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发】杜建国:“反对拼爹”如何变成了“仇富”?——论“阿玛尼”少年事件

产业人 2016-02-05 09:39:32 本文作者:j江上客本网编辑:杜建国

liubo.jpg

连日来,柳博事件,从最初“网民抗议13岁少年政协会议上索要教育特权、鼓吹拼爹”,逐渐被媒体引导到了“阿玛尼少年遭遇仇富”的方向。这一事件及其演变过程,不光暴露了中国某些暴富阶层对教育特权的贪婪以及在追求过程中的蛮横,而且或许更为重要的是,大量媒体报道此事时所持的明显的不公正、不客观立场,充分暴露出中国媒体主流的黑暗与腐败:歪曲事实、制造话题、蒙蔽误导公众、甘当少数特权者(如柳博家人)的喉舌。

最初的事实本来很清楚。130日晚至31日,媒体开始报道13岁的初中生柳博列席深圳市政协六届二次会议,并呼吁“我们希望能继续推行教育改革,革除应试教育的弊端,更多地注重我们能力和素养的培养,不要让一张考卷来决定我们的未来。”这番言论在网络上、尤其是微博上立即引来了一片抗议声。抗议的主题或主要方向很明确也很集中,大家主要反对柳博打着“素质教育”的幌子破坏“考试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而不是柳博所穿的“阿玛尼”西装。我试举几例代表性言论。

@王小东:“(考试制度作为)人类历史上屈指可数的最伟大的进步之一,居然在中国被……绞杀了”。

@烧伤超人阿宝:“把科举制改成察举制。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的日子就快到了”;“我是一个农村孩子,我小的时候,没人教我琴棋书画,没人教我诗词歌赋,没人叫我跑跳踢投,没人教我打高尔夫跳交谊舞。我从小就知道‘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五更半夜悬梁刺股,终于有了今天(北京一流医院的高水平医生——杜注)。你现在觉得我们这些人没素质?不想天街踏尽公卿骨,就少给老子扯素质教育!”

@马伯庸:“我以前在临桂上学,我的大部分同学都是附近的农民子弟,家里只能负担一次高考,没有复读的机会。很多人平时成绩很好,但压力过大高考失误,黯然回家。同学再聚会时,际遇已泾渭分明。对他们来说,教育改革确实应该避免一考定终生,但方向该是加强平时成绩权重,如果搞‘素质教育’,对穷人就是灾难。”

@杭之冯玥均建国后成精:“这个小孩,8岁就在深圳音乐厅举办了一次‘个人公益演唱会’,当时就募集了161万慈善捐款。161万,仔细想想吧,背后是谁在推动?你觉得你有没有这个能力和背景?没有?没有就还是最好指望能通过一张考卷有机会。”

@杜建国微博:“那些说‘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未来、决定一生’的,其实是想说:‘要让拼爹来决定一生’。”

无须赘述,在当今资源分配不平等的社会中,不论中国还是美国,这个虚头巴脑的、可以任人打扮的“素质教育”几乎必然会落实为特权教育,落实为拼爹。那些打着“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决定一生”的幌子推行特权教育者们,低估了网民们的判断力。遭受挫折后,自131日晚起,当事人柳博的家长与媒体开始对网民进行回应或者说反击。令人震惊的是,无数媒体与柳博家长的的观点、态度高度一致,简直成了柳家的传声筒。

先看看柳博家长的表态。131日晚,柳博母亲毕女士接受北京青年报的采访,来为儿子做辩护。这次辩护的效果并不十分理想。首先,毕女士竟然坦率地或不慎地指出儿子反对考试的动机是“考不好,自己的形象就会受到影响”。原来反对考试的理由就是自己成绩差!这不就是一个条件优越、家境富裕而自己的学习成绩不理想的孩子(或家长),企图扬长避短、借口素质教育来获取教育特权、摆脱与其他同学的平等竞争嘛。此外,毕女士在解释柳博为何穿着阿玛尼西装时,也让人感到她似乎不够诚实:柳博大量的网上图片显示,他一年四季常穿阿玛尼服装,而毕女士却说这只是偶然事件。

在这次不太成功的公关之后,柳博家长在柳博的新浪微博 @柳博 上,进行了一次新的努力(在遭到网友批驳后不就又将其删除),这次努力的战略战术指导原则是化被动为主动、化防守为进攻,将重点引到“阿玛尼”上,摆出一副受迫害的面孔来,控诉网民们“仇阿玛尼”、“仇富”:“看到网上一些网友议论什么高官之子、富人之子的话觉得实在无聊,我们既非高官也不是什么暴发户,凭自己的辛勤努力和智慧创造的财富是光荣的……难道父母努力工作、辛苦打拼创造的富裕生活是一种过错吗,一个积极向上家庭的孩子通过自己的表现和努力被认可参加会议是有问题的吗?”

