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昨天那些事儿——评曲婉婷贱卖国资的“英雄母亲”

察网 2016-08-15 11:01:10 本文作者:塞尼本网编辑:安生

1.png

背景材料:

据全民星探消息,近日,曲婉婷接受了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采访,原本记者并没有把其母一事纳入采访范畴,但在提及“谁是你童年时候的英雄”时,曲婉婷告诉记者,是她的母亲,并坦言:她是一个勤奋的人,她给了我能得到的最好生活。后来又镇定自若的加了一句:不管她是如何得到。从曲婉婷言简意赅式的回答,丝毫不见任何负面的情绪。

据悉,“英雄”张明杰的主要问题是贱卖国有资产,因案情复杂,被冠以省级重案。拘押期间,女儿曲婉婷一直定居温哥华,在享受生活之余,对其母的态度则是“不闻不问不理”。众所周知,对于曲婉婷从事音乐工作,母亲并不支持,外界所传不和之声正来源于此。

一句“不管她是如何得到”引人深思。

曲婉婷母亲张明杰过去曾担任哈尔滨市发改委副主任,在去年却被媒体揭露涉嫌贪污遭拘押,长期定居加拿大的曲婉婷当时几乎天天以泪洗面,今日人民检察院公开审理此案,张明杰被指控在2010年到2011年涉嫌虚构原种场土地使用权已转移的事实,骗取徵地款共计高达3.5亿人民币,并和其他同谋签约瓜分利益,2011年还收受下属行贿,检察院认为张明杰「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骗取公共财物、非法收受他人行贿、滥用职权使公共财產遭受重大损失」,最终以「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将之起诉。

(一)

曲婉婷这样回答是正常的,她不这样回答反而是不正常的。作为曲婉婷的监护人,张明杰自然以自己的身传言教对曲婉婷的三观形成重要的影响。这就是俗话说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以中国目前的发展趋势看,若干年后,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极有可能成为英雄母亲。

言归正传。

中国当年发生的事情,与前苏联解体后的私有化进程大同小异。全国如此,东北尤甚。当年东北的大下岗,我要特别说几句。

我不是东北人,但是我有幸近距离观察了东北的改革。

东北的大下岗,是一个失控的化公为私的过程。大量财富在一夜之间化为私有。占据这些财富的原领导层知道这些财富来路不正。所以,他们迅速变现。这个过程,通俗地说,当时是拆毁大楼卖钢筋。

他们并没有投资实体产业,搞再生产,而是把变现的资金用于购买房产或者金融产品,然后去当寓公。头类富豪移民海外,二等富豪移民北京、上海,三类富豪移民大连。他们都成了食利者。

2.png

(曲婉婷母亲敛财3.5亿,曲婉婷移民加拿大,属于头等富豪的类型)

那些失业的劳动者,丧失了工作的机会。他们就是开个小店都没有消费者,搞三产增加就业只是一句空话。于是,只好全国各地打工。对这些劳动者来讲,他们没有资本,只有廉价劳动力,不外出打工,又能怎么样?

3.png

(当绝大多数人都失去工作的时候,谁还有心去看演出呢?《榴莲飘飘》中秦海璐扮演的女主角也失业了,她只能南下香港,去当“北姑”。这与许多俄罗斯、乌克兰姑娘来中国当外围女一样。)

于是,遍地东北口音。富豪和穷光蛋都出来了。

三类富豪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与之对应的,无论是出来的,还是留下的,穷光蛋们大都失去了最基本的尊严。

4.png

(还是秦海璐主演的电影,《钢的琴》。失去了工作的男主人公,保不住老婆,也保不住孩子的抚养权。)

现在,东北的经济,只能靠残存的一些国企和政府的支出维持。有这些最基本的企业生产、政府支出和对应的消费,才能有少得可怜的有效需求,支持规模有限的二产、三产。前两年各地上各种大项目,政府开支扩张,东北暂时恢复了一段。现在东北各地政府负债累累,经济自然再次崩溃。

5.png

有人说,东北有资源,所以东北应该能发展。这种说法忽视了两点:第一、国家当年大量开发东北资源,现在东北许多资源已经枯竭或即将枯竭。第二、大量东北资源已经私有化了,这些资源的所有者,在海外、北京、上海、大连享受生活。当地资源丰富不丰富,与当地群众无关。

东北的大量生产资料已经归私人所有,这些当寓公的人即使获得利润,也不在当地投资,而是在海外、北京、上海、大连买房,或者投资金融产品,东北成为资本净流出地区。要重振当地经济,只能剥夺这些人的财产,把这些利润重新用于当地投资,而不是转移出去。这显然需要使用非市场经济的手段。

东北的情况,很像外蒙。外蒙有世界上人均储量前列的各种资源,外蒙也有世界上比例前列的贫困人口。经过私有化,大量资源化为私有,有钱人或者移民欧洲、美国或者生活在乌兰巴托,他们靠出卖资源享受穷奢极侈的生活,多数人则穷得要饭!

