞轮技术,尽管中国消费者买走了全球一半的腕表,然而顶级腕表品牌18个,中国占比为零;奢华腕表品牌14个,中国占比为零,豪华腕表品牌17个,中国占比为零;时尚腕表品牌8个,中国占比为零;在定位中低端的所谓亲民品牌中,才隐约得见中国企业的身影。

奢侈品,是有钱人的钱向社会、向市场回流的重要方式,更是典型的利润导向型产业,然而中国企业在奢侈品产业的占有率几近于零。

高端汽车、高端服装、高端鞋包、高端红酒、高端酒店等高端市场,占据中国消费红利无一例外都是外国品牌。

通过五大产业结构分析,我们可以明确锁定中国经济下行的症结所在,中国经济最薄弱的环节,不是国企主导的战略安全产业、民生基础产业,也不是科技类竞争领先型产业,而是国际资本主导的利润导向型产业。

中国制造的价值提升,中国经济从价值洼地到价值高地的升级转型,关键在于利润导向型产业的价值提振,而不是传统企业的关转停,更不是战略安全型产业、民生基础型产业的市场化改革。

 201410021451578291.jpg

五、从产业集群到产业山脉

目前为止,产业领域最盛行的竞争优势理论是波特的产业集群理论,尤其是近10年来在中国极为风靡。客观的讲,波特是一个值得尊重的战略学家,产业集群也是一个极具实战意义的竞争理论。

关于产业建设,中国各区域政府、产业园区以及出谋划策的专家们都不约而同的致力于产业集群的建设。中国在产业集群建设方面也颇具成就,大大小小的产业集群遍布各行各业,有的是区域经济发展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有的则是政府与产业园区刻意推动的结果;在过去30多年的经济发展历程中,各地产业集群很大程度上助动了中国经济的良性发展。

波特的产业集群理论是30多年前创建的,时至今日,世界经济格局与产业竞争形态,均已经发生很大的变化,产业集群已经下沉为竞争的基本面,而不再是构建竞争优势的战略。

30多年前,模拟手机就很时尚,20多年前,数字手机开始流行,如今不仅仅模拟机被淘汰了,数字机也被淘汰了,现在的智能手机功能强大,仿若一个小电脑。

30多年来,各行各业的产品在迭代,技术在迭代,市场在迭代,战略理论也一样,需要不断的深化、再深化,提升、再提升!

1、产业建设,仅仅集群是不够的  

20年前的区域政府,带着产业集群的概念去推进区域经济建设,还是颇具前瞻性的战略魄力!而今,再推行产业集群,如果没有独树一枝的产业战略,仅仅集群而已,就难免陷入战略盲目。

中国产业集群,在数量上极为壮观,尤其是制造业,产业集群比比皆是。

广东有佛山陶瓷、中山灯饰、深圳IT、顺德家电,东莞玩具等300多个产业集群;浙江有宁波服装、慈溪家电、绍兴纺织、海宁皮革、温州鞋业等大大小小产业集群遍布175个行业。福建、山东、江苏、上海等全国各地,到处都是各具特色的产业集群,广泛覆盖三大产业的各个领域。

诚然这些产业集群孵化了华为、格力、美的等杰出的民族品牌,然而更多的企业,更多的产业,更多的产业集群,依然缺乏国际竞争力。

市场的高山位置、产业的价值高地,80%以上的份额把持在外资手中;即便在中国,利润导向型市场的主导者却不是中国品牌,而是来自欧美日韩的外国品牌。

产业集群的本义是通过产业集聚,在国际国内市场形成强大的竞争力,但事实上,大多数的产业集群,并没有从根本上提升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并没有从根本上促成中国制造的价值实现。

产业集群本身没有错,问题在于产业集群仅仅是产业战略的基础,而不是产业战略的全部,如果将产业集群当做区域产业的战略目标去对待,产业集群也仅仅只是简单产业集聚,那么这样的产业集群既没有战略突破意义,也没有竞争提升意义,还容易陷入产业重复建设的陷阱。譬如,浙江、广东、福建等省区已经有了大量的轻工类产业集群,如果吉林省依据产业集群的优势理论,又去发展新的轻工产业集群,那么这样简单重复的产业集群建设,又有什么意义呢!

一个国家、一个区域的产业战略以及战略目标,仅仅聚焦某个产业显然是不够的。任何一个领域都有市场的高山、平地与洼地,任何一个产业都有价值的高地、平地与洼地,市场竞争的战略目标应该占领某个市场的高山位置,产业竞争的战略目标应该占领产业的价值高地。

2、构建产业山脉,占领价值高地  

产业考量的战略指标,不是产业集群的规模,而是产业集聚在价值的洼地?价值的平地?还是价值的高地?

产业建设的战略关键,不是简单的产业集聚,而是如何构建产业的山脉?如何占位产业的价值高地?

