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今朝:从刘邦的“三败三胜”看干部的能与不能

东方思想智库 2017-02-14 10:59:07 本文作者:王今朝本网编辑:塞尼

1461035847891.jpg

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一切的因素。只有选拔好的干部,才能忠实地执行已经确定的政治路线。即使政治路线科学,如果没有选拔好的干部,也无法真正实施,强制实施下去,往往成为被人利用的机会。王安石变法就遇到这种情况。熙宁初,其弟王安国对宋神宗说王安石:“恨知人不明,聚敛太急尔”(《宋史·列传第八十六》)。以王安石之“辨博”,尚有此病,这说明,选拔干部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今天,中国的干部选拔似已避免那种一言举士的情况,却颇有八股举士之指标化、简单化之弊病。按照这种颇有“八股取士”之风以指标来衡量的简单化制度,很容易把一个“能”的干部说成“不能”,把一个“不能”的干部说成“能”,而由此产生的结果是可怕的。本文从刘邦与其三个主要对手的对抗所经历的“三败三胜”来说明一个干部的能与不能是不易鉴定的。

一、刘邦与刘仲孰能

刘邦无时无刻不在接受他父亲的考核,他和刘仲是刘家的两个干部。《史记·本纪第八》说刘邦少时“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好酒及色”,而刘邦父亲则认为刘邦少时“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由此看出,如果从发展产业能力的角度来看,或从德行的角度看,对刘邦的考核是难以支持提拔他的决策的。这可以说是刘邦的一败。不过,当其被拥为皇帝建了一个未央宫并大朝诸臣时,他问他爸爸:“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而“殿上群臣皆呼万岁,大笑为乐”。可见,刘邦对他爸爸的“选拔干部”所使用的标准还是有些“看法”的。而同时,这说明,刘邦在与刘仲的升迁竞赛中胜出!由此可见,选拔干部的标准不同,结果就不同。但不管怎样,刘邦都可以称为是一个具有创新精神的干部!这就表明,存在一个合理的选拔干部的标准。可是,这个标准不是实践。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最终标准,那么,确定这个最终的结果花费了多少时间呢?刘邦与刘仲的竞争并不是说明这些问题的唯一的例子。刘邦与项羽的竞争、刘邦与吕后的竞争都能说明这一点。

二、刘邦与项羽孰能

对此问题,戚本禹《历史的总结——楚汉争霸刘邦胜利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曾做出历史唯物主义的总结(见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7/02/376533.html)。这里,从领导决策的角度做出补充性分析。

刘邦与刘仲二人是刘家的两个干部,刘邦与项羽则是当时中国社会“民选”出来的干部。这两个干部的竞赛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北救赵”和“西入关”阶段。怀王的其他将军都不利入关,项羽由于怨秦破项梁军,愿与刘邦西入关(《史记》没有交代为什么刘邦愿意入关)。但怀王诸老将由于项羽“尝攻襄城,襄城无遗类,皆坑之,诸所过无不残灭”而认项羽“为人僄悍猾贼”,认刘邦为“宽大长者”,可“扶义而西”而更遣之。于是,刘邦得以于汉元年十年“先诸侯至霸上”而“入定关中”。在这一阶段,刘邦取得一个小胜,按约被提拔为关中王。然而,应该指出,刘邦的这个胜利在许多人眼里并不代表什么,不是吗?当项羽气愤刘邦守关自益后,刘邦的左司马曹无伤很快向项羽报告刘邦“欲王关中”,因而项羽也很快地为刘邦摆了一场“鸿门宴”。如果项羽听从范增的建议,如果项庄不是那么文雅,则刘邦与项羽的孰能与不能恐怕就要被许多人用“成王败寇”来判断了。鸿门宴本来对于项羽是一个绝好的机会,但鸿门宴尚未结束,项羽就已经被定性“竖子不足与谋”了。范增的这个判断对于项羽阵营的人必然构成一个沉重的心理打击,而刘邦阵营的人由此坚定了许多信心。包括韩信后来不采用蒯通提出的“与刘邦、项羽鼎足而立”的决策恐怕都与鸿门宴的结果有关,而不简单是由于刘邦对他的载车、衣衣、食食。

第二阶段是楚汉相持阶段。对此,《史记》记述已经非常清楚。这些记述完全表明,按照今天的一些指标,楚汉相持阶段只能说明,刘邦将会失败。不是吗?刘邦由于取巧而入定关中,同时其军队也就无法经受锻炼,因而无论在规模还是在战斗力上,都无法与项羽相比。40万对10万的规模,加上战斗力的差异,可以说,刘邦这位依靠军事起家的军阀是无法与项羽抗衡的。这就决定了他必须赴鸿门宴。可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刘邦纵横捭阖,与项羽坚持到了战略决战的阶段。刘邦之所以取得了这样的不平凡的战绩,那是由于项羽除了“僄悍猾贼”之外,还具有一些妇人之仁。深懂军事学的人将会知道,这个缺点看似微小,其实在楚汉之争中是决定性的。这也就是韩信对项羽的定性。很显然,如果用今天通用的指标来衡量刘邦和项羽的能与不能,那在这个阶段就是项羽能,而刘邦不能。这个鉴定结果与前一阶段的鉴定结果相比,如果用计量经济学的语言来说,就是发生了结构性的变化。但把这个鉴定结果与刘邦、张良、韩信等人的鉴定结果相比,则二者正好相反。与那些刘、项之外的第三方军阀的鉴定结果(根据他们的朝三暮四来推断)相比,则也有矛盾。