这一回应纯粹是避实就虚、避重就轻,网民们的批判重点在于柳博的特权教育主张,而非他身上的阿玛尼西装,在于反对拼爹而非仇富。

随后,惊人的一幕出现了:无数媒体群起响应柳博家长,纷纷拿“阿玛尼”做文章,说这是“仇富”、“民粹”,有的则进一步将主题扯到少年出席政协会议是否及如何“符合程序正义”上。下面笔者罗列部分这类带有明显倾向性与误导性的文章的标题与内容。

钱江晚报的《阿玛尼少年触碰了社会哪根神经》:“就少年提的建议来说,‘不能用一张考卷来决定未来’,不正是社会共同的心声(明明只是柳博的心声,咋成了“共同的心声”?——杜注)吗?”“网友纠缠于少年的服装、家庭背景,显然是另有所指的。这种联想未必理性,某种程度上说,甚至还带着点欲加之罪的蛮横,对个人隐私的粗暴干涉。”

四川在线的《仇视阿玛尼少年是畸形的仇富心理》:“不管孩子穿什么衣服,这都是他家里的钱,难道只因为他家有钱,就否定孩子的优秀吗?这是畸形的仇富心理……这种不管事件对错,一味用道德绑架法律的做法,显露部分网民歪曲的思想品质。”

新京报的《“阿玛尼少年”引发社会公平焦虑》:“让青少年列席市级两会,这本是深圳‘引导他们关注社会问题’、倾听青少年之声的破冰之举,没想到的是,因为列席的少年柳某穿了一件价值不菲的阿玛尼,而成为了舆论的‘吸睛王’,引发了全国网友的质疑。”

中国青年网与光明网的的《别让“阿玛尼”淹没“少年列席”的进步意义》:“让中学生列席深圳市政协会议,极具进步意义……柳博提出的‘自我管理’‘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我们的未来’,就反映了大多数学生的内心世界(有何根据?——杜注),切中了当下的教育之弊。而这样的声音,也能引发为政者更深刻的思考,出台更具针对性的解决方案。然而,一张柳博身穿‘阿玛尼’西服,默默倾听的照片,却让学生列席的进步意义,从肯定变成疑问。”

新京报的《民众为何关注“阿玛尼少年”》:“当“孩子”成为民众舆论狂欢的中心,对于孩子,多少有些“残忍”;但民众逻辑其实没有变过:当一个穿着奢侈品牌服装的孩子,“凭空”出现在政协会议时,民众的“怀疑”是可以理解的。他们越过了孩子的是非,要求程序的透明和公正。”

荆楚网的《少年列席两会的焦点不该在“阿玛尼”》:“对待少年列席两会,我们关注的焦点实在应该对准该少年对会议的理解能力上,对准少年列席两会究竟带给少年多大收获上,而不该是他穿了件阿玛尼西装上。一味把焦点放在穿着上,甚至诱发“人肉”事件,以致对这名少年日常学习和生活产生巨大干扰,这是一种伤害乃至侵害,是不公平的。”

财新网的《阿玛尼少年事件,谁最应该反思?》、《境外青少年参政 如何防止阿玛尼争议?》:“在网上排山倒海而来的讥评大潮中,众人质疑的‘槽点’虽不尽相同,但背后的情绪却大体一致:凭什么选去列席的是这个孩子,而不是别的孩子─更具体地说,为什么不是我家孩子?”

北京青年报的《少年列席深圳市政协会议合规吗》:“随着‘14岁列席委员身着某名牌西装’事件的不断发酵,‘14岁少年作为列席委员参与政协会议’是否符合规定也引发网友讨论。”

明明大家主要不满的就是柳博的“反考试与素质教育”论,有些文章却不顾事实、黑白颠倒地硬说这“是社会共同的心声”、“反映了大多数学生的内心世界”。邹思聪先生在凤凰网的文章《阿玛尼少年只是这个时代的演员》,也用了这种策略,而且不止如此,他还自作高明地拿韩寒来做论据:

“众多网民感受到了抽象而巨大的侮辱,因此声讨少年柳博,就成为追求公平、追讨正义的象征。但如此汹涌一致的民意声讨,早已让公平荡然无存,正义追讨也被一再错置。在柳博被发现穿着阿玛尼的那一刻起,他已经被民意审判定罪了,无论他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只会成为仇恨的靶子。最简单的例子是,当少年柳博在此前和政协代表、人大代表交流时,提出了‘不依考分论英雄’的提议——如果换17岁的韩寒来讲这句话,众人会因为他对应试教育的不满而叫好,但14岁的柳博讲这句话,就成了公意口中的‘妄图毁掉公平的高考制度’,进而滑坡论证出柳博“企图利用他的家庭背景获取高等学府资格”。”

在前些年,韩寒自高中辍学期间就获得了瞩目的文学成就,其本人也公开否定现行教育,一段时间内,这屡屡被舆论当作“应试教育”存在重大弊端甚至失败的证据。可笑的是,2011年后,韩寒因为被发现作品代笔而声名扫地,进而又被发现新概念作文大赛获奖作弊,现在已被告上了法庭(另一位与韩寒类似的天才少女作家蒋方舟除了代笔嫌疑,则还因为走后门进清华而星光黯淡)。邹思聪先生如今拿韩寒当作反对“应试教育”的根据,这跟拿黄禹锡与小保方晴子来证明韩国日本的生物科学研了不起差不多。

23日,北京青年报刊登的熊丙奇先生的《由“阿玛尼少年”看未成年人参政议政》,则是另一番耐人寻味。众所周知,所谓的“教育专家”熊丙奇近年来在各路媒体上频频露脸,是贬低“应试教育”、鼓吹“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未来”、“素质教育”、“自主招生”等“教育改革”的干将(说不定柳博家长就曾受过他的影响),但是奇怪的是,在此文中,熊丙奇却丝毫没有为“不要让一张考卷决定未来”做辩护。这是心虚的表现还是其它?