消费品产业,在产业价值链的维度,有原料材料供应、核心部件供应、制造、设计、品牌、营销等一系列的价值环节;在市场细分的维度,有平价市场、大众市场、中端市场、高端市场、奢侈市场、顶级市场等不同的细分市场。

产业价值链各环节的价值不是平均分配的,通常核心部件、设计、品牌,这些环节处于价值高位,原材料供应、制造等环节居于价值低位。

不同市场的价值也不是平均分配的,通常平价市场处于价值低位,大众市场、中端市场处于价值中位,中高端市场、高端市场居于价值高位。

目前中国制造的普遍困惑是陷入了价值洼地。一方面,产业价值链的高价值环节主要由外资占据,中国企业占据的大多是低价值环节;另一方面,产业细分市场的中高端、高端、超高端等价值高地主要为外资品牌占据,中国企业更多低价值的大众、平价品牌。  

比如服装行业,尽管中国是世界第一的服装大国,既拥有世界第一的生产量,又拥有世界第一的消费量。然而中国服装企业,一方面,在全球产业链分工上,主要集中在原材料与制造等低价值环节;另一方面,在消费市场,中国企业主要占据的是平价市场,大众市场、中端市场中外品牌共同占有,高端市场主要为外国品牌占有,奢侈市场、顶级市场,中国企业严重缺位。

经济学家们异口同声的说,中国制造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上涨,失去了成本优势。有人开出了药方,解决办法之一是就是外迁,迁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去。

如果消费力的流向不能改变,如果中国品牌不能占据市场的高山位置,如果中国企业不能占据产业的价值高地,迁与不迁,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外迁,只不过是从一个平地,迁到另一个平地,从一个洼地,迁到另一个洼地。

外迁,包括内迁,最多是回到过去。但中国经济转型的目标不是回到为世界打工的过去,而是迎接辉煌闪亮的未来。

构建产业山脉,卡位产业主峰,占领价值高地,实现从价值洼地到价值高地的迁移才是中国产业战略的大道!

大道不走,走小道,外迁、关停、限产等诸如此类的经济导航,只会越导越乱!

 1375750192261.jpg

六、占据价值高地的内在条件:不做三季人

大象有皮毛、骨骼、血液、神经系统,经济也有四个层级系统,市场之上有产业,产业之上有金融,金融之上有文化。

一个经济体的战略思维框架,必须统筹兼顾市场经济、产业经济、金融经济、文化经济四个层级,偏面强调某几个方面,就会陷入三季人的思维模式。

中国产业的薄弱之处在于利润导向型产业,中国经济的症结在于高价值领域的严重缺位,中国经济的核心课题之一就是产业价值的提升。价值提升的战略关键是跳出价值洼地,占据价值高地。那么,如何占据价值高地呢?

占据价值高地的内在条件则是经济体系的全面贯通,打破市场、产业、金融、文化之间的孤立与割裂,不做三季人。  

任何经济现象都不是孤立发生的,中国制造之所以利润微薄、价值低廉,中国经济之所以滞涨疲软、陷入下行通道,除了消费力的红利被外资攫取,还有深层次的经济战因素,还有系统性的内外因障碍。

有些问题是外源性的,有些问题是内源性的;有些因素是客观存在的,有些因素是人为创造的;有些障碍是企业凭借自身的力量可以化解的,有障碍则必须凭借国家的力量才能消除。

比如价格操控:  因着经济战的需要,国际资本集团通过产业负向运作,通过大众商品的价格操控,制造中国钢铁、中国大豆、中国棉纱等产业的行业性亏损,这是产业力加乘金融力加乘组织力的运作,不是单一企业的力量可以化解的。

比如经济引力场  :消费力的流向,微观上取决于品牌,宏观上则取决于经济引力场。品牌的塑造,可以通过企业自身的努力达成;经济引力场的营造,通过市场、产业、金融、文化四个方面的协同发力,方可形成。

中国产业价值从洼地到高地的提升,经济引力场从负向到正向的逆转,必然建立在市场经济、产业经济、金融经济、文化经济四大经济层级全面贯通的基础之上,必然依托企业与政府的共同努力。

政府归政府,企业归企业,市场归市场,产业归产业,金融归金融,文化归文化,孤立分割,各自为政,散兵游勇的结果,面对国际品牌没有竞争力,面对经济战毫无战斗力。

中国经济的兴盛,中华民族的祥泰,需要整个国家上下一致的努力,包括企业、包括媒体、也包括政府。

马云说,现在的阿里在规模上已是全世界第21大经济体,希望未来能够打造成全世界第5大经济体。一个阿里尚且如此强大,控制全球经济的国际资本集团,其规模更不是一个普通小国可以比拟的。

真正怒怼中国的恰恰是这个国际资本集团,他们的如意算盘是一口吞下中国!利润导向型产业早已落入腹中,战略安全型产业、民生基础型产业正在送入口中。无论制造业,还是金融业,请问哪个企业哪个机构有实力独自面对?在这个互联网时代,阿里巴巴也算是中国企业中的翘楚,但阿里也不过是人家的腹中之物。

中国经济,未来的风险是金融系统潜在的安全漏洞,既有的困顿是中国制造集体陷入价值洼地。无论谋求中国金融的安全,还是实现中国制造的价值,都必然基于企业与政府、民间资本与国家资本的大会师。

无论你身处商界、政界,还是学术界、文艺界!一起努力吧,同仁们!我们是龙的传人,我们的正义、我们的智慧、我们的勇敢,可以战胜一切困难,胜利必定属于我们!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