只有在第三阶段,即垓下之围阶段,运用今天通用的指标,才能说得出了经得起实践检验的鉴定结果。可是,这个鉴定结果毫无意义。因为到了垓下之围阶段,天下连许多老百姓知道,项羽的力量在不断削弱,而刘邦的力量在不断增强。就如淮海战役之后,连美国人、英国人都不怀疑中国共产党将会得到中国的政权一样。

三、刘邦与吕后孰能

刘邦最不担心的干部竞赛是与刘仲之间的兄弟竞赛,与项羽的竞赛其实也并不困难,毕竟,明枪易躲。刘邦在取得了对刘仲、项羽竞赛的胜利之后(他就一定不相信中国当下这种干部选拔指标体系了),马上面临一个根本问题,就是他要与吕后展开另一个内部竞赛:夫妻竞赛。

《尚书·牧誓》有“牝鸡无晨。牝鸡之晨,惟家之索”的告诫。虽然刘邦不读书,不过他一定仔细地体味过这种告诫。为什么呢?因为他所面临的正是这种挑战。吕后的爸爸是一个很高明的人,他只见刘邦一面,即愿把息女“为季箕帚妾”,而且是在萧何对刘邦下了“固多大言,少成事”的断言之后。吕媪怒吕公“公始常欲奇此女,与贵人。沛令善公,求之不与,何自妄许与刘季?”吕公则曰:“此非儿女子所知也,”而“卒与刘季”。刘邦对项羽的胜利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这位好的岳父(项羽的虞姬则大概只会跳舞,后人偏要附会一个“霸王别姬”,却关于吕后这个女政治家没有什么艺术作用),这是可想而知的。《史记·本纪第九》说吕后“为人刚毅,佐高祖定天下”。

然而,当刘邦终于得到了天下,他的许多新的痛苦来了。在这众多痛苦之中,最令他担心的不是外忧,而是内患。其大风歌看似是指望得到猛士守四方,实际上没有说出的心声是内患。不然其临死前“然安刘氏者必勃也”这句话就没有来历了。因为他已经意识到,吕后虽然帮助他得到了天下,可是,在他死后,吕后不一定会让刘氏安稳地做皇帝。在其生前,已经“所诛大臣多吕后力”了(这显然与刘邦安得猛士守四方的愿望有矛盾)。吕后诛杀大臣,固然对刘氏有好处,可是,也可以解释为对吕氏有好处。而且,吕氏的这种权力得到了张良、萧何这样的大臣的支持,并且“吕后兄二人,皆为将”。这位吕后与刘氏的关系大概类似于后来的武则天与李氏的关系。刘邦最为困难的选择是,吕后帮助他得到了天下,可是,也将会毁灭这个天下,而他对此无能为力。他曾经希望换掉太子来避免这种命运,可是,连张良等人都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个用心,或者虽然意识到了,但已经不支持他这个决定了(也许是因为投鼠忌器,毕竟,除了刘邦外,无人能够撼动吕氏集团)。再从吕后对韩信、戚夫人所下毒手看,刘邦与吕后的斗争确实是关键性的。然而,对此,刘邦在生前确实是无法解决了。因此,可以说,在吕后生前,吕后以一个女子的身份,取得了对刘邦的胜利。她没有刘邦那么辛苦,却几乎得到了刘氏的天下。如果不是她的侄子们愚蠢,吕氏对刘氏的胜利可能是必然的。

请问,用今天中国流行的那些指标,将怎样对刘邦与吕后的竞赛做出预测呢?而吕后身后,刘氏的危而复安又怎样用这些指标来做出预测呢?而当终于“代王立为天子”,刘邦死后的刘氏天下的种种不确定性才最终消除下来。刘邦与吕后的竞赛在最后取得了胜利。从这个角度看,刘邦对待吕后的态度远比后来的汉武帝对待他的夫人的态度显得辩证、科学、人道!

四、结论

以上关于刘邦的三败三胜分析表明,关于一个干部的能与不能的判定是极其复杂的。按照今天中国所流行的一些指标化的思维方式来判断干部的能与不能,往往会带来错误的判断结果。本文对这种复杂性的揭示虽然不是对相关问题的最终的解决,可是,仅仅意识到这种复杂性,就是问题解决的一个不可分割的部分。而简单化地看待干部衡量,则是阻碍问题解决的一个根本的认识论问题。今天是中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