微博上也有人试图将焦点引向“阿玛尼”,如央视记者王志安先生21日指责网民们“病态”:

13岁孩子列席政协会议,我们应该关注这孩子说了什么,有没有让我们这个成人社会有所思考,而不是穿的什么西服。富裕的深圳一个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在正式场合穿套好西服,怎么了?这孩子又不是花纳税人的钱买的西服,你管得着么?参加政协会议就得穿得和忆苦思甜似的?仇富仇到这种地步,真是病态啊!”

除了避实就虚自己竖靶子供自己轰,王志安还给中国教育扣上了为了“公平”而牺牲“素质选拔”的帽子:

“其实公立教育的选拔最应该体现的就是公平,而不是通过素质选拔出最优秀的人才,那是私立学校的事情。中国的教育体制在于公立独大,没有强大的私立教育并存。于是,人们就把公平和素质选拔的要求混合在一起丢给了公立教育。如果我们有私立的哈佛,有私立的伊顿公学,这种需求就会被自然分开。”

请问王志安先生,中国公立教育怎么就只体现公平而不培养素质了?学好数理化难道就不是素质体现了?公平怎么就不可能与素质兼容了?中国所拥有的令西方人羡慕不已的全球最庞大也最强大的工程师、科学家、技工队伍,难道是私立学校培养出来的?英国教育大臣请上海中学老师去给英国学生上课,难道只是因为中国教育公平?美国私立学校不少富豪子弟在校时除了拉帮结派、吹牛唬人外不学无术,这难道就是素质高了?小布什这种耶鲁哈佛私立学校一条龙后门生就叫素质高?

中国的教育,当然存在问题,不过,用“素质教育”、“自主招生”、“减负”等作为教育改革的方向,那无异于放弃优逐劣,甚至是饮鸩止渴。校内减负,,带来的是校外增负,结果是请得起家教或上得起补习班者得利,通常也就是富人得利。自主招生,则尤为腐败,这一方面让大学或招生方名正言顺地获得了寻租的机会,一方面则是让那些所谓有“素质特长”学生借以混入大学。

“反对一考定终生”、“素质教育”、“自主招生”、“减负”等观点明明是似是而非荒谬无比,奇怪的是,这些年来却成为主流舆论,这当然离不了媒体的大肆鼓吹。长期以来,中国绝大多数媒体成为吹嘘这些谬论的牢固阵地,柳博事件中,媒体成为柳家的传声筒,将“反对拼爹”歪曲为“仇富”,也就不可避免顺理成章了。

鼓吹教育特权,鼓吹集资诈骗免死,诋毁高铁,一面要求给企业减少社保缴费份额(已落实)一面又要求给职工增加社保负担(如退休后继续缴费),一面丑化公立医院、鼓吹杀医有理一面却又对莆田系的丑行视而不见,一面要求中国经济降速一面却又夸耀美国经济复苏,等等,这就是近年来中国媒体主流的主要工作内容,对于它们来说,公正客观报道现实的新闻原则早已荡然无存,它们早已是利益的俘虏,早已是意识形态教条的俘虏。

这就是中国最基本的现实。 

2016/2/5


“扫一扫”,把本文内容分享给更多人

本网页面已不再开放评论!您可以选择在我们的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留言、评论。

产业人网面向广大正能量网友发出约稿邀请,征集有关政经分析、时政评论、新锐观点、政策解读、国企改革、工农故事等各类题材的原创文章。文章一经采用,都有稿费。稿费虽然不多,体现的是我们的诚恳谢意。  同志们、朋友们,请发出你们的见解和心声。中国需要您的声音,工农朋友们也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请同志、朋友踊跃投稿。投稿邮箱:tougao@chanyeren.com 。 自助投稿请点击访问以下网址http://www.chanyeren.com/e/DoInfo/ChangeClass.php?mid=1, 选择相关栏目后,填充相关的内容(标题,作者名,正文等)提交即可。

产业人微信订阅号

关注公众号获取精彩时刻

产业人官方微博

服务工农大众 振兴民族产业

关于我们-广告服务-隐私条款-招聘信息-新媒体合作-专题列表-用户投稿

值班电话:0371-86535872举报邮箱:jubao@chanyeren.com Sitemap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豫网文〔2016〕3852-032号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豫)字第00322号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豫B2-20160252

Copyright© 2013-2017 河南正信文化传媒有限公司,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4000372号 豫公网安备 41019702002352号

分享按钮