(二)

叶林钦时代的俄罗斯也是如此。大批企业以不到实际价值10%甚至1%的价格卖给私人。

结果,在短时间内迅速建立了一个食利者的阶层,这个阶层拥有巨额财富和强大的政治实力,一度控制了俄罗斯的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

有资格分到这些企业的,要么是前官僚(张明杰那样的人),要么是他们的亲友(曲婉婷那样人),要么是黑帮分子,要么是获得境外资助的人。总之,他们是一小撮人,绝大多数与这个过程无缘。

这些人以私有制加市场经济提高效率为借口,明目张胆地大盗窃国。

6.png

(恬不知耻的丘拜斯的自供)

与东北类似,企业私有化以后,生产资料归极少数私人所有。于是,大量利润不断转移到海外,购买房产、投资华尔街或者存入瑞士银行,而不是投入再生产发展经济,国内资本紧缺。

1471230315820659.png

1471230339639753.png

9.png

最终的结果与中国东北一样,极少数俄罗斯人穷奢极侈,绝大多数俄罗斯人的生活陷入了绝境。

这是东北人、外蒙人或者俄罗斯人的问题,还是私有化改革的问题?

这些人知道自己的财产来路不正,担心俄共重新掌权,自己被吊灯杆。他们在索罗斯的撮合下,在达沃斯达成谅解,在1996年的大选之中,联手扶起了叶林钦,弄倒了久加诺夫。

10.png

11.png

弄倒久加诺夫,并不代表事情到此为止。

低调的普京上台以后,逐步收回财权和政权。于是,他与这些富豪的领袖——寡头们发生了冲突。

2003年11月6日,普京在谈到霍多尔科斯基的时候曾经说过:“一些人在短短五六年之内就赚到了数十亿美元,这是在任何一个西欧国家都不会发生的事情。赚了数十亿美元之后,就想用几千万、甚至几亿来消灾,想用这些小钱捞到更多的钱。我们知道,他们把这些小钱花到了某些律师、媒体、公司和政治人士的身上。”

12.png

(野心勃勃的霍多尔科夫斯基)

最终,普京凭借超人的能力胜出。寡头们建立金钱政治的计划没有得逞。

13.png

(俄罗斯版《纸牌屋》暂时没有建立起来)

不过,寡头们虽然垮台了,但是贫富差距仍然巨大,富豪的势力依然强大,建立俄罗斯版《纸牌屋》的经济基础和可能性仍然存在。所以,普京最终的结局如何,不好说。

(三)

与俄罗斯相比,中国当年的国企改革,仅仅是涉及经济基础暂未触及上层建筑,私有化的程度也远远低于俄罗斯。

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那样的人,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形成利益共同体,利用各种黑色、灰色手段,攫取大量不义之财。

14.png

(他们很清楚,大多数人虽然对他们心怀不满,但是难以发挥作用。不能把他们怎么样。)

现在,他们虽然拥有大量财富,但是5年一小换届,10年一大换届,换届一清洗的格局,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虽然是组织部选拔的干部,是哈尔滨发改委副主任,但是肯定希望立即发生苏共那样的事情,纪委立即解散,一切既往不咎。

那些和曲婉婷母亲张明杰类似的人,看到张明杰的结局,肯定也是夜不能寐。普京的铁腕也让他们看到,不彻底控制政权,自己永远是不安全的。

他们希望完成当年没做彻底的事情。这样,他们既可以摆脱被追究、清算的威胁,也能通过瓜分国有资产,控制自然垄断行业,获得超额利润,攫取更多的财富,获得更大的社会权力,彻底统治社会。他们熟知在苏联解体、东欧剧变的过程中,大批前苏联和东欧各国的高级干部摇身一变,成为高级政客、大企业家,获得了巨大的财产和权力,捞取了惊人的好处。

15.png

(彻底建立一个寡头控制的国家,这是他们的梦想)

要实现这个目标其实不难,至少有两个途径:一是以改革的名义彻底毁灭、瓜分国有企业,二是搞颜色革命。两者之中,实现一个,自然实现另一个。

曲婉婷母亲张明杰那样的人一旦得势,他们就再也不会被追究了。大资本的来源,其实都离不开巧取豪夺,坑蒙拐骗,杀人越货,化公为私——谁也不干净,大家都有原罪,现在大家都是统治阶级了,谁也别追究谁。

16.png

(马克思的时代,原始资本积累的手段主要包括贩奴、贩毒、杀人越货。今天,多了侵吞国有资产,化公为私。)

那时,再想调查张明杰的历史几乎是不可能的。调查主要来自官方机构和媒体。如同苏联解体,纪委已经不存在,当年的窃国大盗们成了统治阶级,来自官方的调查已经不再可能。来自媒体的调查也同样不可能。

17.png

18.png

1471230449899019.png

(赵薇夫妇结婚七年,没见过她富豪老公离开马云之流的支持,有什么成功的大手笔。有一天,如果马云倒了,很多事情就都清楚了。那时媒体就会毫不留情的扒皮了。许多富豪,出事以后被扒皮,大家才知道他们的发家史原来是这样,不过是老套路。)

只要他们成为寡头,就不会有人抄他们的老底。普通人虽然怀疑,也没有深入调查所需的资金和其他必要条件。

记忆是容易流逝的,人都是会死的。若干年后,大下岗中遭受不公正待遇的那一批人会陆续离开这个世界。

那时,曲婉婷的母亲张明杰就自然而然成为英雄了。既然刘文彩的后人能出钱找人替刘文彩洗地,曲婉婷出钱替自己的母亲洗地也是很正常的——估计会写成张明杰没有贪污受贿,是被土共陷害而死。

20.png

(替刘文彩翻案的《刘文彩真相》)

将来,说不定会出一本《英雄母亲——张明杰真相》。

至于那时多数人的生活会怎么样,可以参考东北大下岗和俄罗斯的叶利钦时代。

******************************************************************************

私有化过程,本来就不会有监督。

私有化,是公有财产变成私有财产,私有财产膨胀的过程。今天是土共的干部、明天是大资本家、寡头,土共的干部和大资本家、寡头,都忙着从中瓜分利益,怎么可能束缚自己的手脚?

如果推行到政治体制,建立起纸牌屋,那么连清算张明杰这种迟到的正义,也不会有!霍多尔科夫斯基会自己清算自己在私有化过程中捞到的财富和权力吗?

*******************************************************************************

果然,许多小布尔乔亚暴走了。

如果说起源于希腊、罗马时代的西方政体是民主政体的话,那么,应该说,民主政体的运转从来都离不开金钱,并为金钱服务。

如果不懂罗马历史的话,起码可以看看希拉里和床破之间撕逼。

如果觉得变相的侵吞是缺乏西方政体引起的话,那么英国的圈地运动如何?圈地运动起源于14、15世纪,高潮于16、17世纪,结束于18、19世纪。

与英国地主贵族圈地对应的,是大批农业人口被从土地上撵出来,被撵进工场(工厂),成为廉价劳动力。

没有圈地运动,英国的资产阶级就难以做大。做大以后,建立了资产阶级议会制的政体。于是,资本主义在英国被建立起来。结果是议会推动加速圈地。

正是圈地运动这种疯狂的掠夺创造了资产阶级议会制政体!这种政体在建立之后,鼓励、默许圈地运动这种疯狂的掠夺——直到大多数公地被圈占完为止!

这个过程与俄罗斯和中国东北的私有化大同小异,不过英国圈的是公地,俄罗斯、中国东北圈的是国有资产。

说点题外话。

一般来说,小布尔乔亚都是缺乏历史知识,鼠目寸光,信心爆棚的。他们以为自己可以和大资产阶级、寡头平起平坐瓜分权力。

其实,对大资产阶级、寡头来说,他们也不过是可以拉拢诱惑的战五渣加猎物,可以鼓动他们做炮灰,也可以在大资本扩张的时候,随时吞掉他们。

他们就如同追随妖王的小妖,平时巡山、烧火、打听唐僧的消息、冒死吸引猴子的注意力,当妖王捉不到猎物的时候,也会被妖王吃掉充饥。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